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王延松等假座一品香设宴,为义勇军筹遣散费
9/4/2009 点击数:1973

王延松先生等假座一品香设宴,为义勇军筹遣散费

大同乐会理事王延松抗日事迹之一

(新浪王鹤园博客,2009-09-02 )   

……………… 

原文:海市民义勇军参战记        
 
王屏南(上海市民义勇军大队长)


 
   一九三二年二月二十日夜晚九时,奉旅司令部命令,着由大场开赴嘉定,屏南疑甚,何以不令前进杀敌,转令开入后方,岂前敌无须助耶?抑别有作用耶?

   旋悉嘉定之驻军于昨夜开赴前线,因后方空虚,令先入后方镇慑,听候后令。而同志间亦有心疑激作愤语者,屏南以服从命令为军人天职,军机莫测,未能一一公开,此去后方之嘉定是别有作用,不是视义勇军无能力,同志幸勿怀疑,自兹而后,各宜惟命令是从,不得再作愤激语,防免违抗军令之嫌。

   于是紧急准备,至十时三十分钟出发,离开大场,星光暗淡,犬吠四闻,全军同志有枪者肩枪负弹,无枪者则各持梭镖一枝或二枝,整队前进,肃静无哗,黑夜行军,有衔枚疾走之慨。

   行约二十里,传令兵报告称,有抬锅之伙夫二人逃走,将军锅炉灶弃于路旁等语。第一连连长李楷闻报,遂自告奋勇曰:好,我与同志来抬。于是大家轮流抬锅炉,官长士兵多一抬锅之兴趣矣。彼弃锅潜逃之伙夫原为雇用而来,其怀何心而逃去,则不测,想其畏难怕死,自在意中,彼既逃脱,自亦不遑追究。

   行至半途时,有一军官乘汽车西驰,遇本军遂下车传语曰,翁旅长有电话,上海市民义勇军开回大场驻扎,语已驰去。屏南际此不无迟疑,我以奉司令部书面命令开赴嘉定驻扎,今司令部如果得翁旅长电话令义勇军开回大场,自应以书面命令开回,若凭信一军官之传语即便开回,设有其他缘故,我不能不负轻信之责,以故决意前进。

   次早五时入嘉定城,驻扎于启良学校内,校景甚佳,假山池沼,楼台亭榭,位置井然,种植花树亦不少。舍宇宽广,操场有二,一在校墙以内,一较广大,则在校墙以外,屏南勘四周后回入校内,见全军同志因宵征疲劳于宿舍内睡觉,我之睡魔亦来扰矣,伏案成寐。

   忽据司令部书面命令,着即日开回大场。正在准备之际,忽副官主任邱秋星君至,收回命令,于是确定暂驻嘉定。部署既毕,仍事训练。旋据报大场房屋今晨被敌机炸毁甚多,宝华寺及司令部等处均受炸损等语。迟数日,旅司令部亦由大场迁来嘉定,以是知前敌之状态有变矣。

   一日张子廉同志来,买肉百斤以饷义勇军同志,大块吃肉,今于军中得之。因请张同志演说,藉资激励。张同志设词极沉痛,邱主任训勉亦慨切。屏南于代表全军同志致谢词时,不觉言之过切,全军同志咸皆感泣,我自亦不禁坠泪,咽不成声。回视张同志、邱主任亦皆满眶热泪矣。嗟乎,国破家何在?凡有血气孰甘束手待毙,此吾侪同志之所以成义勇军者,讵可以平庸视耶。

   张同志、邱主任二人于是夜同赴吴淞谒翁旅长,磋商征集各地义勇军事宜。翁旅长作书交张同志持往谒华振中主任(华为义勇军主任)妥筹征编办法以补助军中之不足。张同志奔走甚力,结果以时间短促,未得完满成绩。旋仅介绍张藩所募之溧阳大刀队四十五名,至嘉定求予参加,为国效命。于表演时,视其刀法虽少奇异,亦颇纯熟,乃接受其爱国之至诚,以为豪杰来归应予容纳,遂由旅司令部拨归上海市民义勇军大队部统辖。嗣悉大刀队有神符意味,每晚须燃香修炼内功,令整队表演则失整齐,可知其平素未受整队之训练,察其队员之举止尚称规矩。本军至是多负大刀队四十五名之给养责任,军需储存尚堪应付。

   越三日为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时,本军奉命开赴宝山前线助战,令调所属之大刀队开赴吴淞。是日午刻由嘉定出发。张子廉、王剑锷二同志随军送屏南至宝山之南门外。途中张子廉同志以剩余钞票五十元交屏南,以助义勇军之买菜资。四时到达宝山县城,设大队部于贫民教养院内,各连连部分别驻于公众场所。屏南与机关枪连连长赖作梁接洽接防事宜外,并率李楷、王海清、余绍棠、林镇城、李向恒诸同志,侦察海塘与四郊之形势,并访问乡老绅耆等,始知昔英兵侵入上海时,即由宝山之东南隅海塘登陆。海塘在土堤之下,用石块筑成,年久失修,有多处受潮冲坏,变为水草沙滩。冬春时潮力薄弱,而涨度亦低,土堤尚无危险。是处南连吴淞炮台,程仅四里许,北通狮子林,沿海一带形势均极隘要,而以宝山东南隅之石塘为最。此处凸形,视为据点,倭敌军舰出没洋面,呼啸灵通,弹丸可及,乃知此据点为军事上必争之地。赖作梁连长云,是处埋有地雷九颗,分作三个机线,万一危急时可供炸发。屏南乃一一志之,并派同志守护,特别注意。宝山北门外迤西北一带则多树林,可设奇兵以诱敌。相度形势既毕,赖作梁遂率机关枪连开赴吴淞,仅留步枪兵一排计十八名,守东门外海堤。屏南以为防线既长,地势又险要,掩蔽处除土堤及些少树林外,别无所有,顾念军机械既未全备,后方之援军又绝,因实力单薄,虑或有失,乃急电请拨枪枝弹药,以壮军心。一面下令乘夜补充工事,并准备奇兵用品,严行布哨防守,劝告商民闭门熄灯,视察县署监狱种种防备。尽到达时起,一夜之中措置周全,所有居民颇称安定。

   次日上午八时,翁照垣旅长以电话勉屏南曰:“宝山交你保守,请你负责”,并训勉全军同志共同为国努力,需要枪弹已催后方司令部立即起运接济等语。屏南就电话中慨然受命,负责保守。查宝山原由第七十八师第一五六旅第四团第三营营长龚耀新与机关枪连连长赖作梁保守,今仅有上海市民义勇军二百十四人与十九路军十八名而已。是地势之要,军力之薄,其危险之程度与顾虑之心思为何若?苟非具有大无畏之精神与抱牺牲一切之决心者,必不敢来此险隘也。是晚后方旅司令部派服务员麦贤运送到手榴弹八箱,每装五十颗,计四百颗,立即分发各同志备用。一面令制假手榴弹,训练各同志以抛掷之方法。全军同志既得手榴弹,勇气为之大壮,我心亦以稍安,并留十余颗于大队部,以备急迫时毙敌之需。更以二枚自系腰间,日夜抚摩,视如至宝。次日(二月二十九日)拂晓,民众见义勇军系带甚多炸弹,表示威力洪大,人心更为安定。屏南时至海塘土堤上卧伏,用望远镜侦察敌舰,由三艘增至五艘,所增二艘吨数较大,心窃以为敌之生力军至矣,其攻击我方必在旦夕。急用电话报告翁旅长,请示机宜。又以吴淞之阵势及种种设伏兵机,拟欲亲往视察,以为宝山设奇之蓝本。参谋主任邱国珍答称,敌机密布在空,见人便加炸害,既欲来淞,定于晚上,以免意外危险。屏南以兵机重要,瞬息万变,纵有敌机,何畏之有?竟于清晨八时,与副官林镇城二人,步出宝山南门,向吴淞进发。讵意行未二里,遂被敌机所见,飞来两架,跟踪炸射,我急令林副官奔进距离百武,谓之曰:“我死有你在,你死有我在,见机闪避,毋遭毒害。”林闻言奔进百武,伏于草堆旁,机过则起行,如是十余次,我在后亦如是闪避前进。当卧地时,伏视敌机频频作圈形追赶,忽炸忽射,最危殆关头计有二次。一炸弹落在草堆中未爆炸,我正伏卧于草堆旁也。一机枪之弹射入我足前盈尺地中,连续如贯珠,土烟飞起二三尺。敌机迫击历半小时始去。敌机既去,林副官立待我来,相见之下,互道危险,一笑置之。彼此服装均染泥土色甚重,相与抹去,乃继续前进。

   途过炮台湾,经过中国公学及同济医科学院,以达吴淞镇。目之所触,尽是颓垣败瓦,弹痕炸洞,市镇荡平,道路梗断,极目四视,杳无人烟。惟于战壕间,见十九路军聚精会神,状如猛狮之伺狡兔。我来与之互致敬礼,并致慰劳语,于是探询司令部之所在地。承其指示曰,前行一里余,村屋之旁竹林深处便是。我循其所指之方向进行,至则乃为一营部。询营长何往?据其勤务报告,以往旅部对。问旅部何在?则遥指过彼板桥入北面村庄,便见旅部卫兵。我便行过板桥入村庄,西北行约百武,果见卫兵,询之旅部在是。先晤张君燮参谋,告以来意。张参谋留林副官候于参谋办公室,导余至后门外之竹林中,移开木箱,现一隧道,我侧身下地窖,侧进二步,见邱国珍参谋主任与吴履逊营长在焉。窖形如上字,可容三人坐卧,深约六尺,顶覆钢板,厚以沙泥与稻草,下铺稻草与草席,中置电话机一具,发号施令悉赖乎此。旁置小篾篮一,中盛面包水果数物,兼一热水瓶,是为前敌指挥作战之将领起居出没之洞天也。想见日则深伏窖中,夜则驰驱原上,彼敌机无所施其巧。敌舰之敌不敢登吴淞陆地者,良有以也。

   屏南请示防御机宜后,遂与林副官遄返宝山。至大队部时已薄暮,正在草制军令拟设奇兵时,敌舰忽发炮轰击,连续五发,均未命中。宝山有鼓楼一,位于城之中心,被敌炮击中,震塌多处。南门内(大队部左方)关帝庙亦被炸毁,民房遭其炸坏者更多。所幸人民早经迁徙,所留者仅少数贫民,均知穴地或于树林中引避,故少死伤。屏南以避免敌人之飞机及炮火计,下令全军同志隔离驻扎,万一不测可减轻损失。须臾军需官陈留青自嘉定押运军粮至,报告称车至罗店与宝山之中途,敌舰连续炮击,一弹落于车旁,距离甚近,地为震动,粮车幸未被击中等语。我军同志乃知敌舰发炮多是暴滥示威,殊无足畏。薄暮又巡视海塘防线,并勉励同志。至北门外计划设备奇兵,见敌舰稍有移动,且聚集小轮及民船不少。急伏战壕内,用望远镜详察之,则见小火轮三艘,民船三十多只,由崇明方面缓行至敌舰之旁。预料今晚或明晨敌有来攻宝山之势,更因邱参谋主任电告,谍报宝山境内发现青色烟火,必有敌方奸细藏于民间。乃急回部,下令严密防守,毋稍疏忽。一面召集各连排长训勉,一面设布奇兵。深夜十一时许,西门外村犬呼声甚厉,我亲率同志十余人出城巡察,尚称安谧,并亲至各哨慰勉。最后再至海塘侦察敌方动静,但闻朔风怒号,潮声如奔马。细辨之既久,决知敌方今晚未有作若何之动作,乃用手电伏地照时计,已为次日上午之一时半矣。

   (二)

   三月一日,黎明微雾,哨报敌舰突增至十五艘之多,已在行动。屏南闻报,急亲至海岸视察,在海雾弥漫中,见敌舰十五艘列成一字形阵势,移时又发现小轮民船等约百余只,蠕动于敌舰之旁。又移时敌舰开动矣,屏南急传令准备杀敌,一面电告翁旅长以敌舰之行动。

   至午刻,见敌舰开进吴淞口者计共六艘,开往浏河者计二艘,又见敌国商船二艘随之俱北。检点尚在吴淞口外宝山对面者计有七艘,其舰身均斜,头对宝山,而小轮十余民船百余,其行动则已渐渐迫近宝山而来。战机至矣,急派同志三人分守地雷总机,并传令同志誓死杀敌。当是时也,我义勇军同志罔不忠勇激发,聚精会神,持步枪者则频频瞄准,握手榴弹者则拔关准备。数百道目光视线,一致对准敌轮,尖锐注力,不稍旁瞬。屏南则自系手榴弹四于腰际,手握佩刀二,指挥同志,准备应援。并设伏于海塘第一道火线之曲凹处所,设奇兵于北门外沿海塘之树林底下。既毕事,乃坐于土堤边草地上。仰视天空,数见敌机计有二十四架之多,翱翔于战区空际,频频以巨弹掷炸,机声与轰炸声及敌舰之大炮声,一时交作,震耳欲聋,宝山地轴亦以震动。此际为下午四时,敌果希图在宝山之石塘方面登陆,用小火轮三艘满载精锐,当先冲锋而来。其后随有民船五六十只,挂帆荡桨,紧迫宝山。敌舰视小轮迫近石塘时,连续开炮掩护,敌机忽聚集宝山空中,认北门外树林下有兵,肆意乱炸。冲锋之敌在小轮上用机关枪向岸上射击,我上海市民义勇军则一致沉着,用步枪抵抗,不稍畏怯。第一连连长李楷枪法甚佳,射击最准,令其他同志二人为装子弹,三枪轮射。敌轮冲迫多次,屡易司机。当于冲杀之一小时中,我全军同志均能一致,以敌轮为目标,集中瞄准,火力甚强,敌受创坠水者当不在少数。海水因敌舰炮击及行动而震动,敌之小轮与民船愈见颠扑而离乱。终以不得逞始退去,视时计已五点一刻。屏南以电话报告翁旅长,承其奖励有加,并谓已电后方运送犒劳食品云。屏南以敌必再至,请派兵增援。斯时宝山民众群呼十九路军战胜万岁!上海市民义勇军战胜万岁!屏南胆气因之益壮,而顾虑以之突增,以军械未全备也。少顷有排长郑期骅、同志吴焕文来报告称,今日杀敌不痛快,不应在敌未上陆地时击之,此李楷之过失也。应待敌上岸后击之,使敌片甲不留,我义勇军方可获得甚多之战利品等语。屏南语之曰,知己知彼乃能百战百胜,李楷击敌使退,理属不错,君等之壮语理亦不错。敌人未灭,机会甚多,愿大家注意之可也。晚六时一刻,翁旅长派机关枪连两排,又调手提机关枪一排来援。

   (三)

   三月一日晚上八时,奉令预备三天干粮,经于一小时内准备妥当。我军除白米之外绝无任何种干粮,若临时购办,亦难购得,军需官报告尚存黑枣数斤,光饼二三十磅,令分发同志,静候后令。九时又奉命令,立即开回嘉定,全军同志莫不惊愤,有谓今日我战胜,何以要调开,有谓愿死守宝山,不愿退却。屏南以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开回嘉定,或将调守他方,或为指挥上战略上之作用关系,自应遵从,勿容违背,遂星夜开拔。

   夜静更深,闻蕴藻浜方面枪炮声甚厉,南望天空,火光四起,知大场方面亦在夜战中。行至罗店,始知十九路军与第五军共同总退却,我乃大惊,而四肢不觉失力,心头刺痛不已,疑被流弹所中,乃定神抚摩,绝无异象,得同志向保卫团取开水至,饮尽一碗,心神稍宁。休息片刻,继续前进,次日拂晓至嘉定。屏南往见翁旅长与邱参谋主任等,正在启良学校西偏之假山石洞中视察地图,指示曰:上海市民义勇军可于今晚开赴方泰镇之西传村候令。晚七时许开拔,黑夜漫漫,星光亦绝,同志中有失足坠落江中者,幸经救起。所有受伤同志,如龚觉生等,无?可雇,又不见救护队,只得由各同志互替抬杠,缓步以行。探询西传村,则无一知之者,敲村民之门以借问,亦答不知。行至外冈镇,承保卫团煮焦饭以饷,查询路径,知已迷途,不得已继续前行,天将曙抵安亭。

   三月四日上午至松江,驻扎西门外超果寺。承松江县政府供给米菜十天,又得松江县党部、商会等助给衣件及松江民众犒以酒脯,全军同志得到休养。屏南时因心胃气痛甚剧,乃函请上海市民联合会义勇军委员会陈炳辉同志来松代理职务,于是返沪就医。至沪日,知沪上甚传我与翁旅长已在吴淞殉难,沪寓已经受各界同志之慰问,盖因退却后交通阻隔所生之误传也。

   屏南就医静养经一星期,遂至松江整顿军务。四月五日,屏南赴唯亭谒翁旅长,告以上海民众一致希望反攻,收复失地,若迟迟不进,大失民望。翁旅长云,宝山非君坚守抗战,吾不得出矣,今之民意,当转请军长暨总指挥,听候解决。各军仍在积极准备反攻中,屏南以反攻之希望既有可能,乃回松江,于四月九日率队由松江开拔,经嘉兴、苏州以至唯亭驻扎,检点员额,为三百十八人,足见慷慨从戎者不乏其人。

   全军分四部驻扎,于唯亭镇之南端开辟一大操场,约占田地二十余亩,主持者翁旅长,工作者上海市民义勇军、铁血军、各大学义勇军等共同努力焉。并于阳澄湖畔,筑垒练习射击。翁旅长常请蔡军长、区师长莅唯训勉,又令以迫击炮、机关枪、手提机关枪等利器按日开至大操场,分队教练,各部义勇军均感快活。

   (四)

   四月三十日,上海市民义勇军在唯亭经翁照垣旅长改编,命名为十九路军随营学生义勇军第二大队,仍以屏南任中校大队长职,给养仍由已筹应。上海各大学义勇军改编为第一大队,彭培亮任中校大队长;铁血军改编为第三大队,任戴天人为中校大队长,会合训练,成绩颇佳。五月十二日,蔡廷锴军长莅唯检阅义勇军,并加训话,略谓“各部义勇军纪律、军容都很好,我们救国杀敌的机会很多,大家在这时间须要特别注意研究军事学识,练习军事技术,准备将来的作用,要努力,要精进”等语。

   五月十八日,各部义勇军奉命开往无锡,分驻于惠泉山各姓祠堂,本大队部则设在薛氏宗祠内。五月二十六日,因十九路军开往福建,随营学生义勇军即将遣散,为同志川资问题,乃向翁旅长请假,回申筹款。到沪后得王延松先生、王晓籁先生、林康侯先生之同意,允为联名宴请上海闻人筹款应付。五月二十九日,上海市商会派童子军团长徐国治带童子军五十名至无锡,赠锦旗一面,文绣“人民武力”四字,并赠慰劳金五百元,当日分发各同志。六月七日,王延松先生等假座一品香设宴,为义勇军筹遣散费,屏南自锡赶回,出席报告作战经过与遣散办法,颇得赴宴闻人之乐,并经王晓籁先生等面嘱蒋君毅同志经理其事。六月八日,返无锡军次。六月九日,点检枪械交还十九路军。六月十日,整队至江苏省立民众教育学院,举行十九路军随营学生义勇军毕业典礼,蔡军长、区师长以纪念章分赠义勇军同志,并发给毕业文凭。蔡军长对上海市民联合会赠旗一面,文绣“民族先锋”四字,因上海市民义勇军产于市民联合会,有宝山克敌之战,藉为纪念也。

   六月十一日,结束队务,遣归同志,蒋君毅同志携款至锡,对第二大队全体同志,不分官长士兵,一律每人给资拾圆,为归田路费发至屏南时,笑曰“敬奉国币拾大圆,聊佐归旌之费”。屏南当经婉却,非嫌薄也,请将拾大圆留应救国之需或助其他同志,蒋君毅同志笑而收回。是日后,将所余军需品赠送东北志愿团,一切手续均告完毕,即于是晚乘车返沪。至北站时大雨倾盆,衣履尽湿,承上海市民联合会欢迎,因到会答礼,归寓时已更深。次日黎明,仍理故业,国仇未复,图报以时,谨记经历,以告爱国同志。
   
      *本文作者当时是上海市民义勇军大队长,这是他所写《上海市民义勇军经历史》的一部分,
   

          (2005年网文)

        [新浪王鹤园博客]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