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如辉:沪剧《少奶奶的扇子》本事
9/6/2009 点击数:1785

 

 

 沪剧《少奶奶的扇子》本事

     许如辉(白沙)

许如辉,又名白沙,水辉,1956年沪剧《少奶奶的扇子》编剧和作曲)

前   言

(许文霞)

…………

   今日发布许如辉的《沪剧“少奶奶的扇子”本事》。通览“本事”,可看出,沪剧《少奶奶的扇子》是比王尔德原著大踏步改编的剧本,这也是一出完全中国化、戏曲化、情节化的剧目。王尔德的原著写于1895年,地点是英国。而许如辉的改编本,时间是1946年,地点是上海,时代背景和风物人情完全有别于十九世纪末的英伦。而且许如辉比王尔德增加了一个场次“画扇”,并重新定其它四场为“赠扇、拾扇、认扇和还扇”;以及“羽毛扇上画玫瑰”的串场情节,使沪剧《少奶奶的扇子》非常戏剧化。许如辉自己也说过:“五场戏,场场有戏可做”。

   许如辉的本子特点还有哪些呢?主题从欢喜剧朝悲剧靠拢;情节更为曲折。由于许如辉是从四十年代过来的人,他又去过重庆,剧中杜曼萍被称之[野玫瑰]的提法,在重庆就很普遍,当时重庆话剧舞台上有一出戏名就叫《野玫瑰》。在上海,许如辉对剧中人物交际花杜曼萍、房地产跑街葛子林等,相当熟悉,生活中均有相似的接触,所以沪剧《少奶奶的扇子》人物刻划细腻,并栩栩如生地白描了四十年代上海滩半上流社会的习俗,剧中的时代背景、对白,唱词,都留下了那个年代的痕迹。加上许如辉曾是三十年代上海明星影片公司的作曲,对张石川、郑正秋家庭伦理社会言情的记事影片的风格,颇为熟悉,所以电影的叙述风格,也引入了他创作的沪剧《少奶奶的扇子》之中。此外,许如辉酝酿这出戏已有多年,他原来是想把《少奶奶的扇子》写成五幕歌剧的。1956年上海爱华沪剧团濒临绝境,连大锅饭也开不出,许如辉“救团如救火”,赶写了剧本兼作曲,一炮打响,使“少”剧成为海派沪剧西装旗袍戏优秀保留剧目!

   及后许如辉的《少奶奶的扇子》屡遭侵权,都是在糟蹋他的原著。比如硬把恩格斯的语录充当主题,剧中人之间是“阶级斗争”关系等等。许如辉写沪剧《少奶奶的扇子》究竟想表达什么,他在《主题思想》中写得很明确:“为了虚伪的体面,淹没了人性,毁灭了母爱”。还有离题的是,侵权者把重庆改成港澳,四十年代的港澳是怎么样的城市?尚是不发达的“渔村”!第三点离谱的是,硬把人物朝二十年代洪深翻译本靠拢,这不是让时代倒退了吗?四十年代的上海能与二十年代一样吗?所以有西哲曰:“别乱改卖座的剧本”!保护知识产权,除了尊重作者的劳动,同时也是尊重作者的创作构思!特别是,侵权者为混淆视听,对许如辉本子上移下动,重新拼接,由于许多唱词实在太精彩,剪也舍不得剪,大段大段原封不动照搬,落下笑柄!

   没有许如辉多姿多彩的人生阅历,就没有沪剧《少奶奶的扇子》!

 

 —主题思想—

   在旧社会里,寄生在所谓半上流社会里的女性,她的爱情和生活,都为环境所支配,得不到真正的幸福,私生的子女,更为社会所不允许,甚至连亲生的女儿见了面,都不能相认,为了虚伪的体面,淹没了人性,毁灭了母爱,这就是旧社会的本质和面貌。—— 许如辉

 

(许如辉编剧[白沙]、作曲[水辉],凌爱珍主演)

 

 

沪剧《少奶奶的扇子》本事

(许如辉)

   这个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第一个农历端阳节,这一位杜太太(曼萍)(凌爱珍饰演)是上海红极一时的交际花,[野玫瑰]从重庆回到了上海。

   二十年前,她嫁给杜军长为姨太太,在她被逼下嫁的同时,她正在爱上了一位姓方的大学生。她受了权势的压力,环境的支配,使她真诚的爱遭遇到不能结合的痛苦。她俩终于私下同居起来,养下了一个私生女小萍。重庆回到了上海。

   在旧社会里,私生子女是不能容足的,她就将小萍寄养在一位姓李的小姊妹家里。说是寄养,还不是等于送给了人。后抗日战争爆发,上海沦陷,姓李的姊妹也随着局势的演变,下嫁一位姓金的律师,不久也就死了,这位“小萍”成了金家的千金小姐,名姓也就改成了“金曼萍”(韩玉敏饰演)。  

   当杜太太从重庆回到上海之后,为了这亲生骨肉,曾经打听好多地方,没有能够打听到。埋在箱子底里的一把羽毛扇,是与方同居时的一件定情礼物。养下了[小萍]的第一年方即去世,女遭遗弃。每年端阳节曼萍总是为了纪念女儿在扇上描上一朵玫瑰花,今年取出这扇,上面的玫瑰已从一朵添成二十朵。

   杜太太回上海,第一个碰到的是一位曾经有过往来的葛子林(吴乐声饰演)当年阔少爷,已变成了房地产跑街。为了介绍一宅花园洋房给杜,在闲谈中,找出了一条[小萍]的线索。这个相离近二十多年的亲生骨肉,有了着落。巧得很为了卖房子而来的徐少白(袁滨忠饰演),也就是曼萍的女婿。杜要求徐给她们母女见面机会,并将手中的羽毛扇子赠徐,作为曼萍的寿礼。

   端六,是曼萍二十一岁的生日,杜太太参加宴会,曼萍误为少白之情妇,一怒之下竟私自出奔寻找姓邓的旧友(凌大可饰演)而去。杜太太发现遗信,即追踪前去.在姓邓的寓所里,追着曼萍苦苦相劝,促其速归,并在屏后挺身而出,保护了徐少奶奶回家。

   昨夜一场揭不开的秘密,在金曼萍的脑海中,深深感觉到杜太太,并不是一个坏人却敬爱她起来了……。

   杜太太派人送回羽毛扇,又前来告别。母女三次见面,默默含恨难吐真情,最后要了那把扇子离开了徐家,投奔天涯而去!

   在旧社会里,容生在所谓上流社会里的女性,她得不到幸福,得不到真正的爱情,为了虚伪的体面,甚之连亲生的女儿见了面,都不能相认,淹没了人性,毁灭了母爱,这故事就是一个写照。

  

 


 [相关阅读]:

      聂鸿胜等:沪剧《少奶奶的扇子》著作权案代理词

     许如辉与沪剧《少奶奶的扇子》—原告上诉材料   

     许如辉:一个老文艺工作者的呼声 

       。【许如辉荒唐官司搜索大全】

      。【许如辉金色大厅】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