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袁雪芬,该向前跨一步了!
9/7/2009 点击数:1410

袁雪芬,该向前跨一步了!

(无名)

 [寒夜闻柝]按:看来袁雪芬和杨飞飞一样,也是一个大话精!俗话说“祸从口出”,袁雪芬啊,袁雪芬,对一件事情的叙述,无论是上电视还是写书,至少应正确无误、前后一致吧,怎么可以口无遮拦,今天一个说法,明天又一种说法呢?《梁祝》四句合唱,究竟是成容记录,还是南薇记录?连倒底是哪一位庞然大物在记录,也说不清楚,你会写“合唱”,会“编剧”,谁信呢?1949年后艺人的地位是极大地提高了,个个从“表演艺术家”升等为“流派”创始人祖师婆(爷),“编导曲”对你们成名成家的贡献,则绝口不提。说老实话,如此写书,如此访谈(前些日子刚有一挡),如此诋毁“编导曲”,一写书一张口就洋相百出,说明你们这批“表演艺术家兼流派创始人”中的某些人,1949年后文化素养是一点也没有提升!离开“编导曲”就彻底没戏!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并不愚昧无知,获取信息的来源也是多渠道的,老让观众为你们电视访谈之类捏一把汗是不行的,还不去好好读几本书跟上时代观众的水平!何况,这种只请“演员”唱独脚戏的电视访谈,究竟有多少含金量?可性度?诚信度?历史价值?哪真是天知道了!不是吗?无名今天又捅倒了袁雪芬女士说话不够老实的马蜂窝……,怨谁呢?

 

   《央视》11频道【戏园名家】栏目,计划制作60集介绍“戏曲电影”专题片。第一集又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运气未衰。主持人白燕升,也是观众信赖得过的资深戏曲节目主持人!一切都似乎像是不容置疑的完美结合。

   令我们略为感到欣慰的是:中央电视台第一次提到了南薇名字!而且所有话语由英俊的资深戏曲节目主持人白燕升口中说出。不管怎么说,也令人感动到差点热泪盈眶!这仅是针对从白燕升同志口中说出“南薇”两个字而言!

   白燕升同志是这样说的:按袁雪芬文集中记载:“该剧是演到“山伯访友”一场,我心灵上一阵阵创伤般的伤痛,不知怎么也抑制不住,我根本忘记了原来的唱词,什么‘今日来了梁山伯,难上又难我英台……’这些句子完全不能表达我当时的情感,于是我自然而然唱出了‘久别重逢梁山伯,倒叫我又是欢喜又伤悲。喜的是今日与他重相会,悲的是我们姻缘两折开’从这次演出下来,就由南薇同志把我们的口述记录下来,并且一次次加以修改”

   我说袁雪芬完全说的是谎话!请看以下事实。

   首先我要问袁雪芬,你在那一场演出中“创造”了这四句有名唱词?

   我们不妨翻开袁雪芬所著【求索人生艺术真缔——袁雪芬自述】(《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袁雷芬自己叙述,不是假的吧?

   在331页起有袁雪芬演出“大事年表”。

   从雪声剧团开始,在大来剧场1953年5月3日,南薇为你编导了第一个戏《雪地孤鸿》;

   1943年6月14日南薇编导《天上人间》;

   1943年11月1日南薇编导《香妃》;

   1943年12月27日南薇编导《西厢》;

   在九星大戏院时期1944年10月16日南薇编导《新香妃》

   注意!

   1945年1月29日上演《梁祝哀史》署名“袁雪芬重编”;

   1945年5月14日上演《新梁祝哀史》署名“袁雪芬重编”“南薇导演”。

   接下来1945年5月28日南薇编导《绝代艳后》、《天明》《月光曲》《忠魂鹃血》(与苏垣合编)1946年5月6日《祥林嫂》《凄凉辽宫月》(合编)《女贼》直至1947年8月20日《山河恋》演於黄金大戏院

   注意!

   之后,袁雪芬再也没有演过《梁祝哀史》!

   请问袁雪芬!你在那一场演出中,“自然而然唱出了‘久别重逢梁山伯,倒叫我又是欢喜又伤悲。喜的是今日与他重相会,悲的是我们姻缘两折开’”?如果是前两场,【雪声纪念刊】刊登的旧唱词中,也根本没有这四句唱词。

   南薇说,雪声期间,他业已参与改编!

   袁雪芬说,南薇只写了一篇《祭文》,其余都是她们的。

   即使全部是“袁雪芬的”,也与【人民文学】发表的南薇改编本相差百分之九十以上,而且并无“久别重逢梁山伯……”四句合唱词。

   接下来便是大上海电影院、九星大戏院、兰心大戏院时期。

   大事年表中再也没有《梁祝哀史》演出记录!

   在该书110页未,袁雪芬写道:“只是我对继《珊瑚行》后的《金枝玉叶》《月下老人》《新梁祝哀史》几台戏很不满意,总感到这期演出缺之新意和创作精神……”

   袁雪芬这里说的是大上海电影院三个月演出之事。表中所列如下:

   1948年9月18日演《珊瑚行》田汉编剧、南薇导演;

   1948年10月12日演《金枝玉叶》吕仲编剧、应云卫导演;

   1948年11月9日演《月下老人》南薇编剧、吕仲导演。

   这是“大上海电影院”演出三个剧目。为什么偏偏漏了《新梁祝哀史》?袁雪芬在“大上海电影院”演没演过《新梁祝哀史》?还是故意漏写!?

   连与她打过官司的“冯玉奇”都没有遗漏。为什么偏偏遗漏如此重要的《新梁祝哀史》呢?那我就告诉你真相吧!从“大上海电影院”演出开始,梁祝哀史正式标明它真正编剧是南薇了,而不是雪声剧团班主“袁雪芬重编”了!而且南薇在《梁祝哀史》首创用合唱形式!范瑞娟在《越剧改革功臣》一文中写道:“……例如当今的越剧和其他地方戏曲乃至新编的京剧,为了表达、衬托或强化剧中主题、某些场合的情景和气氛,以及演员表演上的内在感情,经常采用“幕后群声合唱”这种表现手段,可是很少有人记得或知道这一艺术表现手段的创始者是南薇。1945年5月他在自编自导的一出宫庭历史剧《绝代艳后》中启用电影旁白式的“幕后合唱”,效果极佳,深为观众赞赏,以后常被采用并有发展,一直流传和延用至今,是不少艺术家们欣赏的表现手段。”

   “小别重逢梁山伯……”本是楼台会的幕前合唱!袁雪芬,你在那一次演出中“随口创作”了这四句合唱?南薇什么时侯记录过这四句合唱?难道合唱也是你发明的?以前你不是说是成容记录的?如今怎么又说是南薇记录的?想想清爽,不要再以讹传讹,患碍他人了!

   南薇改编《梁祝》曾“八易其稿”,也就是说经过八次完整的、全面的修改,与你袁雪芬一点关系也没有!自东山越艺社、抗美援朝捐越剧界飞机义演,都已署名南薇!看看吧!

   你“袁雪芬口述”署名什么时侯开始的?60年代!那时南薇在作什么?为什么不把处理南薇韩义的决定书之类解解密!

   我真不明白,作为一个演员,你已被称为表演艺术家了!还要抢顶编剧头衔,难道头上会多一圈光环?不要再误导下一代,不要再歪曲历史了!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