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诗言志——偶见田汉遗诗有感
10/19/2009 点击数:1391

诗言志——偶见田汉遗诗有感

(无名)

    苏州西侧光福邓尉山的香雪海,闻名遐迩。花开季节,漫山遍野,梅蕊怒放,甚为壮观。“十年不到香雪海,梅花忆我我忆梅。”写出古诗人对光福的特有的感受。

   一直无缘一遊,昨日儿女有暇,驱车前往,了却多年心愿。光福有座“司徒庙”,是东汉大司徒邓禹归隐处,因有四株汉代古柏“清奇古怪”,声望犹盛。。康熙南巡邓尉山时,留下御书“松风水月”墨宝,镶嵌壁上。穿过短廊,便是四棵古柏。相传这四株古柏为当时东汉邓禹手植,树龄1900多年,一次雷击,古柏被劈倒卧地,如苍龙蛰伏,意欲凌空而腾。虽遭雷击,却奇迹般地存活,新枝绿叶,意趣盎然,令后人叹为观止。“清奇古怪”四字,为乾隆御笔钦命。当地人引以为豪,理所当然。 


 
   走近长廊,突然间见到田汉先生照片。虽配有玻璃框,日晒雨淋久矣,难免色泽消褪,但昂藏傲气,丝毫未改。走近细看,有诗一首。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裂断腰身剩薄皮,

   新枝依旧翠云垂。

   司徒庙里精忠柏,

   暴雨飚风总不移。(田汉)

   读了一阵心酸,直涌脑门,血压陡然飚升!田汉先生铁铮铮的共产党员性格,耀然在斜阳光芒之中,怎么也挥之不去!

   我这才领悟到他为什么写《关汉卿》。虽相隔了元明清三个朝代,惺惺依然相惜: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槌不匾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关汉卿在《不伏老》套曲中直抒襟臆。田老托物寄情以古柏自况。《关汉卿》是不是可以称得上近似自传体的戏剧?

   诗言志!田老写这首诗时,已预知史无前例、暴风骤雨的逼害已近在眉睫。华东话剧会演时,张春桥已在寻衅发难,1964年春,他遊春遣愁写下这首抒志诗,看得我潸然泪下,感慨万千。最后还是难逃逼害致死一劫!我们岂能相忘。

   记得文革期间,张春桥有一次在电视报告时公然讲:“机场上,我看到田汉下机,他理都不理我,他还以为我是来接他的!我是去接外宾的……”可见张春桥对田老有多么恨之入骨!文革其间,他伙同江青,纂改国歌歌词。借用鲁迅文章中提及名义,打倒“四条汉子”,直至文革结束,傅全香同志在南薇处借去《东山越艺社》南薇、陈鹏、范瑞娟、傅全香,与田汉、许广平和周总理合影留念照片,还被上海某些人挖去田汉头像,刊登在【解放日报】头版头条右上方!做此手脚的人恐怕查都没查过!所以对待南薇、水辉等对海派历史有过贡献的人所持态度如此冷漠无情,也不是说不过去。一贯如此,文革前如此,文革后依然如此,谁叫四人帮土生土长都发迹在上海这块风水宝地上呢!

   回到家中,兴意阑珊。哦吟良久,终不成眠。留诗一章,以志缅怀:

   苍龙斜卧蕴豪气,

   枯树新枝翠亦奇。

   吴县相约湖海志,

   雪疆同绾舅甥结。

   汉卿自诩铜豌豆,

   田汉堪称古柏皮。

   号角长城掀巨飚,

   司徒庙畔独嘘稀。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