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如辉【为奴隶的母亲】第五场——“熬过一天又一天”,1962年版
11/3/2009 点击数:2176

 

沪剧【为奴隶的母亲】音乐第五场

(1962年版)

——“熬过一天又一天”——思家

作曲:水辉(许如辉)

编剧:金人

导演:叶高

本场主演:杨飞飞、赵春芳、宋小琴、赛小英

【关于《思家》

(许文霞试评)

   沪剧《为奴隶的母亲》第四场(离别)、第八场(归家),以及本第五场(思家),是舞台演出和音响制品经常性的选场!“为”剧春宝娘唱的老三段(补衣裳、思家、归家)之一——扎鞋底(即思家)也出自本场。此外,“为”剧中温秀才最重要的唱段——“题名字”,亦潜伏在本场!

   本场戏——不朽的思家——名声在外,还有一个促成因素,那就是许如辉本来完整的戏曲音乐,被上海司法(一中院和高院)强行分割了!在汝金山剽窃案中,春宝娘唱段“扎鞋底(也叫‘思家’)”分给了既非原告也非被告的“杨飞飞”,上海司法藉此伪证,成功协助汝金山出逃侵权指控!

   且先介绍一下本场情节及音乐,最后再谈不得不谈的关于《思家》荒唐判决。

  话说春宝娘被典到邻村温秀才家,做牛做马,度日如年。年前某日,她边推石磨,边唱《思家》——“熬过呀一天又一天,吃尽人间苦,大娘是笑面老虎心里毒,她又是刻薄又势利,如今呀腹内有了喜,有病无病她不管……”,幸亏黄妈(赛小英饰)见状暗中相助,包揽春宝娘重活,让她歇口气。不料被温大娘(宋小琴扮)撞见,训斥了黄妈一通,并支她去喂猪食,春宝娘仍推磨制面。忙里偷闲,春宝娘悄悄地为张根生扎起了鞋底……。即将老来得子的温秀才,买了三只(舞台上温秀才手提篾篮里只见到三只)浙东大蜜橘,兴冲冲地跑回家,见春宝娘不忘其夫在为他扎鞋底,很不悦;随即,又翻起《四书五经》,眉飞色舞手舞足蹈,欲为温家未来命脉《题名字》,可惜“福禄寿喜太俗气,荣华富贵不雅听,想来想去不称我的心”,直叹“题个名字实在不容易”。温秀才题名不遂,最后春宝娘提议还是叫“秋宝”吧,以求与日思夜虑的小春宝名字“契合”。温秀才不觉意外之音,直夸“题得好,就叫‘秋宝’吧”……,全场“欢喜”闭幕。

   本场音乐依然与前后场连贯一气,开场和间中,以合唱曲过度,用画外音的方式,介绍《为奴隶的母亲》发展中的剧情和背景——春宝娘来温家已有数月,忙着与温家人祝福谢年迎农历新年

   在此介绍一下许如辉的配器。关于配器,顾名思义,也就是演奏不同音部时乐器的搭配。许如辉曾写道:“我在上海大同乐会时期,熟悉过三百多种古今乐器,除了‘笙,竽’两种吹管乐器外(因为我的鼻子从小不通,单靠口腔呼吸,这两种乐器要靠一呼一吸发音,我没有这个条件学),其它乐器性能我都懂得,懂得使用和懂得演奏,因此配起曲来,也就非常熟练.”因此,本场乃至本剧音乐的配器,许如辉很突出地大量使用了箫、笛吹奏,使本来比较悲戚压抑的“典妻”故事,其悲剧气氛不至再被低沉的二胡、大胡等声响左右而更趋郁结压抑。此外,独特过门音乐配以高亢明快的箫笛伴奏,也为酸腐的温秀才以“夜夜游”调唱《题名字》时,增添一点喜剧色彩。(回顾第一场张根生充满憧憬地歌唱《天上没有跌死鸟,地上没有饿死人》时,同样也伴以欢乐喜悦的箫笛声,为他日后身不由己、愈来愈被压榨得走头无路准备寻死,作了很好的反衬和对比。)

   本场(思家)经典唱段是《思家》,由(手推石磨+扎鞋底)两段组成。“手推石磨”,是许如辉从民乐小调《四季相思》改编而来,这是沪剧界1949年来首次改编的民乐曲,是许如辉沪剧化的全新民乐作品!是对中国民族音乐、江南小曲熟悉之至的许如辉优秀的改编作品,1954年成品。怎么50年后变杨飞飞的呢?难道1954年杨飞飞(她连曲谱也不识,1955年报载还要请人读剧本)就知道中国民乐曲中有”四季相思”?杨飞飞比许如辉还要熟悉中国民乐?杨飞飞(2岁)与许如辉(15岁),1925年同进的上海大同乐会?协助国乐大师郑觐文,整理了大量古典名曲? 杨飞飞(19岁)与许如辉(32岁)合作,1941年共同担任重庆大同乐会乐务总干事,中国国乐团团长,创作和演奏了大量民乐作品?  因此,《思家唱段是杨飞飞自己设计的??根本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逻辑!

    从许如辉的《思家》,被莫名其妙剥夺“作曲权”,看上海司法的判决无理和荒诞,至少有如下几点:    

    1对一部明明是许如辉一气呵成的完整音乐作品强行分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该法恰恰规定,一部完整的音乐作品不可分割!使用完整作品的片段,必须署上原作者之名!

     2)、2003年上海高院张晓都、范倩已生效判决,认定《思家》作曲水辉(许如辉),编剧金人。2008年许如辉维权莫名“败诉”,上海高院同样这两位法官,为了对一中院章立萍等枉法判决予以保护过关而行狡辩,毫无法律依据自我否定2003年自我判决,请问!2003年诉讼当事人金人和被告,双方都没有提出再审,中国最高院也没有下达“改判和重审”命令,你们怎么可以自说自话改变判决结果?许如辉是《思家》当然作曲!这个历史事实岂是你们随心所欲可涂改抹煞的?

    3)、根据《证据法》,推翻原有结论,必须有过硬的相反证据;只有口头陈述,没有其它证据,口头陈述不足以作为证据!涉案法官掌握的推翻许如辉作曲的“相反证据”在哪里?在哪里??

   4)、倘若法官对事实认定不清楚,根据《证据法》,为什么该去而不到上海电台取证?为什么不作庄严的司法鉴定??

   5)、从[许如辉败诉案]暴露出来的大量枉法判决手段来看,上海涉案法官,心中还有神圣的法规没有?对国家法律还有丁点敬畏没有?想来你们一贯爱怎么判就怎么判,坑害百姓、妨碍司法公正,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回答!! 

 

 

【为奴隶的母亲】第五场,水辉(许如辉)作曲,1962年录音

(沪剧《为奴隶的母亲》第五场,许如辉戏曲音乐作品,1962年录音)

(谢绝转载,如诚意需要也须征得本网同意,谢谢配合!)


   ([寒夜闻柝]法律顾问:
上海震旦律师事务所)

   _____________

   [相关阅读]:

    [寒夜网评]:2003年生效判决:《为奴隶的母亲》——思家, 作曲水辉

    。许文霞:迫害许如辉,是本次官司的全部本质

     。许文霞:《为奴隶的母亲》作曲是怎么判没的?—以思家为例 

    许文霞:一部完整的音乐作品岂容分割?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