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舒铁民:创作室的绰号
12/10/2009 点击数:1494

创作室的绰号

舒铁民  中国歌剧舞剧院

——本篇摘自笔者《执著于歌剧事业的李建庆》一文

     当年以陈紫为首的创作室,可谓人才济济,和谐团结,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集体。初来乍到的李建庆,可能曾因多言弥罪,日常的话语不多,不似陈紫那样口若悬河,能“把你聊死”(陈的“绰号”,法国音乐家Berlioz谐音)。不知从何时开始,创作室盛行起“绰号”来,室内诸君,无一能免。我因下棋举步迟钝,即有“舒慢”(德国作曲家Schumann谐音)雅号。建庆既然融入这一集体,也难幸免。这还得从疯狂地大炼钢铁的年代说起,那时全国农村都砸锅献铁来土法炼钢,以完成1070万吨的国家指标。创作室在葛光锐有根有据的鼓动之下,竟异想天开地打算在西堂子胡同1号(创作室居住地)土法炼钢。因为太“离谱”了,炼钢倒是没有上马,葛光锐却被大家授予“葛半科(学)”的称号,因为他的那些“科学根据”是从一个搞科学的亲戚那儿听来的。从此,与科学相关的绰号便盛行起来。既有“半科”,自然会有“真科”。茅沅是清华学建筑的,到剧院后第一个“作品”,是戏剧学院小经厂剧场内的洗手间(那时还称厕所),可能是提示不够醒目,险些让欧阳老闯入了女厕。创作室内最有科学头脑的是定和兄(张定和年长,大家这样称呼他),无论衣食住行都讲求“科学性”。他曾指导我如何骑自行车既省力,速度又块。到农村下地挖土豆时,我们都屈膝蹲着挖,半天下来腰酸腿痛。定和兄在臀部绑上一个小板凳坐着挖,勿需手动,不但板凳可随臀而行,头上的草帽也能随着烈日的方位转动。于是,定和兄便有了“张科怪”的绰号。李建庆的绰号与炼钢有关,他曾向大家讲了一个炼钢的故事。大意是,日本国内缺乏炼钢的资源,就派船去海外采购矿石。一旦矿石装上船,回到本土港口,卸下来的都是钢铁。众人不解,他说,船在海上已经将矿石炼成钢材了。于是,建庆便有了“李科邪”的绰号。其后还有“杜(宇)科骗”、“梁(克祥)受骗”之称谓,不赘述了。四十多年后回忆这些趣事,当年的创作室倒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充满风趣与人情味的创作集体。没想到这个创作集体在“文革”之初,又有了一个更酷的“绰号”——“裴多菲俱乐部”。随后,陈紫遭到批斗,定和、杜宇入牛棚,建庆再度受难遭殴打。我这个小“新四军”还算幸运,也只能靠边站了。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