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编剧维权,呼唤绿叶对根的情谊
12/24/2009 点击数:1006

编剧维权,呼唤绿叶对根的情谊 

 张海志  中国知识产权报 2009-12-21 

   “奋起维权只为唤起行业内对编剧劳动成果的重视,呼唤绿叶对根的情谊。”11月27日下午,在上海举行的“文艺工作者权益问题高峰论坛”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国家一级编剧王兴东的演讲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在这近半小时的时间里,王兴东痛陈中国编剧的生存现状以及在维权道路上遭遇的艰辛。他的发言得到了与会人员的共鸣。

   近年来,随着我国影视剧市场的日趋活跃,围绕影视剧作品的著作权纠纷也越来越多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从电视剧《沙家浜》和电影《墨攻》侵犯编剧权益到作者麦家的“暗算”风波……编剧维权事件屡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对此,专家呼吁:保护好文学艺术作品的著作权、保护好编剧乃至所有文艺工作者的创新积极性,对我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和繁荣具有重要意义。

   侵权防不胜防

   “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关注到对编剧著作权的维护呢?从影视剧的播放、相关音像制品以及公开表演,侵权事件屡见不鲜,这对剧本创作者的创造激情是一种打击。”上海遗珠阁南薇剧社的刘耕源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上个世纪50年代初,刘南薇创作完成了越剧剧本《梁山伯与祝英台》,并于1951年发表于《人民文学》并署名改编者为“南薇”,1989年刘南薇去世,其子刘耕源成为该剧本著作权的继承人。2008年7月22日,刘耕源发现扬子江音像公司未经授权在其出版发行的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VCD中使用了上述剧本且未给刘南薇署名,遂将其送上了被告席;同时,刘耕源就以类似案由分别在北京、上海、浙江等地提起诉讼。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刘耕源刚刚拿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虽然获得了1万元的赔偿,但刘耕源表示赔偿数额较低,难抵在他全国各地耗时耗力耗财的维权。

   除传统剧目外,影视剧的编剧著作权纠纷在近几年也屡见不鲜,2007年4月香港编剧李树型对《墨攻》导演张之亮及影片投资方华谊兄弟影业有限公司提起诉讼,索赔100万元; 2008年,电视剧《金婚》热播,但职业影视编剧李东东却认为著作权被侵犯,将该剧出品方起诉到法院并索赔120余万元。

   “根据著作权法规定,编剧享有署名权、发表权、修改权、保持作品完整权和获得报酬。但是近年来,侵犯编剧权利的事件却频频发生,而且防不胜防。”王兴东在此论坛上指出。

   “尴尬”的编剧

   “当今很多影视作品在公开播放、制作录音录像制品、海报、广告等过程中,忽视编剧权利的情况已不是个别现象,抹杀漠视首创和原创到了‘理所应当’的地步”。王兴东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向记者介绍,在很多影视作品中,单凭投资方、导演等人的意见,在未征得编剧同意的情况下,对其创作的作品进行肆意修改的事屡屡发生,如篡改重大戏剧情节、随意更换题目等,毫不顾剧作家采访调查酝酿多年才创作出来的故事,著作权法赋予编剧的修改权和保持作品完整权很难得到保障。

   据了解,在2007年6月举行的第1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典礼上,主持人宣布获奖者是电视连续剧《暗算》的编剧杨健、麦家,而麦家并未出现,事后麦家表示未被通知领奖,且编剧署名未经他同意还增加他人。随后,麦家诉诸公堂。2008年,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定电视剧《暗算》两制片人北京东方联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四川省有线电视实业开发公司对《暗算》的编剧麦家构成侵权,判决二被告不得在电视台及网络上播放、出版发行未署原著作者麦家名的《暗算》电视剧、该剧VCD、DVD制品以及同名电视小说,并连带赔偿麦家经济损失6万元。

   在“文艺工作者权益问题高峰论坛”现场,王兴东放映了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柳建伟自述维权经历的视频短片。柳建伟创作的《爱在战火纷飞时》被改编成电视剧时,他要求将作者署名字幕在片名同屏打出,结果在电视剧公开播放时柳建伟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署名,他买了一套光碟回家后,用录放机放映,最后发现,要按住遥控器定格字幕,才能看到同屏打出的署名。

   王兴东认为,除修改权、保持作品完整权、署名权被侵害外,获得报酬权得不到保障也是编剧弱势地位的充分体现。

   如何维权是个问题

   “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编剧的合法权益都应得以保障。作为编剧,除了少数作品是属于编剧的原创之外,可能更多的是编剧对他人作品的二次创作,无论是原创还是改编,这两种创作都应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因此,要实现合法有效的维权,要求编剧在懂得基本的法律常识外,还应弄清楚原创作品与改编作品之间的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副主任李顺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李顺德强调,在对别人的作品进行演绎创作时,应该以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为前提,先取得合法授权,这才是合法的、受保护的作品;经改编之后的文学艺术作品在搬上银幕或荧屏之前,可能还需要再次进行新的演绎创作,这可能也会涉及到其他的相关权利人。

   王兴东等人则把很多编剧维护知识产权的经历称为“吃一堑、长一智”,并且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在编剧范围内加以推广。

   今年2月,中国影视编剧论坛暨编剧维权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向编剧推荐了“影视剧本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影视文学剧本委托创作合同”、“影视剧本著作权转让合同书”3个有关剧本交易的范本,这些范本网上公开发表后,除编剧外,有的制片商甚至影视学院的师生都将其当作版权“教材”来使用。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合同中彻底排除两条霸王条款:修改到制片方满意为止;剧本稿酬必须在开机后再付清稿酬。

   对于编剧维权,李顺德建议,相关部门和协会应该适当对编剧等文艺工作者进行相应的普法教育,通过一些案例来让他们了解更多的知识产权常识;对于一些当事人难以处理的较为复杂的侵权纠纷则可以由专业的法律工作者来协助维权。

   对于近年来编剧著作权纠纷案件增加的现象,李顺德认为,这得益于编剧知识产权保护保护意识的提高,编剧合法权益的保障对于我国文化产业的繁荣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