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丁启阵:秦淮六大魅惑
2/24/2010 点击数:928

秦淮六大魅惑

丁启阵,新浪博客,2001-2-5

 

清人余怀的《板桥杂记》,是仿效宋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写成的回忆之作。作者回忆的时代,有两大特点:一是前朝,即大明王朝;二是其年轻时期,那时他是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兴衰感慨,旧梦重温,关乎王朝和自己生命的双重怀念,“那过去了的”一切,自然就格外地可爱。毋庸讳言,余怀笔下的秦淮河一带,真是魅力四射,不由人不心驰神往!

 

概括一下,我以为,余怀描述的秦淮河,对今天包括我在内的多数读者而言,至少具有下列六种魅惑:一是景物的魅惑,二是款待的魅惑,三是饮食的魅惑,四是技艺的魅惑,五是风情的魅惑,六是人物的魅惑。以下一节文字基本上可以印证我的概括:

 

旧院人称曲中,前门对武定桥,后门在钞库街。妓家鳞次,比屋而居。屋宇精洁,花木萧疏,迥非尘境。到门则铜环半启,珠箔低垂;升阶则儿吠客,鹦哥唤茶;登堂则假母肃迎,分庭抗礼;进轩则丫环毕妆,捧艳而出;坐久则水陆备至,丝肉竞陈;定情则目眺心挑,绸缪宛转。

 

   到了这样的地方,我敢肯定,“魂迷色阵,气尽雌风”的,决不限于作者所说的“纨绔少年,绣肠才子”。

 

悉数列举太费笔墨(有心人不妨去读原著),这里只略举几项说一说。

 

先说景物的魅惑。秦淮河板桥一带,不同于珠市(今南京市白下路的内桥西至建邺路一段),是高级妓院所在地,室外风景就不俗。“长板桥在院墙外数十步,旷远芊绵,水烟凝碧。回光、鹫峰两寺夹之,中山东花园亘其前,秦淮朱雀桁饶其后。洵可娱目赏心,漱涤尘俗。”到了夜晚,更是别有风致,“每当夜凉人定,风情月朗,名士倾城,簪花约鬓,携手闲行,凭栏徙倚……”。读过朱自清、俞平伯同题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的人都知道,秦淮河最适合于桨声灯影中游览。夜游需要灯船,“秦淮灯船之盛,天下无双。”只这一句话,就足够我们遐想无穷的了。坐在华丽的灯船上,看着“雕栏画槛,绮窗丝幛”的两岸河房,画片似的呈现眼前,真有目不暇接之慨。讲究一些的名妓,其院内景致,更是苦心经营,足可令人流连忘返。例如,名妓李十娘的居室,“中构长轩。轩左种老梅一树,花时香雪霏拂几榻;轩右种梧桐二株,巨竹十数竿。晨夕洗桐拭竹,翠色可餐。”以至于花花公子余怀都不禁感慨道:“入其室者,疑非人境”。

 

次说款待的魅惑。秦淮妓院的服务绝对是一流的,早晨起来饮酒,风味之佳,有如唐朝大诗人白居易诗句所言:“卯饮一杯眠一觉,世间何事不悠悠?”(《卯饮》)饮酒之后,早就准备好了芝兰香味的洗澡水,以及熏过香的浴衣。中午时分,只见到处是茉莉、兰花之类的鲜花,清香四溢。入夜之后,开始演出戏曲,佳丽们纷纷登台表演,身段优美,唱腔宛转。整个秦淮河地区,就如同花卉博览会——古汉语中,“花”有指妓女的义项,又如同戏曲、音乐大舞台,妓女们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艺人,琴棋书画,笙簧歌吹,样样精通——今天的演艺明星们都未必有她们那么多样、精湛的艺术修养。彼美人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彼君子兮,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名妓之所以为名妓,除了姿容、才艺之外,她们往往还是优秀的外交家,交际花。举个例子,名妓王小大,“为人圆滑便捷,善周旋。广筵长席,人劝一觞,皆膝席欢受。又工于酒纠、觥录事,无毫发谬误,能为酒客解纷释怨,时人谓之‘和气汤’。”如同今天的社会精英喜欢在大酒店搞酒会,古代的名士们也喜欢在妓院里搞聚会,作者余怀跟他的一帮诗文朋友就总是在名妓李十娘那里聚会。每位客人安排一个出色、干练的婢女,给他们磨墨、燃香、上茶;到了晚上,举行酒宴,宾主齐聚,尽欢而散。

 

最后再来说一说人物的魅惑。秦淮一带名妓的衣装服饰,是当时时尚潮流的领导者,是各地人竞相模仿的对象。不要误会,名妓的装束并不一味地追求鲜华绮丽,她们以淡雅朴素为主。即使是名妓,也并非个个性情柔顺,来者不拒。“遇有嘉客,任其流连,不计钱钞;其伧父大贾,拒绝弗与通”,就是说,妓女并非都是见钱眼开之人,她们也有自己的性情、爱憎。妓院里,爱钱的是老鸨,所谓“娘儿爱俏,鸨儿爱钞”。爱俏的女子们,一旦遇到自己心仪的男子,也会大胆追求。董小宛追求冒辟疆,就曾费了不少周折。秦淮名妓,也有女中豪杰。“李大娘,性豪侈,女子也而有须眉丈夫之气。”在莫愁湖、桃叶渡一带,是有名的“侠妓”。他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世有游闲公子、聪俊儿郎,至吾家者,未有不荡志迷魂、沉溺不返者也。然吾亦自逞豪奢,岂效龊龊倚门市娼,与人较钱帛哉!”李十娘虽然沦落风尘,但是她决非人皆可夫之辈可以同日而语。因为是名妓,名士们争相拜谒,而她却经常借口有病,不事妆饰,闭门谢客,只有二三知己到访之时,她才“欢情自接,嬉怡忘倦”。后来,她改名“贞美”,刻了一方“李贞美之印”的私章。余怀开玩笑说:“美则有之,贞则未也。”不料,李十娘哭泣着说,自己虽然沦落风尘,但是并非生性淫荡不知检点的人,如果遇到自己心里喜欢的人,乐意与之周旋,如果不是自己心里喜欢的人,即使同床共枕,也不会付出真心。“儿之不贞,命也!”一番话,掷地有声,使得余怀赶紧收起笑脸,向她赔礼道歉。另一位名妓葛嫩,成为孙克咸的妾之后,兵败被俘,清军主将企图污辱她,“嫩大骂,嚼舌碎,含血喷其面”,惨遭杀害。葛嫩的行为,完全可以收入皇家正史《列女传》。余怀《板桥杂记》中虽然没有详细介绍“身躯短小”“慧俊宛转”的名妓李香君的故事,但是,清代戏剧家孔尚任以她为原型创作的《桃花扇》是有名的剧作,许多人因此知道她的正直节烈,是一般文人士子所望尘莫及的。明代末年的秦淮河边,不是只有唱着【后庭花】的不知亡国恨的商女!

 

文字的魅惑,其实是当不得真的。我之所以写这一篇文字,固然免不了有“心向往之”的嫌疑,甚至可能会有正人君子向政府举报我低俗。但是,倘若对簿公堂,其结果必定是查无实据的。我敢肯定,对古代秦淮河那样的地方“心向往之”的人不止我一个。京城的一个高尚娱乐场所取名“天上人间”,就是一个极好的证据。

                                                    2010-2-5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