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张抗抗王兴东:文化强国,必须保护好原创
3/5/2010 点击数:1091

两会访谈实录:

     张抗抗、王兴东

        文化强国,必须保护好原创

 

人民网北京35日电 记者文松辉 雷志龙5日上午9时,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作政府工作报告。温家宝在报告中指出,文化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新的一年,我们要更加重视和大力加强文化建设。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吸收和借鉴世界各国文明成果,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积极开展对外文化交流,增强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5日下午,全国政协委员张抗抗、王兴东应邀做客人民网文化频道金台会馆栏目,共同解读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并详细介绍今年他们的提案情况。同时,两位委员也对网友关注的热点问题做出回应和解答。

  以下是访谈内容摘录——

  张抗抗、王兴东“晒”提案:
  所有电影、电视剧的评奖要设立“最佳剧本改编奖”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就是网友们最关注的问题,就是两位委员今年带了什么提案上会?  

  [张抗抗]:我们俩联合的提案,这个提案从去年第一次提出到今年第二次提出,是关于维权的提案,是关于最佳改编剧本奖提案,在奥斯卡里面有这样一个奖项,中国人了解很少。
  

  [王兴东]:人民网对我们第一次提案就发表过文章,我们今年再次提出,就是因为这个提案的答复我们不满意,所以再次提出来。在所有的电影和电视剧的评奖过程中,要设立最佳剧本改编奖,我们之所以提出来要设最佳改编剧本奖,首先提出一个保护原创和首创者的权利,同时也要把改编作家、改编的文学作品的权利树立在影视评奖中。《著作权法》除了有人身权以外,还有17种财产权,财产权里头有电影的拍摄许可权,同时还有一个文学的改编权。我们想通过这几次提案,把文学的改编权,名正言顺地树立在各种影视评奖制度,包括很有影响力的飞天奖、金鸡奖、华表奖和百花奖。
 

  [张抗抗]:我们在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正在建设文化大国、文化强国,但有一个问题我觉得始终没有引起很好的重视,就是对原创文学作品的爱护,或者说我们创新机制的建立和发展。就说文学作品是其他艺术作品的母体——文学作品是很多艺术门类的一个母体,由文学作品转而产生改编电影、电视剧、动漫、京剧、戏曲、舞剧等等,所以文学作品的定位应该是一个艺术创作的源头。但是,目前我们的状态是对这个源头没有保护好,或者是我们没有自觉地加以保护,这实际上就极大的损害了原创作者的创造性、积极性,我们的原创作者是花了最大的力气去写作的。
 

  [王兴东]:一部影片出生主要有剧本,剧本的来源一个是原作者利用自己资源的创作,一个是一个作家写了一个长篇小说,或者作品,他要进行第二次授权,产权非常清晰,这样才是一个科学的产权结构,所以说凡是保护版权比较好的国家,像奥斯卡颁奖就设计了两个关于剧本奖,最佳原创剧本奖和最佳改编剧本奖。
 

  [主持人]:我们国内的重要奖项为什么不设这个奖呢?


  [张抗抗]:长期以来对原创的作品还没有提到这样一个认识高度,实际上我们现在正在建立改革开放以后形成的文化产业,文学原创就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首先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个可能跟我们个人没有特别直接的关系,比如王兴东委员,他看到那么多从事电影工作的人,他所受到的种种的不公平待遇等等,我是看到我们的作家们,创作的优秀小说当变成影视剧的时候,作家的作品都消失了。 

  [王兴东]:她说的消失是这样,你使用别人的原创作品必须指出他的原创和名字,现在几乎看不到。
 

  [张抗抗]:现在也有,署名也署,但是在媒体宣传的时候,都变成某某某的电影,演员如何如何,原创的提供,最基本故事的文学形象的作品和作者都看不到了。这个问题在哪里呢?并不是作家们争名争利。鼓励原创的机制建立以后,有利于激励更多的原创作品。我们为什么一直强调自主创新?就是要把人家的东西拿来用,如果没有创新机制的建立,我们出现大量的模仿、剽窃、抄袭、盗版,或者说是克隆,整个民族的创作活力就会逐渐下降,为什么呢?因为他不鼓励创造。所以,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关系到我们民族创造力的问题。

  张抗抗:广电总局、中国文联令我们感到遗憾
  王兴东:直到提案被采用为止,不然我们坚决要提到最后

  [张抗抗]:我们去年强调了(这个问题)以后,得到了媒体广泛的支持和各类朋友的关心,但是很遗憾,2009年两会结束以后,广电总局和电影局、中国文联办公厅给我们的答复是让我们比较遗憾的。广电总局、电影局的答复是这么说的,电影华表奖已设有优秀编剧奖,电视剧飞天奖设有最佳编剧奖,这两个奖项的评选范围既包括原创作品,也包括根据原著改编的作品。他们认为可以包括,但实际上是不能包括的,最佳编剧是指的你这个编剧编好不好,他都没有对于原作的肯定,不能体现出来,所以才需要有一个最佳改编剧本奖,就是根据文学作品改编。 

  [主持人]:反观一下事实,这些年来有没有奖励过一次原创的?


  [王兴东]:很少有人提到根据谁的原作改编的,原作也不会上台,也不会宣传原作,首先编剧都很少宣传,抗抗讲的非常有道理,我们要想科学的,法律性的把它说清楚,一个是发现权,一个是发明权,但是改编作者在发现权和发明权以后,完成了一个发展的权利,如果设立这样一个奖项,就是双重的奖励,中国文联说设编剧奖就包括了原创和改编。 

  [张抗抗]:中国文联是这样回答的,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可以涵盖最佳原创编剧以及最佳改编两个方面,因此不必进行调整。我们对这样的答复当然不能赞同了,而我们把它分清楚的原因,是在于唤起我们这个民族的创作活力。
 

  [王兴东]:我们想电影中的门类是很多的,就说演员吧,我们设一个最佳表演奖,既包括了男演员奖,也包括了女演员奖,不仅有了最佳男主角奖和最佳女主角奖,而在剧作上,剧作是电影的根本,剧作是电影的母体,我们刚刚听了温总理的报告,要加速文化产业的发展,并且创造经济奇迹以外,还要创造中华民族文化的辉煌,这个文化的辉煌特别是指电影、电视、动漫、图书,它们的母体是什么呢?它们的核心就是个人的创造才能、个人的智力成果,所以更需要保护文学的成果。因为电影的核心是什么呢?就是一个故事、就是一个人物。所以,我们设计最佳剧本奖和最佳原创奖的核心就是保护这个产业的基础,保护这个产业的根源,如果不把这个保护好,影视产业是没法发展的。所以,影视产业是棵“摇钱树”,是以文学为根、以文学形象为命,演员如果没有剧本怎么会演出这个角色呢?所以我们说剧本使演员有了角色,剧作使导演有了工作,所以我们讲剧本是很重要的。
 

  美国编剧罢工以后,好莱坞再大不也瘫痪了吗,好莱坞把剧本分成两个奖,是非常科学的,也是有序的,也是有法理根据的,所以我们这次又提出来。我们俩并且表示了决心——直到提案被采用为止,不然我们坚决要提到最后。
 

  [张抗抗]:因为他去年给我们的答复有认识上的问题,就是他还没有真正认识到它的重要性。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讲,我们要建立创新型社会,就可见我们的创新很不够,为什么创新不够呢?因为那些创造要花很大的力气,几年孜孜以求,花了很多心血的人,创造的成果不能得到尊重和保护,所以现在很多人的创造能力就会萎缩,我们更担心的是这一点,如果长此以往,大家都拿现成的东西来了。
 

  [王兴东]:我们两个能够坐在人民网再次谈关于设最佳编剧改编奖这样一个奖项,虽然是一个项目,但是一个大的话题,这说明我们政协委员是有自己的政治主张的,是有我们自己的参政议政意志的,不是说我们提案了,你这么答复我们就接受了。只要我们坚持的是科学发展观、只要我们坚持的是符合法律制度的,我们依然向政府进言,这次政府报告还说我们要建立一个公开透明的办公方式,让权力在阳光下进行,并且我们还有批评政府的权利。这次总理报告中反复强调了关于廉政政府和服务性政府,所以,我们希望这次提案应该被认真坐下来研究,现在我们可以提倡一个对口协商,你可以找我来研究商量,或者我们进行论证。我们希望通过人民网,不仅希望公民关注,还要引起作家的关注,看来是一个奖,但是这一个奖说明了你头脑中有没有尊重原创和尊重首创的权利意识。
 

  [张抗抗]:奖励其实仅仅是一个象征,或者是一个手段,但是它确实是一种尊重和承认。通过这个设奖,要不然我们用什么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呢,设这个奖就表明文学作品有它应有的地位了,这个奖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它会带来更多的良性的循环。
 

  [王兴东]:为了说明原作授权的重要性,今年春晚发生了一件事情很有意思,也是一个焦点话题,就是黄宏和巩汉林拍了一个小品叫《两毛钱一脚》,后来发现这个故事出自于著名的文化人马未都的《量力而行》。后来这个故事会把它改编成一个小故事登出去了,他们就根据这个故事拍的,后来发现原作是马未都,就得找他去授权,当然中央电视台的剧组态度不好,你愿签不签,马未都很生气,我是原始的作者,后来春晚领导提出来了,马未都提出要15万的许可使用费,而且他表示这15万交给他会如数捐出。后来央视的领导答复了,说我们把这个节目撤了,这就是今年的春晚晚会,虽然大家没看到这个节目,但是我作为一个编剧,对这个没有上演的节目更加感兴趣——这是马未都维权的一次胜利!什么胜利呢?就是未经原作者许可,你的节目是不能演的,即便是央视这样的媒体,也得把节目撤下来。
 

  [王兴东]:我们《著作权法》可以这样概括:作者第一,原创老大,从《伯尔尼公约》里来看,即便是这个影片拍成了片子,但是我要把它改成京剧,或者动漫,不是找制片人,必须得找到原作进行授权,所以我想春晚的《两毛钱一脚》,踹下的是一个结果:就是让尊重作者的权利不再是一句空话,中国人的著作权的意识正在提高!


  [张抗抗]:《伯尔尼公约》里有一句话:原创权利是最高权利,而我们始终对这个问题还没有提到高度上认识。还有一个,有关方面认为现在的奖项已经很多了,不要再增设奖项了,不要再节外生枝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个是本身他没有搞清楚这个奖项的重要性,第二,这个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说我们减少压缩奖项就意味着那些有价值的奖项就不能设立,我们作为政协委员有责任坚持自己认为是正确的意见。 

  [主持人]:二位能预测一下,这次提案能通过吗?


  [张抗抗]:不能预测。 

  [王兴东]:这次提案有很多要求,总理讲了,要求公共制度要公开,像我们政协委员第一个是协商,第二个是议政,第三个是监督。我们希望这次凡是制定答复的人要跟我们口头协商,他想写一个文件把我们对付过去,那是不可能的,通过人民网这样的网站,我们高举维护知识产权的旗帜,一个民族如果没有自主创新,如果没有创造智慧的成果,这个民族是不能繁荣的。这次总理在政府报告中强调文化是一种力量,是证明国家力量的一种体现,文化力量和军事力量、经济力量、外交力量等同起来了,怎样达到文化力量,没有作家的聪明才智,创造出一个个文学形象,你怎样打造一个文化产业?所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不是一句空话,首先在法律上要有这样的认识,在全民内心中也要有所提高。你在读一本书的时候,首先知道这是作家通过劳动创造出来的,所以首创是非常重要的。


  张抗抗:有时候我觉得我们作家们很像弱势群体
  一部作品出来以后谁都可以咬一口,割一刀

  [张抗抗]:比如从80年代,90年代,到现在,我们都看到优秀的文学家,小说家,比如余华等,那些最优秀的电影几乎都是来自于文学作品。所以我不得不为我们的文学同行呼吁,有时候我觉得我们作家们很像弱势群体,一部作品出来以后谁都可以咬一口,割一刀,在改编的时候,把它改编的面目全非,有可能。 

  [主持人]: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一种情况?


  [张抗抗]:这里有几个原因,作家是充满着原创的创造激情的人,当他觉得时间的使用在改编电影当中要消耗极大的时间,可能是多于原创好几倍的时间,因为电影、电视是综合艺术,太多的因素,一个影视作品能不能成功,不是取决于个人,作家有时候不愿意把时间花在这上面,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有这样一个时间的话,为什么不创作新的作品呢,所以会交给那些擅长改编剧本的作者来改,这是一个问题。 

  于是在改编的过程中,因素就很多了,导演的意图,还有投资方的意图,有的时候就改编出现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我们在提案当中,其中有一条就是希望电视剧参照电影改编的规定,电影管理规定上有一个条款,我们希望以后的电视剧改编能够参照电影改编的条款,作者要出示一个改编意见书,至少这个改编意见书是完全不能接受,还是有修改的余地,你不能把它的精神改掉了,这是不允许的,电视剧同样应该尊重原作者。
 

  我也开一个小小的玩笑,比如《天下无贼》,你知道它的原作是谁吗?知道它的原小说叫什么名字吗?
 

  [主持人]:不知道。
 

  [张抗抗]:《天下无贼》原小说作者是赵本夫,是原来江苏省作协主席。
 

  [王兴东]:我从法律角度说一下为什么设计改编奖的意义,电影和电视经济是个版权经济,比如改编的版权是文学的版权,文学的版权经过艺术的改编创造出来了。我们今天提改编奖意义在哪儿?今天是中国版权一百年,在这个时候提出来版权的意义,它有署名权,同时要有荣誉的权利,因为我们希望能够考虑最佳改编剧本奖,让人们有这样一个意识。
 

  刚才你提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没有这个意识呢?问问演员们,如果没有这个剧本,你演什么,问问导演,如果没有这个小说,怎么有剧本,没有剧本还导什么。所以我们今天非常感谢人民网请我们作家和编剧做这样一个节目。现在我们的文化产业飞速大上,过去很多人都淡漠了知识产权意识,现在整个世界进入了知识经济的时代,知识产权的构成,著作权、商标和专利,《著作权法》又颁布了20年了,今天来讲全民要普及法律,所以我们不能侵权,不能盗版。所以,电影产业要发展,打击侵权和盗版,电影产业要上去,剧本是第一生产力。电影产业要繁荣,创新求奇靠内容。
 

  [张抗抗]:而不是靠铺天盖地的宣传。
 


  张抗抗:一个健全的公民社会,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应有的权利

  王兴东:我们编剧维权先是呐喊,再是叫板,然后是自律

  [主持人]:我想问一个问题,通过最近谷歌的侵权事件,我们看到了中国作家的维权意识是比以前要过一些的,但是还不够,如果当作家面临自己被侵权,或者觉得不尽如人意了,他们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维权?

  [张抗抗]:现在通常有几种情况:首先,自己有一种维权的意识,或者维权的知识;第二,中国作家协会有一个权益保障委员会,这么多年来他们为作家做了大量维权的事情,可以委托他们,我们会员都可以享受到,而且是免费的;第三,如果事情进入诉讼程序的时候,如果对方特别不讲理,或者说侵权程度较为严重,就要请律师,这也是有很多成功的例子,包括我本人也进行过。但现在又出现了一种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因为一个人每天要读书,要体验生活,感受生活,要老老实实坐在电脑面前一天几个小时写作,或者叫码字,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大的,个人面对汪洋大海的盗版,纸制的图书被盗版,现在又出现了新问题,就是网上盗版,所以作家的作品传的哪儿都是,都是没有授权的,所以需要这样一个机构代替大家行使这样的权利。实际上就是建防火墙,需要很多很多道防止病毒的侵害,所以我觉得办法是有的。 

  过去长期以来,我们的文化深层意识可能跟我们公有的文化习惯有关系,我们强调私权,个人的物权,或者版权,权利意识在整个公民社会建设的过程中,是比较弱的,以前我们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教育。
 

  [主持人]:而且作家本身就有一种淡泊名利的想法。


  [张抗抗]:实际上他没有意识到,一个健全的公民社会,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应有的权利,权利是一个公民社会很基本的,应该理直气壮的来强调。 

  [王兴东]:我们编剧维权从2004年开始,先是呐喊,后来是叫板,然后是我们自己自律,我们出台了许可合同、委托合同和转让合同,尤其根据电影备案制度提出要求,编剧授权书制度都加强了。但是从总的来看,全民提高知识产权意识是最重要的,我们俩今天通过人民网这个平台,向大家讲一个道理,就是我们尊重别人的创造,别人也会尊重你的创造,尊重了别人的创造,保护了别人的创造,他才能再创造。
 

  今天我在会上见到了一个文化司的委员,他说《哈利·波特》的作者创造了六部影片,全世界发行了这么多小说,她自己现在拥有了12亿英镑。
 

  [主持人]:她基本上算最富有的作家,而且她的维权意识特别强。
 

  [王兴东]:别人要出他一个《哈利波特辞典》都被判侵权,所以我们国家在制定产业政策,制定产业制度的时候,应该想到严格地保护著作权,我们提一个改编权,其实就是提一个保护和尊重原创、首创的权利。
 

  [张抗抗]:看着很艰难吧,我相信事情都是在变化当中,我希望有关领导真正来研究这个问题时,把它提高到建立激活全民族的创造力上来认识,它本身的价值所在,就决定了我们要为它付出,坚持不懈地努力。
 

  [王兴东]:奖项增加或减少,这个回答是不负责任的,政府工作报告去年这么做,今年还这么做吗?不可能,要变化,比如说公民的权利,过去是四项,今年增加了公民一项权利,选举权,我们说你这个奖发了半天,增加一个最佳编剧改编奖有什么不可以,如果这个颁奖是为了一个时髦的演出,叫演员都演去;但是你这个不是为了刺激创作、繁荣创作吗?,创作之根、之本、之源在文学,所以说你设计一个文学奖,表明了你是真正想通过评奖来刺激创作,激励创作。
 

  [张抗抗]:缺了这个奖,它是残缺的。



  张抗抗:保护好文学创作才能创造出新的文化辉煌
  王兴东:没有剧本的繁荣就没有电影产业的繁荣

  [主持人]:虽然说现在我们有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纵观这几年来看,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越来越好,我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呼吁这个事情,也会有更多的读者自觉自愿地来维护这样一个好的环境。非常感谢两位委员说了非常多值得我们思考的事情,接下来还有一个话题就是两会,听完总理政府报告之后,两位觉得与往年相比不一样的地方是什么?

  [张抗抗]:我觉得总理工作报告有一段话讲的特别到位,他说国家发展,民族振兴不仅需要强大的经济力量,更需要强大的文化力量,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和灵魂,是一个民族真正有力量的决定性因素。我们是很赞同的。他说文化可以深刻的影响一个国家的发展精神,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总理这段话还需要我们反复地学习。 

  今天跟我们交流的网友们,我想他们都不会认为我们今天的话题跟他们无关,有兴趣跟我们聊天的朋友,一定是对文化有兴趣,关注文化事业,可能看过我们的作品,对我们有所了解,他们才有兴趣想知道我们在想什么,我们在说什么。从我了解的现在的文学现状来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网友,越来越多非专业人士参与写作,而且很多很多人写出了成功的作品,通过30年改革开放新的一代人成长起来,除了文学专业人士之外,还有很多非专业人士都来从事写作,还有网络上的写作,构成了一个非常蓬勃的一种文化景象。刚才我们讲的权利意识,跟我们大家都有关系。实际上我们要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建立一个有文化的现代强国。
 

  [王兴东]:我参加了三届政协:九届、十届、十一届,听政协报告的时候,没有想到像这次贾主席报告,把《建国大业》这部电影写进去了,《建国大业》贾主席做了两次批示。我看到总理的报告的时候,我一对帐就清楚了,总理说了这么几句话:中华民族不仅能够创造经济奇迹,也一定能够创造新的文化辉煌。经济上的奇迹我们已经创造了,我们还要创造文化的奇迹,我们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电影大国,第一是印度,第二是美国,去年是中国,456部电影,票房从过去的20亿到现在的60多亿,我们国家打碎了所有的进入电影的门槛,电影产业进入了一个旺盛的创造期。
 

  举一个例子万达房地产有限公司,华谊兄弟公司。我去年创造了一个《建国大业》,由于制作部门的宣传和运营创造了4.2亿,像这样一个主旋律的片子也能够创造4.2亿的票房,今年我又创造了《辛亥革命》的剧本,也准备今年投入拍摄。除了宣传我们核心价值观的作品,同时还要通过文化构筑人民这样一种情感,尤其达到海峡两岸、全球华人共同的精神家园,总理说到这样的话,一个国家不能失掉精神家园,文学家的责任和剧作家的责任都是一样,打造我们民族的形象。我们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历史,美国买了一个故事,拍了一个《功夫熊猫》创造了9亿美金,面对这样宝贵的文化资源,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所以我们要重视原创,我希望国家能够高度重视剧本。我这次带来的提案就是没有剧本的繁荣就没有电影产业的繁荣,《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促进法》的一次建议,建议他把剧本著作权设定为法定内容,因为它是八章八十四条,里头连摄制组应该怎么样封闭性管理,防火都写进了法条,但唯独没有写进剧本著作权这一章。
 

  剧本著作权,首先是剧本的授权制度,原作的授权和改编的授权关系制度,对深入生活创造剧本的奖励制度,另外,保护剧作家和原作家的署名权等必须写入《著作权法》。没有剧本什么电影都往后。
 

  [张抗抗]:我相信我们有很多好的电影是直接从优秀的编剧产生的,直接写成优秀的电影剧本。但是,同时我也要强调,我们这些文学工作者,实际上跟优秀编剧一样,非常努力的在调动所有的智慧和才华,创造性的,不断地创新地在写作文学作品。所以我也要为我的文学同行们说几句公道话,如果全社会不好好地保护,就像长江的一个源头一样,不保护好这个水源的分配,就是它的创作激情不被污染,不被侵害,让它一直奔腾入海,这样才能创造出新的文化辉煌,也就是说这个文化辉煌是怎么来的呢?这里面有很多的重要的组成板块,而文学创作这块板块长期以来都忽略了,至少是被影视、戏剧这方面所忽略,我觉得到了应该要好好矫正的时候了。
 


  张抗抗:将来电子阅读器可能一部分替代纸质图书

  让每个人最快捷读到自己想读的书是我们的责任

  [主持人]:说到文学创作,两会前夕,温总理第二次和网友交流的时候,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读书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我想问一下二位对读书怎么看待?

  [张抗抗]:读书是很根本的一件大事,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就是讲耕、读、传,过去在民间一直是重视读书的。目前的现状,我觉得可能读书的方式会改变,因为我们会看到纸质图书的销售量逐渐减少,因为网络的比例增加。但实际上总体来讲,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素质还是正在进步和提高当中,我们会看到很多人在打游戏机、娱乐,可能花很多的时间从事非读书的活动,但我觉得大多数人都在努力读书,包括电子阅读器出来以后,将来电子阅读器可能一部分替代纸质图书,所以阅读工具会变化,但是全民的阅读是在提高的。

  不能够抱怨说因为图书现在卖得少了,被网络分走了大量的读者,这只是我们的阅读习惯和方式在改变,但是我相信阅读的人其实是在增加,阅读量也在增加,何况我们现在能够提供给读者阅读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非专业人士也写书、专业人士也写书,我们还要推荐好书,这中间有一个误差地带,使好书不能够真正到达读者手里面,这是媒体和相关机构人员都需要做的事情,使每个人能够最快捷读到自己想读的书和最需要读的书,也是我们的责任。 

 王兴东:读书是要接受先进的、传统的、最优良的文化知识


  [王兴东]:人脑和电脑都有一样的功能,就是得先有输入然后才能输出,你不能大量的吸收别人的东西就没法输出,所以作为作家要多看,我要写《建国大业》,需要看大量的书,把别人的直接经验化为自己的间接经验,这是一个人的智慧。作为一个国家,如果不大量地吸收国外的、文明的、先进的制度,没法创造自己民族的形象,这是从国家战略意义上说。所以总理说要继承我们民族的好的优良文化传统,同时要借鉴世界文明的东西。 

  读书是要接受先进的、传统的、最优良的文化知识,你才能去创造,没有吸收就不可能创造,作为一个创造的民族必须是一个学习的民族,所以说总理还是高屋建瓴的谈出这个问题。比如我现在要维权,我这本小书(《著作权法》)走到哪儿带到哪儿,打官司我得用,上火车也得翻。看到网络,我还知道剧本还受网络的传播权,你不读这个东西就不懂。所以说,现代社会进入了不光是你自己的直接经验,同时要把别人的直接经验化作自己间接经验,作为一个文明的人才能推动一个社会的文明。
 

  [张抗抗]:现在比较遗憾,我们很多人会把时间浪费在游戏、麻将上,有时候觉得很可惜,因为一个不读书的民族是很悲哀的,一方面我们写作的人对自己的要求是能够写出更多的好看的书,让人愿意去看,但是也希望我们的网友,也能多给我们这些创造文化产品的人多一点支持,也希望他们能够积极地来关心图书。
 

  其实我们每天的阅读量很大,熬夜,因为要读很多放不下的书,所以兴东委员说首先要输入才能输出。我这次还有两个提案,都是关于著作权保护的,还有一个提案是关于加强网络著作权保护的提案,因为现在网络发展越来越快,现在有很多网络文学,网站和网站之间的问题,搜索引擎带来的一些问题,这个我也都有一些建议。还有一个关于加强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的提案。
 

  张抗抗:将网络文学纳入“鲁迅文学奖”是作协很大的进步

  王兴东:文学不能在内容和形式上守旧,要看最后的效果

  [主持人]:说到网络著作权,我忽然想起一个比较热点的话题,比如鲁迅文学奖也把网络文学纳入评选的范围之内,这个问题一出来争议也很大,二位嘉宾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
  
  [张抗抗]:这实际上在我们作家协会上,已经有很多作家议论这个问题,网络文学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它是一个事实,而且它正在以更强烈的力度在发展,所以很多作家朋友们都呼吁要关注网络文学,不能说我们对网络文学视而不见,去年奖励了10个网络作家,现在已经成为非常优秀的作家,网络只是一个运载工具,并不是说网络上写出来的作品都是带洞的,网状的,不可能的,文学不会有太大的区别,网络表达会更自由一些。 

  [主持人]:纳入评选的标准之后,评选标准会不会调整?


  [张抗抗]:我认为这次作协有这样一个新的举措,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可能有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见,这也很正常,在我看来是个好事。我们讲了很多年了,一定要关注网络文学,不要无视它的存在,它是一层一层评选,最后进入鲁迅文学奖,我相信它是一个好作品,这是我们今年作家协会很大的一个进步,它是以更开放的姿态来创造文化奇迹,所以我很高兴有这样新的变化。 

  [王兴东]:从事文学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在内容和形式上守旧,这是文学的本质。怎么评价一个医生,看他的效果,无论是网上的还是纸媒的,关键看效果,效果好就得给人家奖,没有二话。他的作品出来以后,社会效果影响很大,读者接受的很多,他的文学形象创造出一个成果,如果他能创造出一个Q”这样一个形象,如果他能够创造出一个变形金刚的形象,我们不仅给他重奖,还要给它投资。
 

  [张抗抗]:近年来网络文学评奖已经非常普遍了,而且规模也非常大,各个大网站,文学网站等等每天都要进行大量的文学评奖,这个已经成为共识了,在网上产生出好作品,产生新作者。中国作家协会在今天这样一个形势下,能够有这样的变化,也很不容易。现在把这个门打开了,从鲁迅文学奖开始,所以我们很高兴,把门开还了,欢迎好作品,欢迎新作者,对中国作家协会来说,这一步也不是那么容易走出去的。
 

  [王兴东]:我没有想到网上很多人看剧本,作家写作品的目的不是孤芳自赏,主要我们想告诉大家一种感受、感知,网上评奖很好,我们拥护。
 

  [张抗抗]:现在已经打开这扇门了,现在网络作家也可以入会。
 

  [主持人]:确实,作协这两年变化很多,我相信很多网友非常乐意看到这样一些变化。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本次访谈就到这里。再次感谢二位委员做客人民网,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下期再见!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