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越剧男班老艺人琐忆琐谈
7/13/2010 点击数:1562

越剧男班老艺人琐忆琐谈

(无名)

  在女子越剧登场之前,“绍兴戏”最早也是清一色男演员,这与话剧前身文明戏情况颇有相似之处。女角色通常也由男演员来扮演。欧阳予倩、李叔同早年从日本留学回国,成立《春柳社》,都男扮女装演过坤角。欧阳前辈扮演过宋代名妓李师师;李叔同,即后来投身佛门的弘一法师,也曾扮演过《茶花女》女主角玛格丽特。因为那个时代,封建残余阴影仍还笼罩着华夏大地。否则京剧四大名“旦”怎么会都是男的呢?

  越剧男班演员,本人有缘认识两位:一位是张小林,一位是吕茂洪。吕茂洪先生就是唱小旦的。二位前辈均是出新越剧团创始人之一。邵文娟、单林英、谢毓敏、王翠英等一大批演员,严格讲都是他们的弟子。我也是通过吕茂洪先生的介绍,认识了出新越剧团指导员刘学孟同志的。剧团的指导员,相当於支部书记,领导。刘学孟同志是南下老干部,幼年学过河北梆子,对戏曲是实足内行。而张小林、吕茂洪待人诚恳热忱,并没有对我这个半瓶醋的毛头小子有丝毫轻蔑之意,尤其是吕茂洪先生,和我成了忘年之交。我也不知天高地厚,还为他改过一部名为“蔡……”的出新当家传统戏,只是来不及演出,“写十三年”现代戏浪潮就席卷而至。后来,刘学孟同志出了个点子,要我与出新的导演赵羽先生搞一个反映巨鹿路菜场劳动模范事迹的剧本。那已是文革前夕的事了。后来越剧院朱铿导演捷足先登搞了出“菜市春”(?剧名有些记不清了)。此事也就中途夭折。

  再相聚,四人帮已经呜呼哀哉了。那天,虹口区文化馆越剧队正在彩排“黄道婆”。剧场内,刘学孟同志高呼着我的名字向我走来,说是找了我好长时间了,当即约我到他家一叙。

  我当时也猜不着为了何事,只感到劫后重逢,倍觉亲切而已。想不到一去见面,他脸上并无喜悦之色。一经攀谈,方知为了恢复出新越剧团之事正在烦恼呢。南市区恢复了大公滑嵇剧团,按当时的政策,出新“出线”无望,他为出新成长,付出过多少心血,眼睁睁看其不能起死回生,他心有不甘呐。最后他下了决心,对我说:“我从文化馆拿3000元钱出来,你邦我搞个戏,我去找文化局申请!一定要让它批下来!”我说:“人呢?”是啊,演员呢?邵文娟、单林英(出新原团长),还有一个颇有潜质的青年小花旦都借给了卢湾越剧团。剩下没几个,都在豫园商场当营业员,也挑不起大梁。他说:“这你就甭管了,找个角色少一点的戏,赶快写出来再想办法。”

  那我就想办法吧!於是从元曲选中挑了个喜剧《玉清庵错送鸳鸯被》,化了一星期草草改成急就章。一个赶考的秀才张瑞卿、一个罪官女儿李玉英,一个丫环,一个想吃天鹅肉的单员外、一个不务正业的道姑。还有两个没啥台词的巡丁。一共五个角色两个龙套。角色够少了吧?取名叫《状元寻妻》,实足是出无厘头喜剧。

  刘学孟将已在工人俱乐部落户的导演赵羽找了回来。赵羽毕业於上戏表演系,后又在上戏编导培训班进修。他为人忠厚,尊师重道。他的老师万之,文革中饱受迫害,在其最困难的时候,一些“友好”学生惟恐避之不及,他却三日两头往老师家中跑。代为做些能邦得上忙的杂役之类的琐事,竭尽师生之谊。《状元寻妻》也蒙万之先生逐条逐段提了许多宝贵意见。须知,一位戏剧学院主任级别的老师,著名大导员,当时被贬至区文化馆当个馆员!杨华生老师曾说过,上海只有两个导演他最钦佩。一个是南薇,另一位便是万之先生。

  戏出来了,演员却要不回来。还是南薇出了个主意,找来合肥市越剧团主要范派小生演员沈琴飞。原来合肥越剧团一大部分青年演员,都是南薇、韩义五十年代办的一个小科班的学员。现在说《筱丹桂之死》的著名评弹演员刘敏,即小刘春山胞妹,也在这个科班学过越剧。主要小生有了,主要花旦就从豫园商场调来王翠英。

  王翠英唱的腔调有点像新老交替时的味道,娓娓唱来,韵味实足。其实上海所谓流派,远远不止“钦定”十余种。以旦角为列,不仅仅有个张云霞,飞鸣越剧团的李蓉芳,出新的王翠英,上一辈的小白玉梅,唱腔都能自成一格,非常委婉动听,只可惜无人去发掘整理而已!

  彩排是在年三十夜那天举行的。谁知效果一点都不出来。该笑的地方,观众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和刘学孟同志除夕之夜,转辗反侧,几乎通宵未曾合眼!须知当时的3000元钱不是个小数目,万一失败,不好交代。还是赵羽沉得住气,非常自信的宽慰我俩:“戏还没扣紧,戏熟了,效果一定会出来的!”果真如此,初一早场在老西门中华大戏院开演,从头到尾,笑声掌声不绝於耳。一炮打响,连演三月。三角一张门票,据说赚了三万!即便如此,出新指导员还是难挽狂滥。出新死局已定,成了这位为戏曲事业呕心沥血终生的领导刘学孟同志终身遗憾。

  出新越剧团的男班老师,除了张小林、吕茂洪,据说湖州的嘉兴越剧团的团长,也是最晚一批男班演员。那是付男女合演的剧团,当时,金华专区、浙江省团也是男女合演的。这里我还想提一提浙江一位著名作曲家周大风。他是谱写“采茶舞曲”的作曲家,为浙江男女合演的越剧作出过巨大的贡献!是他创造了浙派越剧独树一帜的风格,这是一个大流派,是不该被遗忘的!越剧发展尚须开拓新的题材,尤其是贴近生活的现代戏,仍是个广阔天地的疆域!浙江不能半途而废,前功尽弃。这不仅对男女合演这个形式,也是对像周大风同志那样为之付出毕生心血的耕耘者而言,也是极不公平的。我希望越剧男女合演这朵奇葩,不要功亏一蒉於我们这一代。我想这也是张小林、吕茂洪等老前辈们所不愿见到的。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