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 主教转身,奸相露脸——《山河恋》中老生戏份不弱
11/14/2010 点击数:1375

           主教转身,奸相露脸

 

    ——《山河恋》中老生戏份不弱

 

          (无 名)

 

戏剧矛盾总是有两个对立面构成,一正一反,你冲我突,把戏一步紧一步地推向高潮。作谓“无丑不成戏”,老祖宗琢磨出的戏剧原理,正符合这个朴素的戏剧辩证规律。

 

《三剑客》的矛盾对立面,一个是以路易皇帝与皇后为代表的“王权”;一个则是以红衣主教为代表的维护“政教合一”既得利益的中世纪旧封建保守势力。将路易十四时期故事搬到春秋战国时代来敷衍,首先在中国历史上,任何宗教都没有在政治上形成一股与王权抗衡的势力过。主教引退,奸相取而代之,是必然的选择。

 

再则,十姐妹中还有几位当红的老生演员:徐天红、张桂凤、吴小楼,尤其是徐天红前辈,扮相俊美,又有一付极县穿透力的金嗓子,当年无线电里天天都听得到她那响遏行云的唱段播放。於是徐僖公、黎瑟、屈廉……一个个鲜活的徐国君臣图,纷至沓来浮现在越剧历史的舞台上,再也无从抹去。

 

塑造最为深刻成功的当属奸相黎瑟。他与宓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而且袖里玄机,谋略过人,把好端端的一个国家,搅得家破国亡。

 

奸相黎瑟好色贪财,对王后早存非份之想。他色胆包天勾引王后,遭到绵姜严词训斥后的一段对话,非常有戏可看,黎瑟的淫荡、野心,以及他对审时度势拿捏得如此精准,寥寥数语将黎瑟的卑劣性格刻划得如此入木三分,尽可与原作的人物原型红衣主教相媲美,丝毫不会比其逊色。

 

  瑟:娘娘言重,娘娘言重!

                君臣名份本无定,

                  乱世豪杰皆可称雄!                        

                  江山易主寻常事,    

                  风水流转说不准!

                  我虽为相国却有权柄,

                  到那时,泥鳅翻身登龙庭!

                  你何妨脚踩两头船,

                  永葆荣华享不尽。

            (戴赢上。

  姜:黎相国,你好大胆!如此大逆不道,欺君犯上之言,若被大王得知,难道你就不怕身首异处,株连九族吆?

  瑟:哼,哼。真是迂腐之见,迂腐之见。大王连年征战,国库早已耗尽。仍是笙歌美酒,沉溺后宫,不问朝政,不恤民情。徐国气数已尽。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娘娘也该未雨绸缪,早作抽身之计。我冒然自荐,也是一番美意。

  姜:好一番美意!

               久闻说,狼披羊皮欺蒙人,

                 今日你,自剖心迹显原形。

                 只道你,谄谀惑主是佞臣,

                 却不料,你磨刀霍霍藏祸心!

                 我与你上殿去面君,

                 为徐国除去一祸根!

  瑟:唱       我好心落得驴肝肺,

                 也怪我对你用情深。

                 大王对我多信任。

(白)你将我刚才所说之言,告之大王,大王会信以为真吆?我这个大大的忠臣,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之言吗?满臣文武,谁会相信?到那时,大王非但不会降罪与我,倒是你呀!

      自取其辱害自身!

(白)不信你试试看!我与你一起去面君!去呀!去呀!

姜:……

 

当黎瑟将王后与曹柏御园私会之时禀告徐僖公时,徐僖公将信将疑,犹豫不决,黎瑟趁机进谗:

 

徐僖公:唔!

              曹国臣服已有年,

                公子柏,又无逆迹与罪愆。

                吊民伐罪应有过,

                师出无名理亦偏。

                更何况,绵姜自膺后庭选,

                行止一无失捡点。

                若是无端将曹国灭,

                岂不令,诸侯寒心,王后生嫌!

  瑟:大王!

              公子柏,与绵姜娘娘曾相爱怜,

                昔日里,山川人物,思也难免。

                那曹柏,阴谋复国心未死,

                如虎狼夜伏,伺机等待风云变。

                昨夜晚,他不辞千里来京师,

                私闯御苑,必有苟且与隐患!

徐僖公:什么?

              公子柏,潜入宫禁谁曾见?

  瑟:唱      卢嚭跟踪在后面。

徐僖公:唱      是否将他来擒获?

  瑟:唱      此事只须去问屈廉!

 

黎瑟爪牙卢嚭既然发现公子柏潜入禁苑,为什么不擒获?於是宫庭之上奸相与司马屈廉争执起来,听说是司马麾下百夫长私放奸细,即命申息、钟兕当庭对质。申息和钟兕玩世不恭的游侠个性,又有了充分发挥的机会,这段戏虽似毫不经意轻描淡写数笔,但对申息和钟兕的形象塑造,却是一笔有力的勾勒:

 

徐僖公:卢嚭,你见到公子柏,私入禁宫?

  嚭:是臣所见。

徐僖公:为何不当场缉拿?

  嚭:我正要将曹柏捉拿,被这两个胡纠蛮缠,一会儿就不见了奸细踪影……

  息:卢将军!

             你闭着眼睛说瞎话,

               真是个,弄虚作假大行家!

               你说有奸细闯宫禁,

               为何当场不擒拿!

  嚭:不是你来打混仗,我早就将他缉拿归案。

  息:他是谁?谁是奸细?

  嚭:奸细公子柏,你们难道没有看见?

  息:看见什么呀?

             只见你,一人伏在廊沿下,

               鬼鬼祟祟学狗爬!

               若不知,你是黎相大管家,

               我早就将你来拿下!

  嚭:将我拿下?我又不是奸细,凭什么将我拿下?

  兕:唱     想当时,星已稀,月已斜,

               宫楼更鼓已敲三下。

               你私闯宫禁为那般,

               难道说,你顺手牵羊牵到帝王家?

  嚭:你们血口喷人……

  息:大王,你看他耍无赖,他夜闯禁宫,其罪非轻,还编造出一个无影无形的奸细倒打我们一耙!大王,你可要为小的们作主!

  廉:大王有道,明察秋毫。百夫长昨宵巡视宫庭,敢与将军抗衡,严守职守,不怕权势,足见英勇可嘉!大王还宜论功行赏,方显得大王恩威有加,赏罚有序。

 

徐僖公稀里糊涂赏了申息、钟兕“黄金四镒,白璧一双”!他们马上去了无寿酒店寻欢作乐去了。但黎瑟并不死心,屡屡谗言挑唆,挑得徐僖公疑心疑惑,终於作出决定:

 

 

徐僖公:爱妃呀!

             我本无意将你逼,

               也怪我,国事烦忙忘晨夕。

               常言道,黄金有价玉无价,

               明珠犹可胜玉璧,

               珠凤钗乃是稀世珍,

               戴上它,足令百花无颜色!

               寡人寿诞举世庆,

               王家体面,你休忘却!

 

这里顺便再补述一段,《山河恋》之所以“有看头”,那怕你《情系山河恋》唱遍三大洋、五大洲,人们还是会深深地怀念老《山河恋》,这不仅仅是有个“越剧十姐妹”而已!《山河恋》的文学价值是不容忽视的。南薇对申息、钟兕侠士的成功塑造,起了关键性作用。他们既是中国式古代英雄,又与大仲马塑造的三剑客形象,行为处事、游戏人间、举止谈吐,个性风格,如同一辙。异曲同工,神似到栩栩如生程度,可以说是中国戏曲改编西方古典文学极为成功的凡例之一!为什么越剧界的阿姨们至今不愿承认这一个摆在眼面前的事实呢?!

 

    由於当年参与义演的名角众多。分给每个角色的戏的份额不免打了折扣。申息、钟兕在捉放公子柏、与黎瑟亲信卢嚭遭遇,双方剑拨弩张,颇像三剑客中侠士格斗场面,区区一个过场戏,编导也没有忘记人物的性格刻划。且再看这一小节戏:

 

(费緹与卢嚭激战,但也敌不住卢嚭的凶猛。曹公子仍陷于危境之中,当费緹一个闪失,被卢嚭从背上一掌推开时,卢嚭又迅忙反手用刀击去了公子手中的佩剑,当头一刀劈去。戴赢以身相掩护,正千钧一发之际,恰逢两个将军——钟兕与申息经过这里,便挺身而出,干预其事了。

  兕:住手!

       (他一剑震开了卢嚭的武器。

  兕:什么人敢在宫门前吵闹?

  嚭:谁要你来多管闲事?

  兕:闲事?大将军我管管何妨!

  嚭:你放肆!

       (他一刀砍去,又被钟兕轻易弹开。

  嚭:啊!

  兕:啊?再来呀!

       (公子柏欲去拾剑,也被钟兕阻隔开。卢嚭趁机提刀欲从背后砍伤钟兕,却被申息挡住了。

  息:咳,咳,咳,背后偷袭,太不要脸皮了吧!

  嚭:我把这这两个莽汉,坏了我的好事!你们到底是什么样人?

  息:禁军百人长,申息!

  兕:禁军百人长,钟兕!

  嚭:既是禁军,就该与我捉此奸细!

  息:谁是奸细?

  赢:他不是奸细!

  兕:不是奸细?那他是何许样人?

  赢:他是……

  緹:他是曹国的公子!

  赢:娘娘的表兄!

  兕:喔,那是大王的亲戚!

  息:(对卢嚭)我看你才象个奸细!

  嚭:我是卢嚭,卢嚭,卢将军!

  息:卢嚭?哈,哈,哈……卢将军应该高大魁梧,而你獐头鼠目,不像,不像

  嚭:你……

  兕:哈,哈……

  嚭:你笑什么!

  兕:我笑,笑你慢说把黎相国的走狗搬出来……

  息:你就是把黎相国亲自搬出来,我们也信不过你。你实在不像什么大将军!

  嚭:你大胆!敢与我去面相?

  息:面相?就是面君,也不怕你!

  嚭:走!

  息:走就走!

  嚭:我要你的好看。

  息:不定!谁要谁的好看,还说不定。钟贤弟,我陪他走走,即刻就来!

        (卢嚭急急领路,申息从容随后大步走去。

 

所以可以说《山河恋》在越剧历史上的诞生,编导南薇和韩义确是功不可没的,尤其是南薇导演的功绩,四十年代用“单篇”串戏的是他,八十年代回忆复原的主力又是他!谁想篡改历史,把《山河恋》成功的花环直往自己头上戴,企图目的不是昭然若揭了吗?而且不顾一切扼杀《山河恋》,决不容忍它与越剧观众聚首。越剧百年华涎大礼,硬把破土而出的春笋,压它个严严实实,不允许《山河恋》展枝长叶!若干年后,有人再回首这段往事,总有一天会是非分明,还《山河恋》一个公道。

 

前些日子,【南薇剧社】转载了其它网站一则短讯。有关虹口越剧团排演《山河恋》一些资料。该网站屡次告之不愿被转载,故原文已撤。其中有一段这样写道此剧由南薇先生编导。当时,南薇先生认为,别的剧团很难演出《山河恋》这样的群体戏,但虹口越剧团则不是。虹口越剧团在当时有着老中青三代演员(以陆先生[锦娟]、李蓉芳、朱慧芳为代表的老一代,以丁育之、尹美娣等人为代表的中间一代,以及青年一代),有着足够的实力上演这出戏。”我想这段话是可信的。因为当时南薇刚恢复中国作家协会会藉,能加盟虹口越剧团,又能与老友韩义、金笳再度联袂合作,是件来之十分不易、理应珍惜的机会。他上戏心切,退而求其次,让一个区级剧团上《山河恋》,总比被封煞好。也由於年事已高,岁月不饶人,时间紧迫感迫使他只能用如此口吻来说服剧团来排他的《山河恋》。其实像《山河恋》这样场面恢宏、角色繁多,而且人人有唱有戏的大戏,让一个区级剧团去排演也够勉为其难的了。应该在整个越剧圈子里海选演员,用最强的阵容来排演,这才叫越剧界的“大团结”!这才对得起广大越剧爱好者对《山河恋》的厚爱!决定权不在剧作家手上,再好愿望也只是个乌托邦!

 

文中还谈到虹口的舞台演出曾作为资料被上海电视台录过像。后又因为“某种原因,此录像拷贝被销毁”。当然再去追究,其实已毫无意义。也没有人有此能耐去追查,即便查下来,定是一团雾水。封煞南薇例子还少吗?不在乎此区区一例。虹口越剧团排演《阿倍仲马侣》这样好戏,到虹口区自己管辖的“解放剧场”去演出,还被一个演出管理员以一句“和尚(鉴真)戏没人看”为由而拒演。该位略有小权者,据说还是个专职编剧!笑话年年有,多说不新鲜!

 

又离题了。书归正传吧。

 

《山河恋》中老生的戏不弱,除了奸相黎瑟,徐僖公、屈廉、费緹、卢嚭(丑角?)各有出彩的亮点,尽够各自施展才华。

 

将《山河恋》作为越剧界真正大团结,完整体现南薇、韩义编导者的创作意图,集江、浙、沪、闽精英共襄盛举,排除干扰共创时代文艺精品,我想这不应该是个奢望!它一定会出现的,就像雨后彩虹一样,横贯长空!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