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 :刘郎何时踏歌来? ——南薇创作《宝莲灯》缘起
11/15/2010 点击数:1034

刘郎何时踏歌来?

 

                                   ——南薇创作《宝莲灯》缘起

 

(无 名)

 

年轻时,看过东方歌舞团一次汇报演出。演出的歌舞节目都是向亚非拉兄弟国家处学来的。有一个印度舞蹈叙述了一位行旅客,路过寺庙,借宿一宵。睡梦中见到佛龛中神女,步下神台,翩翩起舞。醒来时万籁俱寂,一切依旧,他惘然四顾,依依不舍又踏上归途……

 

时隔快近半个世纪,不知什么缘故,那佩环叮咚,神态婀娜,舞姿轻盈,肢体柔软的印度仙女的倩影还时不时浮现在眼前……是印度舞蹈优美动人,还是舞蹈故事引人神往,已经说不分明了。

 

这个印度故事情节绝对与我国宝莲灯故事情节完全相似。印度舞蹈与宝莲灯故事都是如此浪漫,如此诗情画意,一个虚无缥缈中的传奇,一个只有在梦境中才会出现的奇遇。

 

而在现实中,曾经向人们讲述传奇故事的人,他的遭遇就不那么优美动人了。

 

遭遇的开头倒也是充满梦幻般的憧憬。那是在我们共和国开国之初。南薇、范瑞娟、傅全香带领上海“东山越艺社”一帮小姐妹、小兄弟们,北上京城,为中央领导演出了他们的拿手好戏《梁祝哀史》、《祝福》(祥林嫂),还受到总理在中南海的款待。毛主席也专程托人转达了他的意见:“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站立起来当家作了主人。沉香也劈了华山,救出三圣母,有社会教育意义,你们可以搞个戏么……”南薇听了倍受鼓舞,回上海同韩义合作,仅化了三个月,编导了《宝莲灯》,在丽都大戏院公演了。本来还信心百倍要向毛主席汇报演出,但伊兵、袁雪芬抢夺《梁祝》、迫害南薇的“故事”也已拉开序幕。连带《宝莲灯》一道抢。抢手先是“弘英”出面(据说后调去天津越剧团?),后来又归“徐进”所有。脸不改色心不跳,抢掠得真可谓像山大王一样从容不迫!

 

当年南薇听到毛主席的指示,心里是欢欣鼓舞的。回到上海,有没有“鲜格格”地向“东山”同仁们讲过?如今“东山”旧人健在尚多,竟无一人出来讲句实话。人情世故如斯,真令人扼腕。

 

南薇、韩义创作的《宝莲灯》诗意浓浓,最近网上还有知音人,称赞南薇《宝莲灯》唱词雅俗共赏,堪与明清俚曲相媲美。范派小生章瑞虹在她演唱个人专辑中也唱了南薇《宝莲灯》对月思家一段范派唱段:

 

对月思家思何(啊)深
                         
想起了家中意中人(啊)
                         
意中人思也深,
                         
两地相思思不(啊)尽。
                         
思不尽对月问,
                         
君也问来卿也问,
                         
君问卿可相思(啊)君,
                         
卿问君可相思卿。
                         
相思人对相思月,
                         
见月如见意中人(啊)
                         
曾记得与桂英初成(啊)婚,
                         
阑闺香暖对红裙。
                         
那珠灯遥遥在前引,
                         
伶俐的婢女扶了卿。
                         
还记得我叫你卿卿,
                         
你不答应,
                         
嫣然一笑百媚生。
                         
说道是啐!谁是你的卿,
                         
就是你的卿,也不许你唤卿你若要唤卿,
                         
等你得功名,荣耀归来再唤卿(啊)
                          
还记得别考那年送我(啊)行,
                         
猛然间想起了桂英别后情。

又听说前些时候,上海越剧院一些青年范派小生提出要演南薇原版《宝莲灯》,未获同意。

 

南薇、韩义创作的《宝莲灯》究竟有那些特色,至今还令人缅怀?

 

正如那位网友所言,《宝莲灯》的语言特色确有明清俚曲清新俚俗,又不失风雅的格调。如果你读过《吴骚二集》,一定会被这些无比沁人心脾的明清时代的流行歌曲歌辞所打动,甚至看得你会爱不释手。它俗得接近露骨,但并不三俗,风格类似“对月思家”,完全是性情之作。可惜我总想买一册《吴骚二集》,总不见任何一家出版社有出版信息。不要也被归属三俗,禁止出版。

南薇、韩义创作的《宝莲灯》,还塑造了一个形象,就像《祥林嫂》中卫癞子一样,凭你梁上君子手段有多高强,总有一点会破了饺子露了馅,《祥林嫂》中的馅是“卫癞子”,《宝莲灯》中的馅,即是圣母贴身侍女“灵芝”!灵芝这个角色,说来还有个来历呢!在此以前任何地方戏,或许有演出《宝莲灯》的,但侍女“灵芝”的名字恐怕是难以见到的。等二郎神将妹子压在华山脚下,接下来南薇为圣母侍女添了很多戏,给她取个名吧,韩义脱口而出,“叫灵芝”吧。南薇马上说:“好!就叫灵芝!”“灵芝”就是这样漫不经心由南薇、韩义独创出来的!弘英、徐进在剽窃《宝莲灯》时,又像袁雪芬偷《祥林嫂》时,忘了鲁迅小说《祝福》中没有“卫癞子”这号人物,偷的时候顺手牵来,结果成了贼赃,是同一道理!常言道捉贼捉赃!随她(他)怎么狡辩,只要将“卫癞子”、“灵芝”两人的来龙去脉说说清楚,就不再封赠你个“空空儿大奖”!

 

另外,南薇、韩义创作的《宝莲灯》,还塑造了一群“铁精”,“祗因华山神铁成精,扰乱天界,现被神灯镇压山底……”,灵芝盗了神灯,顺便释放这群“铁精”,后来这群“铁精”,帮沉香“掘出神铁,铸成大斧……劈开华山,救出母亲”立下赫赫战功。这一情节产生,似乎也打上了时代烙印。50年代有一首唱遍大江南北的名曲:“我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铁精”的构想可能由此而来。用现在眼光看,又是一个好创意!让“铁精”们在炉火熊熊中跳起“街舞”,再配些衣衫单薄的灵芝妹妹们伴舞,让迈克·杰克逊式的人物来个领舞,哇煞,当代大导演们,南薇为你们留下了用武之地,这个创意有没有时代感?是不是可以助你火上一把?哇煞,帅呆了!你听“铁精”们在爵士乐的伴奏中唱着呢:

 

人力胜天自古云,

沉香铸斧救母亲。

万年神铁火中炼,

千锤百炼下苦心。

…………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