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文霞:父亲作曲《东亚之光》电影胶片浮出
1/26/2011 点击数:2498


 

父亲许如辉作曲东亚之光》电影胶片浮出

(许文霞)

   电影《东亚之光》胶片浮出人间!我已听了那么一小段,虽不怎么过瘾,但终究离观赏整本电影,为期不远,很高兴!

   自《东亚之光》1940年在重庆诞生,1941年国泰大戏院首映后,讨论、影评、入书,热度一直不退,这是上海联华影片公司老臣何非光去大后方后的力作!该影片的非同一般,在于它是抗战时期的一部即时反战影片,对激励士兵士气,自然起到强有力的宣传鼓舞作用。且影片中的日本兵,是由追悔参战的日本战俘亲自扮演,现身说法,这在世界反法西斯电影史上绝无仅有。1949年后,因该片的民国和国军背景,电影胶片便在北京电影资料馆打入了冷库。47年前的那场文革运动,《东亚之光》还被视为问题影片,影评家们对此更禁若寒蝉了。直到近几十年前,国内电影研究新秀才开始重提《东亚之光》,研究它波澜起伏的命运和重新予以定位。因国共两党仍处冷战思维,要研究,别人可以不提,编导何非光那是绕不过去的,可是何大导当时头上尚有一顶莫须有的“反革命份子”帽子未完全摘掉,兼二十年无业,所以研究者如陆弘石先生,是把文章送到香港才发表的。但何非光原籍台湾,后来还是占了点光,身份逐渐从“反革命”变成统战对象,晚年采访座谈颇为忙碌,最后台湾电影界首先为他出了本专著,时间是千禧年,内详细介绍了《东亚之光》,至此可以这么认为,两岸三地都进入了该影片的研究,很多人想一睹影片真貌,各地师承研究者前仆后继地接力寻找胶片,但渺无着落。最传说纷纭之点,电影的第一本已与日本出品的同名纪录片的第一本掉包了,但掉包而来的纪录片又从未见放映。再说,第一本掉包了,那第二本第三本呢?这是连何非光1997年故世前也没有见过,所以多数人认定《东亚之光》电影拷贝其实已绝迹了。

   我之知道《东亚之光》,是2000年。那年四月,我回上海老家寻找父亲(许如辉)的资料,见到一本练习本,薄薄的样子,很不起眼地夹在书橱的图书里,抽出来一瞧,封皮是穿红衣服的江姐,傲然挺立在红岩上。尽管先前从未见过,一看就明了,这是文革时期学生使用的文具本。打开一看,还不是一般性的记事,而是父亲的文革“交代”,按事件写就,对方认为该重点批判的,就写上一大堆,譬如重庆大同乐会。我父亲这种看似不当回事的处置方式,其实是最好的方法了,他不想让这本“交代”让家里人看到寒心,也不想把它销毁而是保存下来,想是哪天有用还要翻翻。父亲这代民国文艺人,久经沙场,吸足了自由的创作空气,浪漫的严肃的朋友,志同道合结识了一大群,编剧、导演、艺人、音乐经纪人……,彼此合作,作品也多!别看他后来写“交代”,其实写的是半部文艺史,重要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成群结队地朝外涌!不象我,若要记事,就是报流水帐!父亲这本小册子里,就有几页,密密麻麻,事关“文艺创作和活动”,按年月排列。其中1939年2月,记有“《东亚之光》,何非光,(史东山)”。这里父亲把年代记早了一年,何非光是主创成员,史东山为何用括号围起?曾经是导演?接下来,1943年,父亲记有《屈原》,郭沫若,(应云卫),也有括号。但应云卫确实是该剧的导演。父亲曾记有:我为郭沫若的话剧《屈原》、《棠棣之花》多次作曲。”作曲且还多次,很令我吃惊。他还特别注明“为《屈原》作曲,是承蒙导演应云卫之邀。”我在其它遗稿上,也见到父亲为《东亚之光》作曲的记载:

   “我在抗日战争期间,为《东亚之光》电影作曲,导演何非光。我为这部电影写过曲子,是在“中国电影制片厂(重庆)写的,用‘许如煇’本名所写。”  —— 许如辉,1966年8月31日

   过了两年(2002年),我在上海与何非光的儿女何琳和何大伟见上了面。可惜,他俩不知道作曲是谁,他们的父亲该知道但已故世。那场见面大家心情都很郁闷,但相互打气,一定要把父辈的业绩和冤屈整理出来。线索断了,因我对《东亚之光》太过于陌生,所以就搁置了。

   再度引发我寻找激情的,是2005年。那年六月,上海影视文献图书馆,上海虹口区文化局,为父亲举办了《电影百年,作曲家许如辉95周年诞辰纪念座谈会》,出席嘉宾中有位年近八十思维极活跃的老人,她就是蓝为洁、汤晓丹电影导演的夫人,专为不平之事伸张正义。蓝女士介绍正在为《东亚之光》的摄影师罗及之写传,看到一位叫“子都”的评论:“《东亚之光》的摄影和音乐配合得好极了。”她就查这音乐是谁写的?当时在重庆的大音乐家贺绿汀、刘雪庵、瞿维多着呢,到底是哪一个一点珠丝马迹都没有,找来找去找不着,也不能随便按一个名字,结果才晓得一个许如辉,以前根本就不知道。

   去年夏季,何琳告知,我父亲在重庆与何非光还合作过另一部电影,她还说《东亚之光》电影胶片有眉目了,搜弧网上有介绍。很为兴奋,但在搜弧里兜了几圈没找到,于是又搁下了。直至最近——

   无心插柳柳成行,我居然闯入搜弧,找到了《东亚之光》老胶片介绍视频!这其实是北京电视科技台制作的节目,搜弧置于网上,而叫绝的是,其实是在重庆发现的!重庆我去过数次,视频里介绍的中国电影制片厂,附近的山岗佛,于佑任题名的抗建堂,以及《东亚之光》首次放映的国泰电影院,我都拍照留影了,所以倍感亲切。我当时就觉得,重庆的陪都八年,留下的文化、军事、政治遗产,蕴涵了极为丰富多彩的内容。重庆各界一直化大力气挖掘抗战文化。可不,抗战影片《东亚之光》胶片的横空出世,就是重庆的骄傲!即如明代青花,鲁迅手稿,《东亚之光》,都可谓价值连城,因为这些珍宝制作的不可复制!

   《东亚之光》的主演有张瑞芳,秦怡,郑君里等,搜弧网上尚没有他们的身影。我父亲的音乐,出现在视频三分之一的地方,音乐不长,挺别致,挺有味道,民族音乐伴奏,主打乐器能听见高昂悠扬的笛声。视频的解说词提到,影片里还有一支歌《游击队之女》,郭沫若写的词(何非光生前接受陆弘石采访时也提到,他就电影剧本去征求郭沫若意见。郭老表示不用看剧本,听一下电影故事就可以。郭沫若听后当场表示,要为电影写一首主题歌),具体不详。如不出所外,《游击队之女》,应由我父亲许如辉作曲!见到如下画面——路标,音乐就幽转起来了:

    下为进入网站的点击图:

《珍品档案》东亚之光 老胶片背后的故事

    据何非光回忆,战时的重庆,一寸胶卷一寸金,电影一般拍摄得像纪录片,《东亚之光》1940年6月完成,耗时8个月。这样算来,1939年11月就动工了。该片长100分钟,胶片浮出,条件成熟,完全应制作拷贝,供怀旧影院放映。

   向艰苦卓绝抗战年代制作《东亚之光》的所有演职员致敬!特别向本文提及的后来遭遇不公正待遇的何非光罗及之文革中被迫害致死,遗体在路边阴沟通道里发现),许如辉至今惨遭司法陷害,维权不成“原告变被告”,戏曲音乐署名权被上海中高院洗劫一空)致敬!

   末了,我还是要借用西哲的一句话,送给以上三位伟大的艺术家:他们的境遇都很悲惨,但有人会仰望繁星!”

   [参考文献]:

   。黄仁编:《何非光:图文资料汇编》,台湾国家电影资料馆,2000年4月1日。

   (2011-1-22完稿)

   -----------------------

   [相关阅读]:

   。许文霞:许如辉与《东亚之光》电影音乐

   。蓝为洁:从抗战电影《东亚之光》谈起

    。戴中孚:电影《东亚之光》第一本,张冠李戴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