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文霞:久违了,父亲沪剧新腔【星火燎原—秋收爆动】
5/6/2011 点击数:1960


 

久违了,父亲沪剧新腔星火燎原—秋收爆动】

(许文霞),2011-5-6

……………………

(沪剧《星火燎原——秋收暴动》作曲许如辉[水辉],1910-1987)

  

今日(2011-5-6)正中午,上海电台“吴曲乡音”播放了《星火燎原》选场。这是我父亲许如辉(水辉)1961年的沪剧音乐作品,上海勤艺沪剧团首演。

   开播,即是《星火燎原——秋收暴动》,我少年时代经常守着收音机细听的曲目,时隔整整五十年了,再度收听,实是别有一翻滋味在心头!

   当年只觉得好听,象广大沪剧迷一样,只记剧中人“陈老师”,记住了演唱者,其他也就实在说不出个道道来,也不曾想过与该曲的幕后功臣——父亲——攀谈攀谈,这本是那么的便捷。父亲他是怎么设计这一唱段的?现在已无后悔药可治,只能在此大胆提出我的听曲新得,与沪剧迷们切磋。

   先交代二则史实。其一,“秋收暴动”是《星火燎原》剧中人陈老师最重要的唱段,当时听起来就觉得舒服、独特、与众不同,实况录音播出的音乐和乐队,烘托得十分雄壮高亢。现在听起来倒更象是室内乐,还发现本唱段伴奏突出的是琵琶,以琵琶领奏,主胡退为次要,这在沪剧中可说是首次如此处理。本段音乐将来改编成琵琶协奏曲,不失为一种民乐演奏的尝试。期待!

   其二,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3月头上,我与父亲合作,举办过一场(除人沪外)王盘声、杨飞飞、王雅琴、汪秀英、小筱月珍等沪剧名角基本到场亮相的“沪剧流派演唱会”,地点是上海杨浦区劳动剧场,上海汽车电器厂承办,事前,我就鼓动父亲安排这段我十分喜爱的唱段,父亲允诺。

   今日重温“秋收暴动”,调儿和音乐依然是那么熟悉,但分明听出,这是我父亲以沪剧音乐为依托,用歌曲的手法,饱蘸热情原创的一首沪剧新曲!

   曲子以萧笛引吹流泻而出,继以琵琶作主打乐器,常规的主胡当头退于其次,葛胡拉出迂回的低音和声、以作协奏……。陈老师以阳挡】开唱“秋收暴收武装队……”,不过父亲在此完全对【阳挡】于以了革新,包括每句唱的前奏过门和甩腔!待第六句“两军会师在井岗上”结束前段,又以革新基本调组织出剩余十八句唱曲,最后,以悠扬柔和的音乐远送,全曲结束。所以,本段音乐,与其说是最新挖出的许如辉的【基本调加音】,还不如说这完全是歌曲化的许如辉的一段新腔!把歌曲和沪剧元素结合得天衣无缝,谁介许如辉之用苦良心?唯许如辉自己也:“我喜爱沪剧,沪剧很能表现现代人物,现代故事。十五年来我学到了丰富的沪剧音乐。”(1968)

   现代沪剧发展至今,有这么一个怪现象:“唱段不好听就骂作曲,唱段听起来舒服就归演员”?这算什么逻辑?不好听好听,都应该是作曲的问题!比如有些主观性很强的大牌演员坚持要唱几百句一次的赋子板,一出戏唱好几次,作曲顺从,观众听得厌烦,责任在作曲!为什么不把好关少唱些?“上一句加下一句”的简单唱式,有什么可多唱的呢?【基本调加音】,才是沪剧唱曲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根本 (沪剧全场音乐不在此讨论之列)此外,根据逆《马太效应》,应把被演员夺走的听起来舒服的唱段著作权,重新夺回来还给劳苦功高的幕后作曲!

   所以,许如辉对沪剧音乐作出杰出贡献的【基本调加音】(复调)的创作手法,那位尝到最大甜头的“叛逆的女姓”杨飞飞,何尝心中无数?她在某次对发向全国的上海《解放日报》名记端木复先生的谈话中,就曾故作深沉,说过如下大实话:“沪剧应该从民间小调中吸收养料,但最后要落实到沪剧这个根上”。看来“杨女士刺激受得深”,离开许如辉为她作曲能留下名段,是再也没有什么其他花头精了。

   毛羽在本唱段中演唱不俗,口齿清晰吐字自然,轻重缓急有序有节,勤艺的主胡之一陈锦坤说过:“毛羽对你父亲非常尊敬”。这礼数,我代父亲收下了,相信杨飞飞之弟毛羽与其姐一样,对“良师益友许如辉”,也是识货的。

【星火燎原—秋收爆动

【星火燎原—秋收爆动】,许如辉(水辉)作曲,1961年作品

许如辉(水辉)作曲,1961年作品

改编:云龙、秀文

主唱:毛羽

伴奏:吴垂伦(琵琶),黄海滨(主胡)

(注:本唱曲可以转载,但必须署上著作权人,否则请自行怯步!)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