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美国界定网络攻击为战争行为
6/1/2011 点击数:1161

美国界定网络攻击为战争行为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01日东方早报


  声称若导致人员死亡、财产破坏或毁灭 美国将使用传统军力还击

  “美国试图建立一种由其主导并控制的国际信息空间规则,可以让其自由地根据自己的判断,对它认为实施网络攻击源头的国家进行打击。中国当务之急是要推动新的有关国际信息空间的行为准则或规范或条约。”

  早报记者 张喆

  


 


  网络上虚拟的美国网战指挥中心工作现场。

  “如果你关掉我们的电网,我们也许会向你的一根烟囱里投下一枚导弹。”美国五角大楼近日得出结论,他国对其电脑的破坏行径可构成战争行为。该结论首次为美国使用传统军事力量对付网络攻击打开了方便之门。

  据《华尔街日报》昨日报道,美国国防部首个正式网络战略的非机密部分将于今年6月公开。该战略表明美国开始初步尝试应对互联网给世界安全形势带来的变化,在这一新形势下,一名黑客对美国核反应堆、地铁或石油管道构成的威胁,可能堪比一个敌国的军队给这些设施造成的威胁。该报告可能会引发人们对五角大楼仍未解决的一系列敏感问题的争论,包括美国是否能够判断网络攻击的来源,以及电脑破坏严重到什么程度就可以构成战争行为。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博士、网络问题专家沈逸告诉东方早报,“美国试图建立一种由其主导并控制的国际信息空间规则,可以让其自由地根据自己的判断,对它认为实施网络攻击源头的国家进行打击。”谈及中国如何应对美国咄咄逼人的网络战举措,沈逸认为:“中国当务之急是要推动新的有关国际信息空间的行为准则或规范或条约。”

  欲等同网战与传统战

  报道称,美国打算借此计划警告潜在的敌人,让它们明白通过互联网攻击美国会有什么后果。最近,电脑蠕虫病毒Stuxnet攻击了五角大楼的电脑系统以及伊朗的核项目,这使得美国再次迫切感到需要开发出更正规的方法来应对网络攻击。2008年,美国军方至少有一个电脑系统遭到了渗透。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美国主要的军火供应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承认成为一起网络渗透活动的受害者,但表示所受影响不大。

  据悉,五角大楼的这份文件分为机密和非机密两个版本,分别为30页和12页左右。3名看过该文件的国防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文件总结道,《武装冲突法(Laws of Armed Conflict)》对网络战和传统战争具有同等适用性。这套法律衍生自各类条约和惯例,后者多年来一直对战争行为以及相应的应对行为起着指导作用。文件接着阐述了国防部对信息技术的依赖,以及为何必须与其他国家及民间产业形成合作关系来保护基础设施。

  美国试图表明,使用网络武器造成的影响和发动传统攻击造成的影响并无二致。按照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计算机安全专家詹姆斯·刘易斯的说法,五角大楼官员现在想弄明白的是,哪种网络攻击会被视为等同于使用武力。

  该报道分析,美国决策者阻止重大网络攻击的最佳方法是,追究那些制造网络武器的国家使用这些武器的责任。这项政策与小布什政府追究外国政府窝藏恐怖组织的责任相似,这曾导致美国开展了旨在让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垮台的军事行动。

  不过在沈逸看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否真的遭到网络攻击有待考证,而美国之所以在此时大肆炒作,目的是“消除国会最后一道闸门的制约,使得美国立法机构能对网络司令部开绿灯。网络司令部在去年要求授权其在全球展开网络攻击,但遭到否决,因为美国国会一些议员认为,有能力向美国发动网络攻击的国家不多,他们完全有能力对美国采取反报复措施,这只会让情况升级。”

  沈逸认为,美国利用所谓的他国网络攻击威胁满足国内政治需要之事由来已久。“1997年美国国家安全局曾进行过一次名为合格接收者的信息站演习,但一些国会议员却借此说美国遭到了他国的网络攻击。此外,还有美国专家在复旦的一次研讨会上披露,美国曾在前两年查到来自中国IP地址的网络攻击,当时美国已开始讨论如何对中国进行反击,但在过程中发现,这不过是两个加州黑客绕道中国对美国机密网络实施攻击。由此可见,美国判定黑客来源,出于自己想象,而非实质。”

  想拉北约一起搞

  《华尔街日报》认为,尽管美国国防官员拒绝讨论潜在的网络攻击对手,但军事和情报官员都说,他们已发现过来自于俄罗斯和中国的攻击。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一份2009年的政府资助报告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拥有自己的计算机专家,他们的职能相当于美国国家安全局。

  英国《卫报》昨天在名为《英国发展网络战武器计划应对网络威胁》一文中援引英国国防部长尼克·哈维的话说,“那些认为西方总在支配和引导网络技术的方向和速度的假设是愚蠢的,中国正在发展现代军队与现代技术。”

  就在5月的中国国防部例行发布会上,发言人耿雁生向记者表示:“当前网络安全已经成为国际性问题,它不仅影响到社会领域,而且也影响到军事领域,中国也是网络攻击的受害者。目前,中国的网络安全防护还比较薄弱。着眼提高信息化能力水平,强化网络安全防护,是军队军事训练的重要内容之一。你刚才提到的有报道说解放军建立了‘网络蓝军’,这是根据训练的需要,为提高部队的网络安全防护水平而设立的。”

  沈逸分析,“美国认为中国是其网络安全首要敌人的源头来自于乔良和王湘穗所著的《超限战》,但早在1994年美国人詹姆斯·亚当斯就曾写过《下一场战争》,预言未来美国在与中国、伊朗等国的对峙中,可以伺机在电脑程序内植入‘后门’,在关键时刻让三峡停工,全国红绿灯失灵。而中国的作者不过是互换了中美两国的位置。美国就此炒作中国对美国构成网络威胁。”

  不过沈逸还是认为,“事实上,不仅是中美两国,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希望客观信息相对稳定,不希望网络空间成为个别国家的工具或少数国家竞争之处。”

  不久之前,美国白宫首次公布名为《网络空间国际战略》的纲要型文件,就日后美国如何应对互联网安全等事务提出具体方案。白宫明确表示,如果未来遭到威胁美国国土安全的网络攻击,美国可以动用军事实力反击。沈逸分析,“美国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以及它试图推动的打击网络犯罪公约,都是希望其本身占据主导权,让美国具备威慑力和发动威慑的权力。而中俄这样的大国不可能跟着美国或欧盟后面走,中俄希望大家都能坐下来,共同谈出一个新标准。”

  沈逸说,“我此前就认为,美国在成立网络司令部之后,第二步就是拉北约成员国一起搞,这几年他们已经开始了实质性合作,只是没有向外界披露具体名称罢了。一旦时机有变,美国就能援引北约的第五条款,在网络空间行使集体防御权。”目前,北大西洋两岸似乎都在刻意强调,“北约各成员国目前尚未就网络攻击事件展开过会商”,而指导传统战争的武装冲突规则的《日内瓦公约》等一系列国际协议,尚未涵盖网络战。

  录入编辑:张珺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