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黑白集】:江建平说话下巴要托托牢——《两代人》“赵彬就义”作曲是许如辉岂容窜夺
6/27/2011 点击数:2147

 

江建平说话下巴要托托牢

——《两代人》“赵彬就义”作曲是许如辉岂容窜夺

【黑白集】寒夜时评2010-6-27

(出卖勤艺沪剧团的 江建平 中国沪剧网)

   江建平,原上海勤艺沪剧团演员,据他在许如辉(水辉)知识产权案庭上作伪证时自述,60年代在上戏进修过数月,文革前导过几部戏。不幸,他攻奸许如辉不负责唱腔设计的伪证,未被法庭采信,说明江建平信口开河查无实据的证言,太过离谱连准备枉法的法官,也不敢轻易采纳。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江建平涉嫌收取贿赂为剽手汝金山作伪证、出卖灵魂、出卖剧团30年老臣原作曲许如辉,说明此人披了有点文化的外衣,实则没有半点文人风骨,无道德底线、无社会良知、一贯颠倒黑白、弄虚作假、陷害忠良、心狠手辣。他与汝金山相见恨晚、惺惺相惜,臭味相投,结帮营派,充任打手,实在情理之中。查文革中,江建平也是上串下跳、显赫一时的人物。他与王国顺(青年作曲,80年代涉嫌剽窃许如辉《妓女泪》、《茶花女》音乐),专门负责对付剧团创宣部几位老人,批斗、抄家、审讯、涉嫌纠集团内外一批人群殴、鞭抽、打骂,把人当造房子的水泥沙包摔,整起许如辉、马达、商周等,很快乐也很得意。不过,在外人看来,此类自以为到处吃得开,其实是个心术不正、相当于头上插根野鸡毛的角色,窦娥冤中就有,看似得心应手,实则内里虚脱。

   这与越剧界相比大为不同。南薇、高鸣、贺孝忠维权官司中,没有同剧团的一帮人,同越剧界的大批人(毕春芳除外),不爱惜剧团手足,跑出来当汉奸作伪证的。整个戏曲界,也就上海沪剧界最为迫害出挑,许如辉正当维权,竟招蜂引蝶,吸来大批曾经的文革打手,摇身变成剽客汝金山的证人,江建平只是其中之一。人各有品,沪剧界圈子内外一些人,究竟是几等品,身上沾有什么习气,明眼人一看便知,也就不必多说了。

(上海勤艺沪剧团《两代人》,移植之一兼作曲:水辉[许如辉]。1960年)

   本来许如辉家人对江建平这类家伙,是不想追究的,可惜江先生不知收敛,不甘寂寞,再次跳将出来,在中国沪剧网旧调重弹,绵里藏针,构陷许如辉,一篇《杨飞飞的沪剧之路》里说什么:

   “杨飞飞(有)惊人的音乐天赋。在演唱《两代人》“赵彬就义”一场戏时,为了表现共产党员李华的英雄气概,杨飞飞把京剧表演艺术家周信芳在《徐策跑城》片段唱的“徽调”和“二簧倒板”融化在沪剧曲调中,使这段唱腔变得刚柔相济,高时清朗嘹亮,低时柔和婉转,大大提高了原有曲调的表现力。”

   江建平作为勤艺沪剧团过来人,许如辉、刘谦等当年传帮带的青年导演,本该维护勤艺这块金子招牌,自觉保护已故老师的知识产权,谁知他竟然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一而再、再而三地道德沦丧、颠倒是非、出卖老师,这次又搞到许如辉头上,自然激起许家反响强烈、愤慨不已!

   本次江建平依然以“整人不负责,造假随我编”的文革手法,行文天马行空,捏造谎言,把许如辉的作曲事实,移花接木到杨飞飞头上,遗害当代青年。江建平不清楚《两代人》全剧录音,网上网下到处飞舞着吗?究竟是许如辉在行使作曲权,还是杨飞飞在执掌作曲,上面那张说明书不也列得清清楚楚,何以还要造谣?看来此人虚情假意、胆大妄为不是一两天了!其实这种江式瞎扯人人会,只是耻于此道罢了!但鉴于他目前以“大导演”的身份窜东窜西,他的说法也就带有很大的欺骗性,不知他底牌的人,会认定“江老师说话不会错”而把他的胡说当真了。可叹身为《两代人》剧本改编之一、勤艺艺委会成员的许如辉,当初怎么会选这样一位白眼狼当导演的?真成伊索寓言《农夫与蛇》里的菩萨心肠者遇人不淑呀,遇人不淑。许老泉下有灵,当十分追悔莫及!

   本网上传过一篇“勤艺沪剧团后院起火”(题目待查),透露一位剧界人士,得知勤艺一帮天良尽丧之流,在许如辉维权案中充当汝金山证人,当面怒斥过某某某,现在可确切地宣布,这某某某正是江建平!该剧界人士对江说:

   “水辉先生是你们的长辈,你们以前都称他为老师的,你们现在是怎么对待你们老师的?不觉得可耻吗?杨飞飞算什么东西?”

   江被训得哑口无言!这叫骗子就怕较真!

   在此奉劝江建平,出家靠寺庙,出卖是自己;害人之心不可有,公众门前说话下巴要托托牢,否则因果报应,下世要入永不超生地狱十八层,前两层先被阎王殿小鬼拔舌和割鼻!

 

【两代人- 狱中】—— 许如辉著名沪剧新腔,新名“赵彬就义

【两代人- 狱中】—— 许如辉(水辉)著名沪剧新腔,新名赵彬就义


   沪剧《两代人》,是许如辉重要的沪剧音乐改革作品,一盘新疆冬不拉民族音乐和沪剧元素完美结合的戏曲音乐,於1960年公演。许如辉既是改编之一,又是作曲,呕心沥血自不在话下。这“狱中”,也就是江某口中念念有词“赵斌就义”(第二场)里的重头唱段,是历史上创作过歌剧《木兰从军》和《塞上曲》的许如辉,以歌曲手法所写的沪剧成套新腔!岂是斯时文盲刚脱帽,至今连谱也不识的杨飞飞能够驾驭的?江先生你不懂歌剧和沪剧音乐,就不要在许如辉优秀作品面前班门弄斧、张冠李戴、颠倒黑白、惹事生非、自讨没趣、自降品行!你空穴来风的虚委文字,不会使《两代人》作曲变杨飞飞和汝金山!

   江建平是杨飞飞家的常客,与杨一样是个音盲,音盲碰音盲,天花乱坠碰出个什么“杨飞飞把周信芳《徐策跑城》片段唱的“徽调”和“二簧倒板”融化在沪剧曲调中,大大提高了原有曲调的表现力”,你倒说说看,哪段“徽调”?什么“二簧倒板”?融化在哪句沪剧曲调中?哪来的“原有曲调”?再问江建平,你文革中整人、抄家、审讯、春风得意,家中资料应有尽有毫发无损,出示杨飞飞融化徽调二簧倒板的所有证据应不成问题,你拿不出,那“杨飞飞有惊人音乐天赋”之说,就在扯蛋,就是你和杨飞飞大骗子逢场作戏,连挡骗人的花样经!拐卖假货坑人,你们还有何脸面面对朗朗乾坤,沪剧网热心网友?

   杨飞飞真有“惊人音乐天赋”?江大人平日听广播么?2008年冬至,杨飞飞通过上海电台已向全国听众不打自招地宣布了:“我不识谱的,文化也没有,只会唱老曲调”?!这不自相矛盾吗?信你还是信你的马屁对象杨飞飞?你两个私下里最好先把事情拗坳清楚,再对外发布惊人消息好吧!否则就是预设把柄准备出丑!

   据《宝山沪剧团简介》云,自1954年起,勤艺沪剧团开始对沪剧音乐进行改革(注:宝山不要无事无人,有事有人,勤艺其实和你们毫不相干),岂自1954年,1953年就开始了,作曲家许如辉一进驻勤艺沪剧团,就着手音乐改革,顺便扫盲、教谱、传授乐理知识,提高乐队整体演奏水平,你江建平不会不知道!否则勤艺还有今日谈论的资本吗?《为奴隶的母亲》、《腊梅花开》、《家》、《妓女泪》等,硕果累累!这一点,连江建平自己在2000年也给予过最高评价:“许如辉沪剧音乐特点是民族化”,“竖起了勤艺音乐风格”,他还情不自禁带头哼唱、席中全体跟唱许如辉经典三角板过门音乐“0 5 3 5 I 6- - - I ”……。奉劝江先生,为人要诚实,做人要凭良心,不要见风使舵、左一搭右一搭、迫害你的老师水辉先生太甚!你们整天胡说八道,水辉老师不会说话,但他会附在这篇文章里怒目金钢盯着你们!你们半夜读本篇,就不怕水辉老师来敲你的房门,找你们算账?


 

(《妓女泪》,水辉作曲1958年勤艺沪剧团赴西北演出说明书)

   你在同一篇文章还娇情地写道:“著名的“杨八曲”即《妓女泪》中‘千里寻子’一折,杨飞飞就是根据规定情景,运用沪剧中的八种传统曲牌加以变化丰富,创造出一组叙事和抒情相结合、音乐性很强的套曲。” 你又在胡说八道了!“杨八曲”成名,是在许如辉1953年介入,1957年灌成唱片之后。“你爸爸来之前是一班幕表戏,你爸爸来了之后,音乐上肯定是有帮助的”,这是杨飞飞2000年亲口对许如辉后人许文霞说的。杨飞飞不识谱,她怎么创造曲谱?“音乐性很强的套曲”,没有乐队演奏,怎么体现音乐性——很强?你没有音乐素养,就不要卖弄音乐,出卖许如辉,出卖勤艺沪剧团乐队!不会作词,就不要出卖石见!上面这点肉麻的吹捧,已翻来复去不少人写过,而且都是音盲在瞎写。没有作曲家在帮忙,你的吹捧变不成事实,没有乐队伴奏,“八曲”就根本没戏,不信,杨飞飞唱时不用乐队!“千里寻子”是一场戏,“八曲”要唱足一场戏,许如辉能不精心构思音乐?好在50年代录音还在,有机会去听听许如辉是怎么处理这场悲凉音乐的?典型的许如辉风格!不多说了,以后有机会分析。请再看一眼50年代说明书:“作曲水辉,作词石见”,白纸黑字铁证如上,你们两厮休想一笔勾销!

   杨飞飞不仅对原剧团作曲许如辉无情,她对团外作曲同样无情,对此,请看杨家常客江建平与杨复唱双簧,写下的文字:“ 1979年,花甲之年(注:用词不当,杨只有56岁,不算花甲)的杨飞飞仍然以极大的热情革新自己的唱腔,在《第二次握手》的唱腔设计中,在朴实委婉的基本特点上增加了欢快明亮的旋律,丰富拓展了“杨派”唱腔。”江建平本想拔高杨飞飞唱腔设计能力,但没有音乐细胞,叙述中又吃了大亏,反而证明杨飞飞不会唱腔设计。请问江某,什么叫“增加了欢快明亮的旋律”?旋律要作曲家写出来,乐队拉出来,才有“欢快明亮”的效果啊!《第二次握手》,作曲是刘如曾和杨继陶,江建平为突出杨飞飞故意抹煞作曲,但琴师陈锦坤早就披露:“一出《归国》(第二次握手——最重要选段),要教杨飞飞几十遍才能唱会”。某作曲对此现象断定了:“要教她唱,说明这段唱,肯定是作曲写的!”

   文章千古事,江建平又栽了,栽在根本不懂音乐,不懂作曲的份上,所以文章也没写好。因此,凡属外行之事,要扬长避短不提为妙的,越提,越描越黑,越发加速揭开杨飞飞唱腔设计的虚假画皮!而且这次是杨家熟客捅的漏子,说江建平是个没有文化的“导演”,是一点也没冤枉他的吧;整人,当然是有一手的,有文化的吃了他很多苦头。

   最后对赵琼说几句,你大概认为“演员杨飞飞”文化含金量不高,不惜穿针引线竭力推荐江之文,从许如辉身上捞多少是多少,捞光算数,以让你母亲杨飞飞上升到沪剧界最新高度——“惊人音乐天赋者,心情可以理解,但你负有核对事实的责任,你的老母亲还在世,她是怎么把“《徐策跑城》“徽调”和“二簧倒板”倒腾到许如辉《两代人》总谱里的?尚且,“惊人音乐天赋,也不是这么好当的,举凡天赋音乐家巴赫、莫扎特、海顿、舒伯特、贝多芬、马勒,或神童,或大器晚成,均是创作不辍,永无休止、直至谢世。是天才还是蠢才,作曲家们有凭有据有作品传世才算数。当然,你家抽屉里也不是没有曲谱,但这大多是属于水辉(许如辉)先生的。你们整天拉着,教唱着,商业活动中演奏着,多次赵杨演唱会演唱着……,这三十年来你们大肆使用还少吗?考虑过水辉先生的著作权益吗?他的名字在所有说明书上载明过吗?不是许如辉“民族化的音乐”烘托,你的老母能有大量唱段留下来吗?谈点其他,你们还记得你母亲口中“良师益友”老先生吗?你老母可没少找过他,在她生命中最困难的当口,是时常要水辉先生帮忙的,比如房子怎么要回来,子女怎么从边疆接回来,你们一位兄弟因刑事犯罪而坐监的怎么尽快救出来……,你的老母现在六亲不认在发疯,在侵权,你们也跟着继承她,不惜触犯《著作权法》?再问,你家抽屉里还有老母什么《作曲秘籍》、《配音入门》、《和声原理》之类的?她有什么天才作品,目前一天写几部,出版过什么《音乐大成》,也请“是驴是马牵出来溜溜”!没有的话,“惊人音乐天赋者根本就不能存在。此外,不要把你们杨飞飞演出公司变成“杨氏贼库公司”,把勤艺剧务部成员个人拥有的知识产权,统统变成你们杨家几兄弟的私货,任取任用,从以往的经历来看,全中国没有一个演员,像你们杨家这样无耻!今后你们经手的任何演出或出版物,若涉嫌侵犯许如辉著作权,当会提告,这一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上海是一座有着悠久流氓地痞文化传统的市儈之市,许如辉该拥有的戏曲音乐著作权被上海褫夺得精光,发生在上海,也就可以理解。从汝金山杨飞飞,到一帮欺凌霸世者惟恐大家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而乘机沉渣泛起,仰息附庸同样欺凌霸世的贪官污吏混帐法官,结成申城不上台面的狐朋狗党,不失散发上海历代地痞恶霸习气之真传和嫡系。

   俗话说,“上帝要你死亡,会先让你疯掉 !” 许如辉在沪剧《少奶奶的扇子》里也曾借用黎锦光的名曲“疯狂的世界”,为纸醉金迷、人情世薄的上海,写实过“疯狂”的一面,所以:

   今日许如辉之所以在上海被败诉,因为上海这座城市疯掉了;

   上海之所以在发疯,因为臭名昭著的沪剧界先疯掉了;

   沪剧界之所以在发疯,因为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勤艺沪剧团先疯掉了;

   勤艺沪剧团之所以在发疯,因为团内一批为非作歹的戏霸魔头文革余孽打砸抢砸迫害忠良之徒-先-疯-掉-了!

   (2011-6-27)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