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加藤嘉一:从事中国言论之感慨
9/15/2011 点击数:1327

从事中国言论之感慨

 加藤嘉一  华夏快递 11-09-14 


   •我要解决的问题是,在中国和日本既相同又不同的文化体系之间,如何寻找位置和灵魂。

   近年以来,中日关係不太稳定,历史认识、靖国问题、能源争端、海域冲突、食品安全……各种领域内时常发生的「突发事件」令我感到担忧。国民情绪趋于複杂,大家盲目玩弄新闻,而不追究问题本质何在。对于这些,我也没有太多的心情进行评论,立场也不好把握,怕在两国极端情绪化民意中被夹在中间。

   我要解决的问题是,在中国和日本既相同又不同的文化体系之间如何寻找位置和灵魂。两国同属于儒家文化圈,应该有一些共同价值观。相信香港人也在「大国博弈」的议题上经常被夹在中间,从而失去改革的灵活性。日本与香港也应互相学习,彼此视为他山之石。

   日本传统文化肯定对我有影响,它注重集体主义,而忽视个体作用。我从小在「伊豆」这一相对封闭、保守的地方长大(我将在香港出版一本书《从伊豆到北京有多远》),周围的人思维都很陈旧,比如,在决定一个班长的时候,我抱着责任感竞选,同学们则都戴着有色眼镜凝视我,简直认为我不应该发挥个人魅力。

   日本的教育是培养全才,而排除专才的体系。中国和日本的高等教育都应该追求培养大师。什麽是大师?大师就是由偏才、怪才、专才组成。既然两国的教育体系都是培养全才的,就不利于培养大师。我不知香港情况如何。在日本充满集体主义和跟风氛围的社会上,更是在「年功序列」、「终身僱用」等企业文化影响下,年轻人拥有能动性的实力几乎没什麽意义。地位、影响力、工资等待遇基本都按照年龄,而不按照功劳来决定的。我从小很不习惯。

   二零零三年「非典」高峰之际,我到首都北京之后,反而感到舒服。这个崛起中而缺乏规范和稳定、却充满活力的社会,对「另类」相对包容,无论他是外地人还是外国人,甚至外星人。大环境和大时代热烈欢迎年轻人有着突出的个性和魄力。我就可以不客气地表现出我的观点,不用过多在乎周围人怎麽看我,就在这里得到了更宽阔的解放,令人欣慰,直到至今。

   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一年,北京奥运、六十国庆、上海世博、广州亚运、建党九十週年,中国正经历着前所未有重大的国家大事,至今已经基本完成。这些高度浓缩的政治事件对中国文化的传承带来哪些冲击呢?公共事件无疑考验新时代的中国社会和中国人重建价值观的过程。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时代,网络人口也已经超过五亿了,那些本来只能陷入「沉默大多数」的大众也获得了一定的话语权,再也不是「被愚民」,而逐渐成为「公民」的群体。他们正在表现出了解世界、表达自我的强烈渴望。

   不少中国朋友很有自信地提出「中国是世界最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对此,我无法认同。当今中国社会,不管姓资还是姓社,在某种程度上是在「互不信任」和「拜金主义」的前提下成立的。我所认识的所有领导人都对这一民众的现状认同表示担忧和警惕。与我达成的共识是,「中国文化」,尤其儒家文化,在物质文明不断膨胀的环境下正在急速澹化。国家领导人强有力提出「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可持续发展」等本着传统精髓的政治口号,但瞭望现状,发展趋势与国家目标越来越远。肯定的是,中国人的革命必须在尊重古代的传统美德和优秀文化的基础上完成,还要加上本着民主、法治、自由、人权等所谓「普世价值」。

   经常有读者观众问我﹕「在日本,有人说你被赤化,在中国,有人说你作为一个间谍,你会怎样去权衡这种身份关係?」我很理解他们对我的批评和质疑。但我对自己所作的事情和所扮演的角色是有把握的。不管周围人怎麽说,我最终不会听取,只会倾听,最终由自己判断,决定。那些对我情绪化、极端化的声音,我一点不痛恨,对我的思维和判断也不产生丝毫的影响。当今中国言论环境和意见市场需要来自外界、第三者的声音,以便促进更加开放、多样化的发展环境,这是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趋势。

   任何言论家都要做好心理准备,你的言论必然面临外界的反应,既然你在行动,有人回应就理所当然。尤其在中国和日本这样极为敏感、微妙、複杂的互动环境下,一个人发表观点越明确,其言论遭到大众舆论的攻击或指责的可能性越大。我深知,一个日本人说中国,一个中国人说日本,都是件艰难的事情,读者往往抱有对外的傲慢与对内的偏见,在失去理性和判断力的情况下盲目攻击对方。作为「纯」日本人,我跨越中日之间,甚至第三国家内从事言论工作,不得不考虑到来自中国读者、日本方面、国际形象大的多重反应。不管是谈历史认识还是谈尖阁诸岛(钓鱼岛)风波,我要温和、平衡、中庸地表达,不让双方感到那麽不舒服,当然这不等于讨好利益有关方,否则,我会找不到位置和灵魂,陷入自我崩溃。

   【加藤嘉一,一九八四年生于日本伊豆。二零一零年获北京大学国际关係学院硕士学位,现任北大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研究员,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研究员,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等专栏作家。中文着作有《中国,我误解你了吗?》﹑《爱国贼》等。】

《亚洲周刊》2011第37期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