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顾晓鸣:许如辉与纪念许如辉的意义
10/4/2011 点击数:1117

顾晓鸣:许如辉与纪念许如辉的意义

(许如辉诞辰95周年纪念座谈会上的发言,2005年6月25日,上海)

                                  (顾晓鸣教授在发言)

   非常感谢,有机会参加这样一个会议。我们今天的这个会议的意义现在还没有被完全感觉到,但是像一百年一样,我们今后的一百年,就要依靠对前一个一百年的所有的人、所有的事件、所有的作品所积淀的历史文化的一个重新认识和重新开掘。我们今天召开这样一个会议的意义究竟何在?一个是许如辉先生,一个是纪念许如辉先生的这个会的历史意义究竟何在。我想把这个讲清楚。

   当前这样一个重写文化史的问题,绝不是一个对历史事件的重新评价的问题。也不是说许如辉先生你吃亏了,我们想方设法去弥补。许如辉先生如果他今天还在,是不会计较这些的。许如辉先生音乐造诣深厚,性格耿直,富有爱国心,富有中华传统美德,这些方方面面都是值得我们缅怀的。其实我们纪念许如辉先生,根本的意义是在对于历史文化资源的一个开掘。我们今天要做的,叫文化资源的开掘。

   今天我们电影界所发生的问题,包括海派文化所发生的问题,归根到底是没有重视乃至忽视了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你们听了之后,不要认为我们把海派历史文化都继承下来了。我在电视里讲过,有二件事情,一个是《良友》画报,是虹口的,本来准备去年7月登陆上海的,但是来不了,为什么?定位找不到。现在我们国内庸俗的时装杂志多的是,但是没有一本像《良友》这样贴近老百姓生活的,很全面的,大众化又有品位的杂志。第二个是《大世界》,最近我欣喜地看到,龚学平提出的,马上要播了,要把黄初九作为沙龙,作为一个人物从正面来介绍,我非常开心。

   这几年,我一直在为黄初九、杜月笙说话。像黄初九、杜月笙这样的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们犯了很多错误,但他们也有好的一面,也有很爱国的一面。他们把外国的夜总会拿到中国来,进行中国化,造就这样一个夜总会。我们今天的夜总会,什么外滩、四平,都是洋化了的,我在报上写文章批评过,这里就不再说了。小老百姓的、小市民的、民俗的、戏曲的东西有人弄吗?

   所以第一点,我是说,这次重写文化史,再也不要简单地卷入谁对谁错的问题之中。整个的历史文化底蕴,各种各样的人物组成一个历史大花苑,各式各样的花多好看,它组成了海派文化、组成了中国文化。我这两年一直把它叫 “创旧”,杨飞飞的《为奴隶的母亲》,我从小听大,《星火燎原》其实也听得很熟。最近罗怀臻请我看戏《青杉红袍》。罗怀臻和我很熟,《典妻》也是他编的,是宁波滩簧。但我当着他的面批评他:“你们去看看沪剧《为奴隶的母亲》,他们是怎么编的?柔石小说的精神是怎么编出来的?现在的《典妻》,泉水也搬上去了,哗哗哗的“电光声色”也搬上去了,但是灵魂没有了,精神没有了。”那位主编后来领悟了很久。其实,这些老戏、老片就是一个“创旧”的问题。这些东西怎样把它吸收利用?所以,许如辉先生这一代,他们对于民间小调、对于民间戏曲的开发是有贡献的。最近我们讲冼星海先生,像洗星海那样学西洋音乐出身,但他能对黄河谣进行吸收利用,这就是海派文化的灵魂。他的《黄河谣》,也不失为一种路子。他巴黎学的是那样洋的东西,但最后又把那么土的东西弄出来了。这些东西是海派文化的灵魂,是中国近代文化的灵魂。我们要从那里寻找到新一轮电影发展、新一轮海派文化发展的营养,就要研究许如辉先生这一代艺术家是怎样创造音乐史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小市民、民间小调在历史上的地位,现在是越来越重视。国外的新马克思主义学者,他们不断地去研究,譬如说,社会的一些共同习惯,不断地研究社会最稳固的东西。也就是讲,这些普通的老百姓,他们所传唱的东西,他们吸取的东西,构成了历史文化的最扎实、最伟大的基础。所以,对于许如辉先生这一代所做的工作,我们要站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理解。这里不引伸开来了。现在我们转到音乐上来,就是说,音乐在文化上的作用有多大,礼与乐在文化上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对于许如辉先生,学界是有争论的,他写过《孔子纪念歌》、组织过大同乐会,《国家典礼乐章》也是他写的。礼和乐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有那么高,这是有传统的,我们中国历来重视礼和乐在文化中的作用。我一直说,孔老夫子比我们谁都高明,他编的《诗经》首篇就是《关关之鸠》,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月亮代表我的心》,就是情诗。这话一半是我说的,一半是外国汉学者说的。他们说,历史上许多写孔子的书都写错了,孔子其实是很活泼的,跟弟子跟倾和的,孔子是很有平民精神的,这样一个快乐的老头子,经常郊游,而且有点好色,但是又是思想很健康的。我们回顾中国古代,从《乐府》、从《音律》讲下来,其实从中就一直蕴藏一种乐观的健康的人生观。从这个角度来讲,好的东西总是同民间的东西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当时许如辉先生写的这些歌,不管是《永别了我的弟弟》、不管是《卖油条》,对于反映当时的民俗、民情,对于当时海派文化的发展,对于当时的社区建设都是有贡献的,因为当时贫富差距很大。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尽他的本份,尽他的能力,许先生做了一些他力所能及的工作。所以,我们今天研究大众商业社会,音乐,尤其是电影音乐,《义勇军进行曲》、电影插曲是有它很大的价值的。

   现在美国有一批学者在研究电影与美国整个历史关系。就是说,电影与历史是交织在一起的,历史与其说是人民创作的,还不如说历史是人民在电影的鼓舞下创造的。电影不仅反映了人民创造历史的整个过程,一个健全的电影工业,几乎会把整个历史的重要事件反映出来。最近美国拍《冷山》,是个反动片,拍了一个奴隶主,他们就认为历史是由多方面组成的,方方面面的人物组成了一个真正的社会,形成了一个真正的历史。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应该把音乐、把电影,百年电影放在一个更高的角度来考虑。

   现在我要讲讲边缘文化、边缘人物的历史地位的问题,也许比较前位。就是说,边缘人物、边缘文化往往比较容易被人忽视,但这些边缘人物恰恰体现了历史的丰富性、复杂性。这里边是很矛盾的,但从某种情况来说,对于矛盾人物的、边缘人物的研究更能反映历史的深刻性、完整性和真实性。这里我还要讲一讲,上海影视文献图书馆作为一个区级图书馆,能够参与今天这样的一种文化资源的挖掘,参与文化史,确定很了不起。再后我还要讲一讲,也是对许文霞女士讲的,我们所有的社区文化单位,所有的区级文化局,都要订文化发展计划,其中就应该有这样一项,我们应该把那些老年人、老太太集中起来,让他们回忆历史。现在社区还有一批老太太,有唱沪剧的,有唱越剧的,甚至是老票友,我经常到他们之中去,听他们唱。杨华生老师,你们真是戏曲家,喜剧家。他们之中有些是不会写的,我们图书馆、文化局就应该派人去帮助他们。所有这些东西全部集中起来之后,我们再向前看,下一个世纪就寄希望于此。

   我就发表这样一些简单的意见。(上海影视文献图书馆俞宽宏录音整理)

   ————————

   顾晓鸣:著名学者,原复旦大学历史系主任,教授。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