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写在【许如辉百年音乐会】公演前夕 —— 院内开花院外香 重洋彼岸续辉煌
12/12/2011 点击数:1564

院内开花院外香 重洋彼岸续辉煌

——写在【许如辉百年音乐会】公演前夕

(无名)2011-12-12

   记得文革期间,有朋友告诉我,国外有人将“夜上海”这首曾在解放前风靡一时的流行歌曲改编成交响乐演出,获得非凡成功,据说是在短波里听到的。在那风雨如磐的年月,收听短波广播,即犯下收听“敌台”的罪行,不敢冒然造次,以免获无妄之灾,只能躲在阴暗角落里低声吟唱吟唱“夜上海”优美的旋律,遐想遐想变成交响乐之后气势恢宏的场景,自得其乐一番,心中也感觉到热潮潮的。改革开放伊始,台湾名歌星邓丽君翻唱三十年代老歌的磁带,随着回国探亲人日益增多,捎带入关,逐渐流行开来。起初还是偷偷摸摸地拉起窗帘听两啦叭,四啦叭录音机,生怕被派出所知道,音量尽可能放低,免得惹上麻烦。后来不见有人禁止,听的人也慢慢壮起胆来听了。邓丽君嗓音甜润,唱到感情深处,又有震撼人心的穿透力,与以金嗓子著称的周璇唱法,更具有现代感,更具有亲和力。至费玉清在上海开个唱,唱的尽是“何日曲再来”,“凤凰于飞”,“夜来香”……年轻人听来,只觉得曲调好听:听在从那个时代活过来的人耳里,那真是倍感亲切,格外温馨,一阵阵歌声,一层层深埋心底往事的记忆,用陶醉两个字来形容,还是远远不够的!那种深切的体验,那种微妙的感受,是无法用文字来表达。心领神会,心旌激荡,心有灵犀……怎么形容也难以切题。流行歌曲,又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华语流行歌曲,发祥地即在上海。许如辉,黎锦辉,陈歌辛,无一不诞生在上海。如果你手头有一本像似电话本厚的大戏考,不仿翻阅一下,其中90%篇幅,都是三四十年代的流行歌曲,白光,李丽华,龚秋霞,周璇,胡蝶,顾兰君,严华,这些歌星的大名,似繁星般地闪烁在广邈的夏夜苍穹之上,嵌印在大戏考,或尘封半世纪的胶木唱片上。这确确实实是一份海派文化厚厚重重的遗产啊!

   随着秧歌调,信天游进驻上海,曾经广泛传唱的流行歌曲,不分良莠一股脑儿被打入冷宫,并被冠上靡靡之音荆冠,看来难以超生。而谱写靡靡之音的作曲家,有被冤死后尸骨难寻的;有一辈子肩负十字架匍匐潜行的,侥幸“漏网”的也郁郁不得志地苟且偷生着。尽管他(她)们有拳拳报国之心,却终身遭受着社会冷遇,默默无闻地虚度着青春年华。这与世态炎凉无涉,纯属政治因素所致。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先生便是一例。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作为华语流行歌曲奠基人之一,他早已成功地谱写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缝穷婆”,“卖油条”,“永别了我的弟弟”,“搁楼上的小姐”……他所抒写的尽是底层老百姓辛酸的沉吟,没有一首是纸醉金迷的靡靡之音,他深谙杜甫写三吏三别时的心情,在“缝穷婆”,“卖油条”歌曲中,他用音乐语言传承了杜甫现实主义,关怀民生疾苦的精神;在有声电影草创时期,他为洪深的“劫后桃花”,“女权”,“年年明月夜”,“岳飞”等廿余部进步电影,谱写了“满江红”,“采茶歌”,“劫后桃花”,“女权”等广为流传的电影插曲和音乐;抗战时期,作为热血青年的他,远赴陪都重庆,传承【大同乐会】宗旨,创建了【子夜乐团】,他不仅创作了大量民族乐剧乐曲:如乐剧“木兰从军”,乐曲“新胡笳十八拍”,“还我河山”,“壮志千秋”,“寒夜闻柝”….. 还为郭沫若抗战话剧“屈原”“棠棣之花”,欧阳予倩的“忠王李秀成”,马彦祥的“郁雷”,田汉的“号角”谱曲谱歌,许如辉老人爱国主义热忱自始至终贯穿了他音乐创作生涯的全部。解放后,经夏衍同志推荐,重回文艺队伍,但由於他到过重庆,而他在重庆复兴【大同乐会】的支持者,有于右任,陈果夫,陈立夫,潘公展,孔祥熙,王哓籁等这帮子显赫的国民政府要员,又为国民政府谱写过国家级礼乐——【国家典礼乐章】,所以犯了大忌。进不了电影圈,只能到民间戏曲团体折腰去谋五斗米微薄俸禄。即便如此,他的才华依旧横溢,第一次为沪剧“罗汉钱”谱曲便一炮打响,荣获一等奖。遗憾的是由於上述原因,著作权首次横遭褫夺,奏的是许如辉脑海中溢出的旋律,而“第一届全国戏曲会演”的颁奖台上,弹冠相庆的却已轮不到许如辉沾身。但名缰利索对他并无影响,他淡泊名利,醉心艺术,虽然大音乐家被贬至一个区级剧团任作曲,但他毫不气馁,对艺术创作仍然是一丝不苟,一个一个音符细心斟酌,力求创新,於是,“白毛女”,“刘胡兰”,“小二黑”,“陈化成”,“为奴隶的母亲” ,“少奶奶的扇子”,“龙凤花烛”,“妓女泪”,“蝴蝶夫人”,“茶花女”……九十余部戏曲音乐作品,部部都是经典,部部都是足以传世千秋创新之上乘之作。如此一位多才多艺,著作等身的鼎级海派音乐家,在海派艺术诞生地——上海,竟无他老人家立足之锥!他呕心沥血创作作品横遭汝金山,杨飞飞肆意剽窃,上海的法官居然蓄意袒护宵小,丧心病狂判黑这位贡献卓越的音乐大家,判得许如辉衣衫不存,狼狈不堪!而一群窃贼在上海舞台上却可明目张胆用偷来的舞袖,搔首弄姿,扭腰摆腚,无羞无耻,钓名沽誉!春风得意,独占风光。如此疯狂,举世罕见!

   海派艺术,历经一个多世纪的创造发展,积累沉淀,就像大洋底层,留赠后人采挖不尽的宝藏资源。这是数以万计的文学家,艺术家们毕生耕耘的结晶!可上海历届领导,不论左派右派,仿佛殊见同归将其视作草履。你做不到敝帚自珍,连正视一下的姿态都不愿摆上一摆。如此虚无主义对待自己民族文化的人,还在高谈阔论文化强国!用什么来振兴我国的文化?百老汇的音乐剧?西方宫庭室内音乐?老百姓听不懂看不懂的高雅艺术?思维混乱找不到主轴核心!悲哀!真正的悲哀!

   说上海左愤右邪,同流合污,并非杜撰。许如辉,刘南薇被上海法院判黑判没,即见端倪。剽窃许如辉作品上海滩文痞窃贼汝金山,这厮在文革期间以造反起家,当上上海人民沪剧团头头,迫害著名演员石筱英,筱月英含冤离世,劣迹斑斑,罄竹难书!粉碎四人帮之后,定性为三种人开除出党,永远不能重新入党。近年来,凭他巧取豪夺本性,摇身一变,这边不香那边香,竟然混进了上海戏剧家协会,沐猴而冠当上理事。戏剧家协会二政府之官办民间组织早已贬值,现如今拉帮结派,剽窃营私。四人帮时期吃得开的头面人物,如今在上海仍能呼风唤雨,为数还少吗?石一歌,坏头头,依然狼狈为奸,执掌大权,倍受青睐和重用,左愤右邪,浑成一体。上有领导袒护,下有法律保护,再有偷盗劣迹,也能消遥法外。这就是上海文艺界一绝!

   南薇案何尚不是如此遭遇?

   “梁祝”,“祥林嫂”,“孔雀”,“山河恋”,“宝莲灯”,“凄凉辽宫月”,“香妃”,足以撑起上海越剧史半壁江山,那一齣戏谁能说不是南薇作品?而你去看看这些戏演出说明书,海报,影视片头,哪一处有南薇两个字?这又是上海文艺界一绝!

   幸好两位老人子女还算争气!他(她)们力抗狂澜,高树义帜。创办【寒夜闻柝】【南薇剧社】两大维权网站,为弱势群体发声。这就像两块傲骨,鲠在上海某些人之咽喉,任凭封煞屏蔽,骚扰不断,两网站铮铮铁骨,屹立如初!足令世人刮目相看!

   此番许如辉女儿许文霞在异国他乡加拿大成功树起【许如辉基金会】大纛,并着手举办【许如辉百年音乐会】,如此盛会,理应在上海家乡举办,但在上海蒙受不白之冤的许氏家族,怎么可能在这块还想鞭尸文化名人的土地上施展拳脚,让许如辉创造的优美旋律在上海大剧院绕梁三匝?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移址他国,异地申办,不能不令人扼腕浩叹,却也应了歌剧“江姐”一句唱词:“於其说是喜,不如说是悲!”(倒置了一下!)

   巾帼不输须眉!佩服许文霞女士顽强拼博的斗志和百善孝为先的精神!也赞赏多伦多侠骨柔肠的朋友鼎力相助,总算运筹帷幄多时的弘扬海派艺术的这一公益事业初见成效。听说音乐会节目单也已初步拟定,不仅有许如辉流行歌曲和电影插曲,以及许如辉作曲的上诲沪剧,越剧优秀唱段演唱,更值得企待的,据说有两大按许如辉沪剧作品发挥敷衍而成的大型交响乐曲!足以媲美当年“夜上海”交响曲。总谱已然问世,乐队业已组成,只等拉开帷幕,奏响天籁之音了。

   上海官司的输嬴,祗不过是小事一桩。将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先生呕心沥血之旋律,重新在舞台响起,那才是胜者的号角!

   南薇后人理当可以从中得到启迪。他们也已整理出南薇剧作二十余齣。一旦机缘成熟,同样会叫板上海越剧院!官司的输嬴并不重要!谁的作品在舞台上屹立久长,那才是实质意义上的胜者!大家不仿拭目以待!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