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从上海法院枉判南薇,水辉(许如辉),论“戏魂”何在?
3/3/2012 点击数:1230

“戏魂”何在?魂兮归来!

(无名)2012-3-3

   ——上海法院枉判南薇,水辉(许如辉),对铁一般的历史事实视而不见,或故意曲解,它的错误百出之原因就是扼杀了“戏魂”对文艺创作的主导作用,先有“结论”,再找“依据”千方百计在审理案件过程中找出“附合”这个“结论”的证据;没有证据,制造些伪证也行;伪证穿凿附会被人点破了,就用曲解法律,枉法硬判手腕,也要判出个附合“结论”的判决书!案子久拖未久,法官就是挖空心思冥思苦索在园这个“谎”,在补那个“漏洞”,至於实实在在的铁证,可以指鹿为马,无论如何要想尽一切理由绕过去。——

   可否让我斗胆问一句,大伙儿有事没事经常挂在嘴边的,什么是越剧传统?

   或许你会不加思索立马回答:梁祝,沉香扇,碧玉簪,借红灯,箍筒记,赖婚记,双狮图……就是越剧传统!

   我说这至多说是传统剧目,传统戏,谈不上越剧传统!

   那越剧传统何在?本人认为,以雪声,东山,芳华,玉兰剧团为代表的“改革精神”,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越剧传统!也是历史上越剧之所以发展神速,普及广泛,“戏魂”精髓所在!

   越剧在的笃班时期,表演形式是以路头戏,即幕表戏形态出现的!它的所谓“肉子”,即已形成的唱词和念白,都是师徒之间口口相传的所谓“赋子”,什么“街景赋子”,“上京赶考赋子”,“离乡背井赋子”,“私订终身赋子”……都是压箱底秘而不传的看家本领。路头戏中,凡遇到类似场景,不管剧情如何,都可拿来应景。是“百搭”膏式的万能唱词。有些“肉子”则来源自弹词宝卷,民间说唱,如“走书”“梨花落”,或其它剧种的唱词演化而来。这种演出形式,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些县级小剧团还有存在,什么“桃花女太子”,“小孟丽君” ,都是此类连台本幕表戏。

   以姚水娟,袁雪芬为代表的戏班,开始请一些“先生”来写戏,最初有陶贤,樊离等文人加入。从【雪声剧团】开始,正式建立了“剧务部”制度。凡排什幺戏,选什么题材,都由“剧务部”拍板决定。【雪声剧团】“剧务部”阵容特强,基本成员有南薇,韩义(洪钧),吕仲,成容,仲美,张坚安,郑传鉴,萧章,早期还有蓝明,播音小姐陈疏莲,以及特约性的编剧徐进,冯玉奇等。到【东山越艺社】时期,则有“八大编导”之盛:南薇,韩义,陈鹏,陈羽,宗华,朱铿,司徒阳,郑传鉴。此后,“剧务部”制度逐渐推广开来,一般中小剧团,也有“三编两导” 之称。为什么一个剧团要养这么多编导人员?上海开埠以来,就是十里洋场的商业社会。它起到中外货物中转枢纽的作用。竞争异常激烈。剧团也不例外,当时一个小小的上海,剧场星罗棋布遍及各个角落。为了生存,每天要确保日夜两场,一出新戏,一般也就只能演上一周半月,如不换新戏,票房下挫,马上给你颜色看!因此,“剧务部”的产生,是时代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毋须刻意归功於某个人,某个“天才” !

   越剧的传统,就是将新剧目的主创人员,放在核心位置上。所以出戏出人,造就了流派纷呈的众多的越剧明星!

   没有这些编导为剧团编排了那么多新戏,没有编剧为演员写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唱词,没有作曲为演员创作积累了那么多优美动听的唱腔,时至今日,你拿什么来为观众表演,拿什么来彰显你流派的风采与魅力?我曾听南薇谈起过,解放初期,曾发生过“编导中心论”与“演员中心论”之争。当然没有见诸於报刊,只是“圈子”里内部之争。解放以后,演员地位变化似有天壤之别,“戏子”一下子升格为“人民艺术家”,人大,政协都有各剧种的代表人物——有影响的名艺人参政议政,“演员中心论”也就应运走红。那时的南薇,韩义,思想上倾向进步,认识到艺人地位的提高是历史变革的必然趋势,曾提出剧团要成立“艺委会”,让演职人员参与“剧务部”的剧目的选择和角色分配的决策。结果反被诬蔑成他二人为了“篡夺剧团领导权”的罪证。事情就是黑白颠倒得如此荒诞不经!但这个调动剧团全体人员积极性的建议,设立“艺委会”建制,却被各剧团所接受,成为常规设置,在一定时期起过一些作用。后来渐渐变成形式主义的摆设。团内一切事务由团长,“指导员”,书记说了算。“艺委会”讨论只是过过场而已。

   上海三,四十年代形成的越剧,沪剧,在五十年代获得了迅猛发展。尤其是越剧,一跃而成为全国第二大剧种。光上海有名有牌的剧团,远超过五十六付。多了也累赘,於是在公私合营风潮之后,剧团纷纷被支援外省市,芳华,云华,春光等一些颇有声望的剧团无一例外远赴他乡。尹桂芳,竺水招,高剑琳,许瑞春,尹树春,邢竹琴,商芳臣,徐玉兰,王文娟……. 都离乡背井,北至北京,天津;西至西安,兰州,酒泉,乌鲁木齐;西南至贵阳,重庆;东南则有南昌,九江,福州,泉州;近则有合肥,芜湖,南京,杭州,嘉兴,一些小县城就不计在内了,如此波澜壮阔的名花移栽场面确系史所未见。最后,不是水土不服,便是受尽文革等运动摧残,花木凋零,起死回生乏力,留下些光枝残叶,连个荷锄葬花之人都不见。一大批优秀的编导人员随团支内支边,淹没在历史潮流中,无声无息,最终,消声灭迹,不知所终。

   尽管如此,已往说明书上,都标明幕后四柱头大名:编剧,导演,作曲,舞美设计。这才是戏曲创作真正的“戏魂”!

   人才流失,魂魄已散。戏曲尴尬困境,后果与此有关!上海法院枉判南薇,水辉(许如辉),对铁一般的历史事实视而不见,或故意曲解,它的错误百出之原因就是扼杀了“戏魂”对文艺创作的主导作用,先有“结论”,再找“依据”千方百计在审理案件过程中找出“附合”这个“结论”的证据;没有证据,制造些伪证也行;伪证穿凿附会被人点破了,就用曲解法律,枉法硬判手腕,也要判出个附合“结论”的判决书!案子久拖未久,法官就是挖空心思冥思苦索在园这个“谎”,在补那个“漏洞”,至於实实在在的铁证,可以指鹿为马,无论如何要想尽一切理由绕过去。上海法院的判决书都在网上晒着呢,细细品味法官们煞费苦心的大作,何处不见蛮不讲理的牵强附会之词!丝毫不考虑法律的尊严和对党和国家形象的伤害!

   在中央提出文化强国纲领性的国策之际,上海枉判南薇,水辉案的负面后果已完全显露出来,它本末倒置,扼杀了文艺创作原动力,给於后的文艺创作和发展,人为地设置了寒蝉效应,为窃取他人创作成果的剽窃罪行发放了免罪通行证!想将中央提出的文化强国方针引向歧途,变成世界性的笑话!上海法官枉法乱法,漠视中央精神,还能等闲视之?!

   “戏魂”是文化强国,文艺创新的核心所在,辩明这个道理至关重要!魂兮归来,该是回归到文芝创作的客观规律中,来谋求强国文艺正途上来的时候了!

   再呼唤一声:“戏魂”何在?魂兮归来!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