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沪剧“剧名”趣串
3/8/2012 点击数:1917

沪剧“剧名”趣串

郑经祥 中国戏剧网 2012-3-9

   讲起我《一个明星的遭遇》,从我的《童年》说起。我叫《骆驼祥子》,住在《龙须沟》的《赤叶河畔》,那里住着《千家万户》。
我家三口《两代人》,我是个《私生子》,曾被宣判为《不准出生的人》,生下来《眼睛是蓝的》,是个《被唾弃的人》。一降到人世,就感到终身《遗恨》。

   我不知道《谁是母亲》?只知道父亲叫《陆雅臣》,但他是个《不是父亲的父亲》,从小与他结下《父子恨》。他因赌博負债,《陆雅臣卖娘子》,将《母亲》抵押给《风流英豪》——《顾鼎臣》,使她成了《为奴隶的母亲》。因受不了父亲的凌辱,在一个《风雨中秋夜》,她拿了《半把剪刀》,将他刺死,酿成了一场《家庭公案》,成了《被控告的人》。可怜她是个《无辜的罪人》,蒙上了《红伶冤》,我要设法《救救她》。

   回忆我《年轻一代》,家境贫困,靠《借黄糠》为生,为求生存,在一个《大雷雨》的晚上,我离家出走,来到常熟《沙家浜》的龙虎山,以《卖红菱》为生。在《魂断蓝桥》上相遇《风雨同龄人》——《广岛姑娘》,她叫《白莲花》,出生在《书香人家》,是个典型的《东方女性》。她与《弹吉它的姑娘》——《白鹭》是《姐妹俩》,她有《三个母亲》,生母《蝴蝶夫人》,已《碧落黄泉》,养母《金绣娘》外出做《女单帮》,继母《董小婉》是个《风流寡妇》,原是个《贵族夫人》,她母亲强迫她跟《小儿黑结婚》。
为了反抗包办婚姻,在《雷雨》交加的夜晚,天下着蒙蒙的《桃花雨》,当《夜半钟声》刚敲十二下,她带了一把《少奶奶的扇子》和一双《嫁妆鞋》,连夜出逃,成了《叛逆女性》。由于生活所迫,在《龙花塔下》卖花,成了一位《卖花女》。

   由于在《龙虎山奇缘》,我们成了《山野情侣》。我们《青春似火》,深夜坐在《金沙冮畔》,点起了《芦荡火种》,唱起《霓棠恋歌》,这《夜半歌声》犹如一阵《清风歌》,回荡在《湖云山》下,仿佛感到《相见恨晚》。
经过《一夜生死恋》,第二天清晨,在《屋檐下的白玉兰》,我们私定终身,我赠她一根《检察官的金项链》,她回赠我一枚《罗汉钱》 ,相约在《樱花》盛开时,在《庵堂相会》。每当回想《昨夜情》时,我们不是门当户对,我《心有千千结》,有情人是否《情深缘浅》?

   《红色宣传员》——《黛诺》,她是《苗家儿女》,为播下《红色的种子》,让《星星之火》燃遍全国,她骑着《野马》来到《母子岭》,经她启发,《张玉良和潘赞化》一起加入《洪湖赤卫队》和《红色娘子军》。

   在那《崢嵘的岁月》,我先后参加了《甲午海战》、《南海起义》、《豹子湾的战斗》和《黄浦怒潮》。为了革命需要,我《战斗在敌人心脏里》。由于叛徒《姜喜喜》出卖,我被捕入狱,敌人企图将赤卫队《一网打尽》。
在地下党员《江姐》帮助下,我越狱岀逃,成了通辑的《逃犯》。经过《艰难的历程》,我《绝处逢生》,成了《复活的人》。

   在那《八年离乱》的年代,我《春到草原》,在老艺人《秋海棠》的引导下,当上了一名文艺战士,取名《璇子》。我们一批文艺《战士在故乡》,演出了《白毛女》、《刘胡兰》等革命戏,教育人民《千万不要忘记》阶级仇恨。

   49年,《家》乡解放了,我碰到了战友《马兰花》,《断线风筝》失去了多年的联系。当东方《日出》时,天上飘着《朵朵红云》,《红山窑》上空《东方彩虹》,《翠岗红旗》迎风招展,我在《南海长城》的《十字路口》,意外地《巧遇记》者——《琼花》,原来是我老《朋友》。当我俩《第二次握手》时,她激动地流下那《孤岛血涙》,我向她献了一束《带血的花》,庆贺我们《啼笑因缘》。

   在《寒梅吐艳》、《枯木逢春》的季节,《新李三娘》——《史红梅》,她《成人之美》,在《龙凤花烛》,为我们举行了婚礼,亲朋好友《腊梅》、《向五儿》、《亮眼哥》和《喜旺嫂子》等前来祝贺我们《破镜重园》,我总祘找到了《称心如意》的伴侣,这就是我的《浦江红侠传》中的——《茅山传奇》。

   (这是我1994年写的,刋登在《沪剧沙龙》戏刋上,有许多不成熟、语句不够畅通的地方,请各位老师批评指正。)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