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杜好书:哈尔滨的白俄
3/23/2012 点击数:1243

杜好书:哈尔滨的白俄 

华夏快递 12-03-23

 
    大部分中国人的历史记忆是,以前在哈尔滨住的俄国人多是白俄。错!他们大多数是苏联公民。

   1898年沙俄在东北造中东铁路,铁路沿线的狭长地带享有治外法权,实际上就是俄国在满洲的殖民地。随着铁路,俄国职工及家属,家属的同乡等等,都来到中国东北求发展。在俄国的犹太人也到东北来,因为中国对犹太人没有歧视。中东铁路的总部设在哈尔滨松花江畔一个小村庄附近,那里逐渐成为“俄国殖民地”的首府。

   1922年,苏联红军打败了西伯利亚的白军之后是有白军残余流亡到中国,有的还做了中国军阀的雇佣兵。真正白军里的显赫分子,多在欧洲。在哈尔滨的沙皇的贵族或者将军,好多是冒牌的。

   大多数俄罗斯人, 无论是1917年以后到达满洲的新移民,还是像奥尼库尔一家那样的老移民,都承认苏维埃政权将在俄罗斯站稳脚跟。他们很清楚,总有一天,中东铁路地区的政 治地位将得到确定,因而只希望平平安安地过日子。老移民、白俄、哥萨克、基督教徒、犹太人,还有鞑靼人,比邻而居,互相贸易,一起把孩子送到学校念书。

   奥尼库尔一家是持有当时沙皇政府签发的护照合法地来到中国的俄国人。现在既然俄国政府成了苏维埃政府,正如中东铁 路地区的管理机构变成苏联政府的一个部门一样,他们当然要领取苏联政府签发的护照了。最重要的是,他们不想成为无国籍的人。

   1932年3月,日本人扶助溥仪成立满洲国。数以万计的俄罗斯人为了逃避日本占领者的压迫,纷纷离开中国。1935年3月,苏联把中东铁路卖给日本,更是激起了大规模的回国浪潮。3万以上持有苏联护照的俄罗斯人举家离开满洲,前往苏联。其中,多数人是中东铁路的雇员以及学校、 医院或者其他社会机构的工作人员。不少人出生在满洲,从来没有去过苏联。他们满怀激动和期待,奔向“祖国”。告别变成了节日般的盛会。

   1937年10月1日,苏联内务部下令抓来自哈尔滨的俄国人。下一天,奥尼库尔家里的五口人就开始被抓。结果是,小儿子送劳改营,老太太被流放,老头和女儿被处决,大儿子是货真价实的苏联情报人员,他要申诉,材料还在公文旅行中,他就死在最苦的劳改营。他们都被判是日本特务。在那个大清洗中,48133个从哈尔滨回来的俄国人被捕,其中30992个被抢决,剩下的17141个送劳改或流放,没有一个因证据不够而释放的。其实,在东北的俄国法西斯分子,连马匪连盗贼都算进也不过四五千人。

   到底奥尼库尔家是什么呢?幸亏他们家还有人留在哈尔滨,1955年出生的第四代的Mara Moustafine,在1959年好不容易地作了正确的选择,去了澳大利亚。她长大了,时代变了,苏联解体了,经过她多年的由此及彼的探索,复印了很多的档案,终于还原了历史的真相。Moustafine 写的书,英文版书名是《Secrets and Spies》,中文版书名《情报人员与间谍——哈尔滨档案》。这本书反映的是哈尔滨俄国人在一个世纪里的变迁。这才是真正的历史。

   历史的真相真叫人跌破眼镜。贫农出身的奥尼库尔一家,都是在中国东北为苏联情报机构工作的人!小儿子亚沙,1925年11岁时在海拉尔参加少先队,1930年16岁时就为苏联危险而积极地工作。日本占领东北后,他们的处境很困难,才回到祖国去参加大建设的。亚沙回国后在高尔基汽车厂工作,同时还是汽车厂内务部的秘密特工。

   1937年2月到3月间,在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斯大林指出,苏联的敌人——德国、波兰和日本正在积极进行反苏的战争准备,因此要求采取措施,根除潜在的“第五纵队”和外国情报机关的间谍。斯大林的亲信卡冈诺维奇在大会上做了关于从中东铁路回国人员的发 言,为下一步镇压哈尔滨人的大规模行动定下了调子:“当然,不适当地作出所有来到苏联的人都是坏人的结论是有害的,但遗憾的是,他们当中的间谍的确非常多。”

   于是,内务部长叶兹霍夫就制定了“哈尔滨行动命令”。他写道:“二万五千多名哈尔滨人已经来到苏联,并在铁路运输和工业部门工作。可靠的情报材料显示,已经到达苏联的绝大多数哈尔滨人都是从前的白俄官员、警察、宪兵以及各种无国籍流亡者、法西斯间谍组织的成员。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日本情报机关的间谍。……例如,去年一年,在铁路运输和工业部门中,就有四千五百多名哈尔滨人由于从事恐怖、颠覆和谍报活动而被镇压。”

   “所有哈尔滨人都是逮捕对象”,命令这样说。逮捕对象继续扩展到另外13种人,其范围如此之广,以致可以应用到任何曾经在满洲或中国其他地方居住过的俄罗斯人身上。

   20年以后,幸存的老奶奶切斯娜到哈尔滨探亲,告诉作者的母亲,当年两个契卡工作人员把她夹在中间,来回猛推了整整一夜,逼迫这位身体虚弱、56岁的妇女招供。她宁死也不肯承认在离开海拉尔时被日本人招募为间谍。这与她的丈夫基尔什的屈打成招形成鲜明的对比。审讯人员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们心里有数,这个老太婆不是间谍,但是不能放了她,还得判她流放。

   切斯娜的起诉书,在形式上和奥尼库尔家其他人的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内容极其草率,通篇都是不实之词,日期和地名完全搞错,甚至连起诉日期都没有注明。

   原定的整个高尔基地区的大清除指标是逮捕4500人,处决1000人,监禁3500人。如同毛泽东的中国一样,战果越来越伟大,时间从原定的四个月延长到十三个月,最终被逮捕的人数超过75万,其中,一半以上被枪决。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看了苏联就会更深刻地了解毛泽东的中国。上之所好,下必甚焉。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共产党里的疯狂就是这样无节制的快速放大的。

   全俄法西斯联合会的头头Vonsiatsky,1938年在纽约的白俄报纸上写道:“斯大林是所有的法西斯里最好的,没有人比他杀了更多的共产党,我也比不上。”

   不知道文革当年,在台湾和美国的国民党反动派里,有没有这样的幽默。

  (写于2012/1)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