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 枉判【梁祝】是以权压法的典型案例
11/12/2012 点击数:989

枉判【梁祝】是以权压法的典型案例

(无名)

 

十八大胜利召开,深孚众望,胡书记报告新意迭出,鼔舞人心。谈及司法改革时,尤其醒目:“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 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这十二个字,切中当前司法界弊端要害,箭射十环,堪称大满贯。

 

提及法与权的关系,感触颇深。中国所有法律,均是在党的领导下,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立法通过。它代表了党的方针政策和全国人民最高意志,应该是至高无上的,任何个人和集体均不能凌驾其上。因为我们的党不存在凌驾其上的太上皇。关系就是如此简单明了!

 

可为什么有“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存在,而且要在全党代表大会上重申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这说明某些党政领导法律意识淡薄,蔑视无视党纪国法,触犯法律现象已危及党和国家的形象,已面临不得不改革的地步。

 

上海不是司法“特区”,“以权压法” 现象时有发生,有时甚至达到猖獗的程度。南薇【梁祝】案便是典型案例。

 

今春,中央有个巡视组抵达上海,有了解南薇蒙冤一生的朋友,告之南薇子女“中央赴上海巡视组” 举报邮箱,说可以将冤情向上反映,以求公正。中央赴上海巡视组” ,不就像古代“钦差大臣”“八府巡按” 一样?代天巡狩,百姓们有冤伸冤,有状告状,兴许有个清官大老爷还你个清白公道。於是就写了封信寄去。为了说明问题,不妨将信公诸於众:

 

   中央赴上海巡视组负责同志:

 

   能给你们写这封信,心里是万分激动,仿佛古代有“直达圣听”的礼遇似的。因平时想给党中央顷诉顷诉自己的感受,信访局层层筛选,很难将信送至我们的首长手中。您们来上海巡视,真太好了。希望能多多听到上海人民真正的心声。

 

我们所反映的是司法弊端的问题。

 

具体是我们父亲(刘)南薇一生主要作品,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祥林嫂》、《凄凉辽宫月》《山河恋》《宝莲灯》《香妃》《孔雀东南飞》……均遭上海越剧院袁雪芬等人恶性剽窃,半个世纪蒙受冤屈。上世纪80年代,他得以恢复中国作家协会会籍,但作品归还仍遥遥无期。我们多次向中央有关部分反映,都杳无回音,无可奈何之下,走上法律维权之路已有五年之久了。

 

1946年我父亲在袁雪芬“雪声剧团”任编导,周总理在上海看了南薇编导的《凄凉辽宫月》后,即指示上海地下党要关心国统区这群越剧姑娘的进步。我舅舅吴康(范树康)向组织上汇报,他妻舅正好在袁雪芬“雪声剧团”任编导,在他直接帮助下,他将鲁迅先生小说《祝福》改编成越剧《祥林嫂》,并仍由他编导,拍摄了第一部越剧电影《祥林嫂》。舅舅吴康当时是上海地下党学运领导人之一,他所在之江大学支部,就有吴学谦、乔石、钱其琛、丁景唐等党的领导同志,他女儿范晓红去年还立了二等功,受到总书记的表彰,现是海军某部少将,为国家作出自己的应有贡献,这一切组织上可以进行核实。

 

南薇一生热爱党,也未戴上个什么帽子。他一生不幸,根子就在他“八易其稿”首次成功改编了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剧本。解放伊始,首都中南海怀仁堂首次演戏,演的就是他编导的《梁祝哀史》(即《梁山伯与祝英台》);第一次放电影,放的电影《万家灯火》和《祥林嫂》,《祥林嫂》又是他编导。当即受到总理和毛主席的表扬。周总理还在中南海寓所宴请了南薇和演员范瑞娟、傅全香、陈鹂,陪同的有田汉、许广平、孙维世,并合影留念,还在标明南薇编导《梁祝哀史》说明书上写下《这是一齣成功的剧,周恩来》的签字。在第一届全国文代会上,总理当众表扬了他,还让他“南薇,站起来让大家看看”。在文献片《梅兰芳》“解放”一集中还留下他与总理文代会宴会时碰杯的珍贵镜头。毛主席也指示他写《宝莲灯》,说沉香劈山救母,我们也推翻了三座大山,有教育意义么。他回上海三个月便创作了《宝莲灯》,在上海丽都大戏院演出。他也评为全国戏改委员会付主任(周信芳任主任)。这种种殊荣让上海当时文艺界的领导伊兵垂涎三尺。他决定要抢夺南薇梁祝的著作权,成立个所谓“华东戏曲研究院创作工场”,未经南薇同意(南薇於19515月,由“上海新戏剧出版社”出版《梁祝哀史》单行本,注明“版权所有”),略作改动,在他掌控的上海【戏曲报】上於195111月发表,署名由伊兵“审定”。南薇向总理汇报,总理批评了伊兵。而当时田汉、周扬等同志均知道《梁祝》是南薇编导此事,於是在195112月份【人民文学】杂志上全文刊登了《梁山伯与祝英台》剧本,署名“南薇改编”。伊兵不仅蓄意掠夺了《梁祝》著作权,还在上海开了先例,大张旗鼓批判南薇“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处理结果:行政降级四级,不准他再编导,直至开除中国作家协会会籍。由於受过总理批评,他也不敢署名伊兵改编。只能挑选由徐进署名。南薇成了“原改编”者,至1954年,连“原改编”者也索性一笔抹去。至80年代,加上个“袁雪芬口述”,争抢这块香馍馍。

 

在我们得到国家图书馆提供的“195112月份【人民文学】”证据后,便在上海、浙江、江苏分别对侵权的音像公司提起诉讼。七场诉讼在江浙两省都获得胜诉,将《梁祝》著作权终审判归南薇。但问题出在上海。

 

上海第一中级法院一拖三年。一中院无视历史事实和证据的不容争辩性,便想出了怪招,模糊梁祝著作权的归属,只判明四段唱,从全剧“肢解”出来“不於支持”。这是法院想出的钻孔子的擦边球绝招。

 

但奇怪的是在通知我们宣判的上午十一点钟左右,法院也不宣读,也不开庭,由书记官偷偷将判决书交於我们,下午两点钟,上海两大晚报:【新民晚报】和【新闻晚报】,配以大幅漫画,并以“上海越剧院胜诉”为题,在平面媒体和互联网上,进行误导式大幅度大面积的报道。在如此国内外大范围中造成错觉,仿佛只有上海判对了,江浙两省都制造了新的冤假错案似的。而实际上,上海的判决书中也没有能否定《梁祝》著作权是南薇的(法官为自已留下伏笔),只是用肢解作品的完整性,赖以混淆视听,将司法的尊严变成儿戏!上海於法无据乱判葫芦案,是谁在影响司法的公正?他们是想改写《梁祝》首演中南海的历史?而目的只仅仅是为袁雪芬涂脂抹粉。所用代价,即是司法的公正和国家的诚信,以及我们党和威望,如此幼稚的蠢事一而再,再而三在上海上演,这不是故意推崇上海越剧院历来剽窃南薇《梁祝》《祥林嫂》、《宝莲灯》、《山河恋》《凄凉辽宫月》《香妃》,都是合理合法的喽?非但无过,而且有功?我们常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上海要为全国树立“保护”知识产权的“榜样”,就像韩正市长高调宣布的承诺那样,原来是所谓确立“保护”知识产权最佳城市的实例,竟是“剽窃有理”判案实例喽?我们认为上海巧妙的以偷梁换柱办法制造新冤假错案的问题,性质是严重的。应该查查清楚,以维护党性的原则精神和党的实事求是形象,及共和国司法的尊严。

 

附上江浙两省高院判决书和上海一中院判决书,和一些相关资料,供参考。

 

我们对此案的具体看法,在我们自己网站上,都以“无名”笔名写了几十篇博文表述了我们的观点。网站名:【遗珠阁南薇剧社】。

 

我们怕信被拦截,如果收到信,是否可电告一个短讯,注明收到两字即可,以免牵挂。因为我们听到传言,有人走访巡视组遭遇驱打谣传。手机号为:13564612407

 

祝领导们在上海工作顺畅,身体健康!

致以

由衷敬意

南薇后人(略)

2011.4.23.

 

三个多月后,南薇后人接到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两通电话。第一次是验明正身,验明一下写信者是否确有其人。

 

第二次电话被告之信已转到一中院,并询问了一下“对哪位法官有意见”。

 

对法官有什么意见?反映情况的信都直接转到被反映的单位手中,本身已经够滑稽的了,还有什么可说的?真叫滑稽了!

 

对於一中院主审法官,说实在,我还真有点可怜他!

 

启讼初,主审法官一股正气,表示这个历史陈案不妨可以一揽子解决,於是追加袁雪芬,徐进为被告。接下来便石沉大海,久拖不见动静。再次开庭,己柤隔两年之久。那次开庭足足拖延了二十几分钟,被告之高院有人下来开会。庭审时,被告律师与法官像在唱双簧。法庭上闭口不谈铁证如山的事实。故意扯开话题,只谈【人民文学】上署名“南薇改编 宋之由,徐进,陈羽,成容,宏英修改” 而南薇没有参加“修改”,所以不拥有著作权。根据【著作权法】,“改编”者享有著作权,而“修改”者不享有著作权。不知被告律师与法官是不是视而不见【著作权法】,或故意歪曲【著作权法】。再说所谓“创作工厂”动机就是要掠夺南薇著作权,伊兵他们再笨,也不会让被掠夺者参与掠夺自己作品的行动!怎么说也构不成“五君子”剽窃南薇作品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但法官还是不顾【著作权法】枉判了!尽管他也知道是违心之判。

 

判后两小时,一场排山倒海的舆论场“人民战争”围剿便匆匆豋场了。如此有计划,有预谋,有步骤的行动,没有权力在背后运作谁会相信?如此赤裸裸明目张胆地向着全社会与全国全世界人民面对,高调指鹿为马,常言道有理不在声高,这只能说明法院理亏到了已无法自圆其说,才要凭借舆论虚张声势来遮丑避羞!

 

幂后“以权压法”的主谋是谁?可谓权倾朝野,权高盖天,连中央巡视组也要忌惮他三分,不敢将上访信直接交付他,而要悄悄塞给被上告者手中息事宁人?上海高院有恃无恐,当然不会理会有名无权的中央巡视组,还是以错就错维持原判。

 

中央的决策英明正确,到了地方往往变调走样,南辕北辙。这次十八大的决议是否能落到实处,令人期待。希望不要像竹篮打水,让老百姓空欢喜一场!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