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李庄博客:黑打与打黑
11/16/2012 点击数:1201

   黑打与打黑

   李庄新浪博客  (2012-11-16 )  

  


重庆公安局一名曾经的打黑大队长,将写给何挺副市长的信,先转给了我,并征求我的意见,我看后评价:很好,实事求是,揭露真相,让那些善良的民众知道黑打背后的阴暗,对促进法治走向光明不无益处。


尊敬的何副市长:
 
 您好!“王立军事件”的发生和您的到任让我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又闻薄熙来和谷开来违纪犯罪问题曝光,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的心情。有一点可以肯定,重庆有望了,重庆的警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了。回想重庆市“唱红打黑”以来为了某个别人的利益发动运动式大革命行动、用“以罪治罪”的方式打黑除恶是对法治社会的践踏!为短暂的社会治安形式的好转采取大规模的刑讯逼供和枉法裁判带给社会的伤害远远比放纵犯罪大得多。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个人人治行为严重破坏社会法治秩序,一部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或怕或喜欢或投机干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情,给自己和社会公众带来的伤害是几代人都无法抚平的。被党中央定性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带给中国人民的伤害是无法修复的。而今天在重庆有点像伤口上再抹盐的感觉!惊魂未定之中看到重庆的一点希望。心中无限感慨好想给您诉说。。。。。。
 
 我曾经是重庆市公安局最优秀的刑侦民警,1965年2月24日出生,中共党员,一级警督。因公受伤致九级伤残。1984年9月从江津聚奎中学考入重庆市人民警察学校,1986年5月19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7月15日分配到市局刑警总队工作,2007年4月18日从市局刑警总队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调到渝北分局刑警支队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担任大队长。2009年9月27日被市局“091”专案组“刑事传唤”,9月28日被市局纪委“双指”,在沙坪坝“榕树宾馆”铁椅子拷上手脚十天十夜,在八位专案民警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耐心帮助教育下,2009年10月9日被移交沙坪坝区检察院刑事拘留,2010年1月8日沙坪坝法院以受贿罪判我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今天斗胆向您诉说一些心里话,希望您能看得到这封信并能倾听一名士兵的倾诉。我希望您能更多地知道王立军到重庆后发生些什么!
 …………
 沙坪坝法院按《刑法》385条以受贿罪判我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我当时不服,但在当时“红色恐怖”下的重庆市,我在法庭上没有敢说不,因为律师告诉我,认罪态度好有判缓刑的机会,如果不认罪肯定会判实体刑三年。我妥协了!
 …………
 我在被“双指”之前,听到许多“专案组”刑讯逼供犯罪嫌疑人和内部同志的传闻,有吊在墙上几天几夜的,有“吃烤羊”、“浇冷水”、“断水断电”(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用朔料警棍敲脚指尖、“轮番轰炸”(几十甚至几百小时不准睡觉)等刑罚我不相信。但当我进了臭名昭著的“091”专案组时,我才相信绝大部分专案组成员特别是郊县民警在王立军“非常时期采取非常手段”的授意下,在干得好可以从郊县调到主城的诱惑下,重庆市打黑除恶专案组刑讯逼供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沙坪坝榕树宾馆“091”专案组里,文强、黄代强、罗力、赵利民、肖英等一大批涉黑“保护伞”被“轮番轰炸”、“断水断电”。。。。。。。我一个小小的大队长被8个专案民警“轮番轰炸”10天10夜250多个小时。起初起码一天有两顿盒饭,水基本保证,三天以后,说我态度不老实,开始“断水断电”。一天只有一杯水(100ml左右),三四顿时间有一盒盒饭。期间不准洗澡漱口,我要求家属带换洗衣服到分局,请专案民警去拿一下都不允许(专案组秘密关押,不通知家属,单位只知道被“091”专案组带走,不知道地点和案由),我最后要求用我身上的钱去买新衣服,都是请示专案组领导五天后同意。我因为患肝炎(小三阳)长期吃药,长期超负荷工作患颈椎病先后两次在大坪三院住院治疗,不能在铁椅子上坐久了,也不能饿、不能缺少睡眠。我要求让家属送药或找医生开药,被专案组领导雷明文(原忠县公安局民警,在“091”专案组担任法制组组长)否决。万州分局民警熊蜂(因给文强两耳光从万州调到沙坪坝刑警支队担任副支队长)又不是管我的民警却威胁我要用用朔料警棍敲脚指尖、“断水断电” ,万州分局另一个民警邓川更是立功心切,对我拳脚相加,用黑布头套套在我头上,当发现我用铐着的手指在下颚处抠一个小缝出气时,竟残忍地把套口用绳子勒紧,我告诉他我有颈椎病和肝炎,2007年在押送罪犯时在渝南高速路发生车祸,左锁骨骨折取钢针手术不久,长期不睡觉和一直铐在铁椅子上有可能发生脑溢血等危险时,邓川说隔壁有医生,随时都可以急救!(之前听说6.21专案组陈坤志就是昏死“急救”过来的)。邓川这种明目张胆违法乱纪的“打黑英雄”从万州调到市局纪委工作!我不明白是谁给他们的权利对“双规、双指”人员如此之残酷!我在沙坪坝看守所听同舍房的人讲,潼南县公安局副局长杨才耀在铁椅子上坐了40多天!听说已被枪毙的“亮点”茶楼老板王紫绮坐的铁椅子更高级,在椅子中间挖一个洞,连屎、尿、例假都在椅子上解决!造成生殖器溃烂送复盛拘留所医院治疗!毒贩谭立仁、敖兴满在铁椅子上坐得肉和内裤粘连,换内裤要狱医用双氧水洗一个多小时才脱得下来!
 
 尊敬的何副市长,我当警察24年几乎没有打过一个犯罪嫌疑人。而我一个重庆市公安局“优秀共产党员”、 “重庆市优秀民警”、“二等功臣”被如此折磨,天理难容!更为恶劣的是,专案民警在讯问时,凡是对你有利的辩解一律不记录,对你不利的材料不惜添油加醋甚至强加予你。当你被折磨得害怕失去生命的时候,一切都会听之任之。我被他们强迫按他们的意思写“悔过书”,必须深刻,争取组织和王立军的“原谅”!
 ……


 尊敬的何副市长,我自认为是一个非常优秀、非常廉洁的民警。我生长在一个红色革命家庭里,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我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川东地下党党员,我是在警校入党以优异成绩分配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先后从事反扒、反盗抢机动车和打黑除恶工作,在我24年从警生涯中,抓过各类犯罪分子上千人,我到了渝北分局带领八大队先后打掉六个黑社会犯罪组织、十一个恶势力团伙,我所带领的八大队被推荐为2006-2007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集体,被评为重庆市打黑除恶先进集体,荣立集体二等功,自己被评为重庆市打黑除恶先进个人,荣立个人二等功,是一名名副其实的“打黑英雄”。
 ……
 我曾经给立军局长写过一封信,我夸下一个海口:如果十年内重庆市公安局再找到一个我这样优秀的民警绝对是重庆市人民的幸事!我今天仍然向您坦言,我是一个把公安工作当做我毕生的事业的人民警察。在打黑除恶方面,目前重庆市公安局找不到比我更出色的!特别是能不打人就能破案的警察!和我打交道的犯罪嫌疑人只有两个结果:一是坦白交代得到法律从轻处罚;二是负隅顽抗,零口供被法律严惩。您可以了解领导过我的所有领导……这次我在091专案组被折磨200多个小时病情进一步恶化,腰都无法伸直!我们一直过着非常清苦的日子,我们四口之家(岳母和我们住在一起)住在工商大学校园内三十几平米旧房子里,我们的卧室在阳台上不足五平米,夏天高温无法居住,十几年来每年夏天我们都睡在客厅地上。我家里最值钱的一样东西就是给女儿买的一架二手钢琴。但我的妻子和女儿从来没有抱怨过,一直默默的支持我,我是他们心中的英雄!一个具有24年警龄的老民警和一个大学老师就住在这样的陋室里!…… 现在我没有工作了,我们负债累累,女儿考上四川音乐学院还有一年毕业,学费不低,妻子是癌症病人,工资也不高,我又是因工受伤的一名残疾人(工伤九级),年龄47岁了,我除了会侦查破案外,又无一技之长,找工作都难,虽然房子可以变卖还债,但经济适用房要五年才能转让,目前我们连每月还银行按揭都非常困难,我们真的无法面对这一切!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我为党和人民辛苦大半辈子,立下无数战功,被“双开”后没有任何保障,我重新交社保、医保!甚至不如一个街道下岗个人!
 
 “王立军事件”的发生才有勇气给您写信,王立军到重庆来以《给全市人民的一封公开信》掀起重庆打黑除恶的浪潮,又以王立军《给全世界人民的一封公开信》降下帷幕。北大贺卫方教授曾给《重庆司法界朋友的一封公开信》向王立军告诫四点意见。其中谈到“以罪治罪”和“告密的方式”发掘犯罪线索以及过于严厉惩罚犯罪给社会带来的危害都非常震撼人心。我今天想把我经历过的和听到的一些事情向您汇报,绝不是告密!我希望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您能肩负起历史的使命,为把被重庆市弄权者们践踏的法律秩序恢复到正常轨道上来,拨乱反正,给被枉法裁决的所有人一个公正的结论。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