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意大利指挥家阿巴多去世 中国网友送行
1/21/2014 点击数:1458

意大利指挥家阿巴多去世 中国网友送行

寒夜闻柝 转自   新京报   2014年01月21日

 http://history.sina.com.cn/art/life/2014-01-21/095580754.shtml

 

  新京报讯 (记者姜妍)一代指挥大师克劳迪奥·阿巴多昨日去世,许多中国的网友在微博以他指挥的莫扎特《安魂曲》为其送行。

  “阿巴多和阿格里奇合作的莫扎特,2月上市,想当初两人留下了诸如老柴、普罗、肖邦等一系列堪称典范的录音,原本这套阵容会带来一系列演出的,但如今阿巴多因身体原因取消了所有演出,而阿姐只愿与阿巴多合作。”前日奥地利音乐频道刚在微博上为即将出版的唱片做宣传,一天后阿巴多去世的消息就传来,国内古典音乐圈一片哗然。

  平和面对癌症,“生病成了好事”

  2000年阿巴多被查出患有胃癌,之后他被切除了近一半的肠和大半个胃。“我必须每隔两个小时吃少量的东西,煎炸物一定不能碰。”为了疗养,阿巴多搬到了撒丁岛,他的花园寓屋外盛开着大片山茶花,屋内的墙壁上挂满了埃贡·席勒的作品,那些抽象、易碎的画面描述着让阿巴多着迷的时代——世纪之交时期的维也纳,那里曾住着勃拉姆斯、布鲁克纳,还有马勒,这位讲述生与死的作曲家。

  三年后,阿巴多把曾经一起共事的乐手们召集起来,一起加入到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里,演出了马勒第二交响曲。那场演出获得巨大成功,演出后乐手们拥抱在一起。“生病成了好事,对我的音乐、我的生活、我的孩子,一切的一切,使我用另一种眼光看待事物了。我给自己多留点时间,沉浸于平和状态中,多多学习,因为我意识到以前知道得太少了。”阿巴多用另一种视角看待病魔的折磨。

  生于音乐世家,不遗余力提携年轻人

  阿巴多1933年出生在意大利一个充满音乐声的家庭里,父亲拉小提琴,母亲、哥哥和妹妹都会弹钢琴,同时妹妹更擅长拉小提琴。7岁时,阿巴多跟着哥哥来到斯卡拉歌剧院,他欣赏了一场音乐会,一直盯着场上那个叫安东尼的小个子指挥。“我当时就想,‘啊,像魔法一般,我也要干这个。’”回家后,阿巴多在日记里记下来,说有朝一日他也要做音乐。

  日后,阿巴多果然圆了儿时之梦,他成为了继卡拉扬之后的一代指挥大师,他曾先后执掌维也纳爱乐、柏林爱乐、纽约爱乐、芝加哥交响乐团、费城交响、波士顿交响等等。在成为指挥大师后,他不遗余力地提拔年轻的音乐家,包括王羽佳、古斯塔夫·杜达梅尔等人都受到过他的点拨和提携。“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与博斯塔恩、卡拉扬一起工作。因此我对年轻人很慷慨,慷慨让你富有,如果在你人生中你很慷慨,那么你的人生会很丰富,慷慨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 人物名片

  克劳迪奥·阿巴多(Claudio Abbado),1933年出生,当代著名的意大利指挥家。自幼接受音乐教育,并就学于威尔第音乐学院学习钢琴和作曲,十岁起就开始研究指挥法,并开始指挥室内管弦乐队。

  1958年在美国库赛维斯基国际指挥比赛中获奖后就在维也纳音乐学院随名家深造,1963年又在米特洛波劳斯国际指挥比赛中获奖,后来他在萨尔兹堡音乐节上成功地指挥了维也纳爱乐乐团,并一举成名。从1969年被聘为斯卡拉歌剧院的音乐指导,1971年又与不设常任指挥的维也纳爱乐乐团订立了终身契约,并以首席指挥的身份积极筹办各种演出活动。随后阿巴多分别担任伦敦交响乐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柏林爱乐乐团、萨尔茨堡东方音乐节的首席指挥。2002年,阿巴多离开柏林并创立了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并且从2003年起定期进行演出。

  他给柏林爱乐乐团带去了民主与独立价值,成为乐团史上首位辞职的音乐总监。富特文格勒的艺术遗产、卡拉扬的商业遗产和阿巴多的政治遗产成为现今柏林爱乐乐团的立命之本。

  ■ 阿巴多与中国

  40年前来京,吸引两万听众

  1973年春天,阿巴多曾经带领维也纳爱乐第一次来到北京,那是维也纳爱乐第一次在北京演出,期间发生了一件阿巴多后来认为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有太多人想听维也纳爱乐的演出,所以音乐厅外聚集了两万人,在演奏过程中,每隔10分钟音乐厅里的人就会全部出去,换另外2000个人进来。阿巴多因为背对听众,是在演出后才知道自己的听众在不断变化。

  2009年9月,阿巴多带领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6天的演出,阿巴多指挥4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还没有结束,大家就已经开始了留恋,“阿巴多还会不会再来?”在这期间阿巴多留下了很多花絮,比如他每天是坐地铁来到剧院。“因为地铁很快,地铁只要20分钟,坐车要一个小时或45分钟,我为什么要坐车呢?我认为生活要简单化。”音乐节开幕前一周,阿巴多就提前抵达北京,“我要好好看看北京的变化。”这是阿巴多抵京后的第一要求。虽然年事已高,阿巴多仍然坚持将重游八达岭长城作为自己的第一站,这曾是他36年前去过的旧地。阿巴多甚至特意攀登了两段坡度较陡的长城,为的是“视野更加开阔”,他回忆说:“小时候父亲非常喜欢爬山,这个爱好也传染了我。在长城上走走让我找到了小时候的感觉。”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