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悼念阿巴多大师
1/28/2014 点击数:1452

大剧院举办阿巴多大师纪念活动 让信仰在此延续

新华娱乐 2014年01月27日 
 
 
寒夜闻柝网,借此文,向当代最伟大的指挥家阿巴多致敬!大师走好~
 
 
(Claudiao  Abbado,1933-2014)
 
 
 
………………………………………………
 

    距离阿巴多大师离世,时间过去了一周,无数古典乐迷们从最初惊闻的悲痛,到渐渐希望有机会分享与抒发这份深刻的情感来告慰心中的信仰。1月26日上午,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在大剧院艺术资料中心举行了一场令人倍感温暖的大师纪念活动。谭利华、张艺、李飚等艺术家与北京各界媒体、评论人和普通的乐迷们纷纷闻讯而来,共同缅怀大师生平、延续音乐信仰。

    我们有幸经历了他的时代

    1月20日,一个和以往并没任何不同的下午,却因一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人们的心再也不能平静——克劳迪奥·阿巴多逝世。相信很多人最初是质疑这条消息的真实性的,其实更多的是不愿去相信。每一个领域的子民都有自己的信仰,譬如“果粉”们将乔布斯奉为教主,在古典音乐领域,阿巴多这个名字,便是神明一般的存在。毕竟,无论哪个领域,都需要有这样一个人作为其子民们的精神支柱,谁也不想失去自己的信仰。

    不知道24年前,当人们听到一代指挥帝王卡拉扬去世的消息时是怎样的反应,但今天,我们却亲眼见证了古典乐坛又一个时代的辉煌和落幕,虽然仍然沉浸在悲痛中,但我们仍然合掌感恩于他带给我们的一切,让我们有幸经历了这个时代。这些天,阿巴多这个名字已经覆盖了各大报纸文化头条,微博微信亦被刷屏,甚至连很多普通老百姓都知道了,有位古典音乐领域的“王者”逝去了。一篇篇寄托哀思的文字雪花般呈现出来,甚至不少平时硬朗的男子汉也一度痛哭。所以,当国家大剧院透露即将举办阿巴多大师的纪念活动时,人们便纷纷通过各种渠道询问时间地点,希望能够获得一个宝贵的出席名额。因为大家需要这样一个寄托哀思的平台,重新振作的起点,来延续对古典音乐矢志不渝的信仰。

    “这一切,只为怀念逝去的亲人”

    1月26日上午十点半,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举办的大师纪念活动在艺术资料中心举行。这里平日的活动很多,大师面对面、艺术讲堂、发布会……但这样的纪念活动还是第一次,亦是国家大剧院的第一次。当天,大剧院的工作人员,以及包括意大利使馆、艺术家、评论家、媒体、青年学生甚至普通百姓等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聚集于此。每个人都是心甘情愿在“单休日”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推掉了手中的工作远道赶来。不论是艺术家还是平头百姓,没有谁是特殊的。在这个场合,人人平等——他们只是古典音乐王国的子民,阿巴多大师的忠诚乐迷。

    不难看出,为了这场活动,古典音乐频道非常用心的做了大量工作。而在这之前,其主页上也已经挂出了纪念大师的专题,丰富的视频及访谈版块,让人们的追忆有了实质的内容。活动期间,资料中心屏幕上放映的是珍贵的大师生前影像,音响中播放的是大师亲自指挥的作品,从柏林时代到琉森时代,再到大师在中国的往事,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几欲使人产生错觉,仿佛大师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依然在我们身边。“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怀念一位逝去的亲人。”一位国家大剧院的工作人员说。这是我们听到的对阿巴多大师的又一个称呼:亲人。的确如此,四年前的国家大剧院的琉森音乐节,是大师的最后一次中国之行,也让有幸与他接触过的所有人将其视为令自己为之骄傲的朋友和亲人。

    这是大师在中国最后一次挥棒的地方

    作为继卡拉扬之后的又一代指挥帝王,阿巴多是当之无愧的“大师中的大师”、指坛中的“No.1”。 2000年,当大师证实自己罹患胃癌时,很多人猜测他会不会就此隐退。但四年后,大师凭借惊人的毅力全面复出,创立了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并开始巡演。这支择优而组的乐队几乎集结了全球最具声望的首席大师和独奏大师,“单簧管皇后”萨宾·梅耶、“小提琴女神”穆特、“长笛王子”帕胡德、“钢琴教母”阿格里奇……都曾是乐团里的一员。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的艺术水准和演奏境界很快得到了全世界的公认和追捧。2006年,当阿巴多第一次把琉森音乐节带到东京时,就曾放言:“有朝一日一定要把音乐节也带到北京,了却自己多年来未完成的心愿。”所以,能够亲眼一睹他的指挥风采,成为无数中国乐迷热切企盼的终极梦想。

    2009年,在自己健康状况并不乐观的情况下,大师义无反顾兑现了他的诺言,携音乐节原班人马移师国家大剧院。由此,北京也成为继东京、纽约、维也纳之后迎驾琉森音乐节的又一福地。而这也是大师时隔36年后,再次回到中国。这是当年震动国内乐坛的头等大事,没有之一。琉森音乐节的到来不仅成就了2009中国古典乐界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亦成为国家大剧院开幕以来在古典音乐方面最为重大的一项举动。

    现在还清楚记得当马勒第一交响曲结束时,全场那朝圣般的静默,和突然清醒过来后用生命鼓掌的劲头儿。而在大剧院北门大屏幕前观看直播的年轻学子们,同样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雷鸣般的掌声久久回荡在长达80多米的水下廊道中。这时的大师,仿佛权座上的王者。然而走出音乐厅的大师,却是最和蔼的一位老人,年轻学子们最亲切的长者。而这里,竟成了大师在中国最后一次挥棒的地方。

    所以,当天的缅怀追忆,亦是人们重拾希冀的起点。我们失去了阿巴多,但对古典音乐的信仰将依旧存在。活动尾声,当在场的每个人都上前献上了手中的蜡烛,共同映亮了Claudio Abbado的名字,以另外一种力量,护佑着乐迷心中的殿堂。古典音乐生生不息,这亦是大师的心愿。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