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哪个当官的是干净的,有种你站出来!
3/4/2014 点击数:781

县委书记怒吼:哪个当官的是干净的,有种你站出来! 

郭一平 华夏快递  14-02-20 

   一个纪委书记与河南作家郭一平一席谈,原话摘录:

   物资局一个副局长,秘密派人到北京告状。无疑,别说跑到北京,就是跑到联合国,最后还得由当地解决。

   这就是中国目前信访体制的天然祸害——你告哪个单位,最后落到哪个单位为你解决;你告谁,最后落到谁为你解决;原发地在哪儿,解决也在哪儿

   这就是中国“冤案累累”却解决不了的真正根源,也是层层举报腐败不仅没有结果反而遭遇打击报复的根子。

   上边不直接解决,推给下边,下边本身就是腐败的源头,也是冤案的制造者,解决个球!你敢重复上访,就该挨打,甚至被关了。

   闲话不说了,单说这县委书记得知副局长告状的事,发了大脾气。是不是副局长告了这个县委书记?不是,他告的是这个县里县委副书记。

   现在的官场上都是“狗练蛋”,肮脏事都扯在一块儿的。真告倒了一个人,得牵扯到100个人,一个县里官场几乎无人不小心,因此,大家都一个劲吹牛逼,没有人真正反腐败。若有一个人真心反腐败,就会遭遇到集体围攻,“被自杀”、“抑郁死”也是平常事儿。

   因为现在的腐败,都是集体腐败。如果官场上大家都干净,就只有你郭一平一个人腐败,那你根本就腐败不成,只有大家都腐败,你腐败起来才有安全感。官场上混的

   大家都懂这个理儿。

   于是,现在的常态是,大家都腐败,互相包庇,互相支持,死保对方等于死保自己。在这方面,官场上都很讲“义气”,够哥们儿。县委书记要是在某个工程项目上,收钱1000万,在收钱之前,他会主动对开发商说:“这事儿,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得集体研究。还有张某某、王某某……你跟他们去说和说和,这样我的工作也好做。”聪明人不用多说,开发商就会把县委书记提到的这些人等一网打尽。反过来说,如果你县委书记“被窝子放屁——独吞”,好处一个人全占了,大家都盯着你,你还真没那个胆量!这些年落马的官员,都是一掂一串子,原因也在于此。

   话还得说回来。那天,县委召集各单位正副职,在县委小礼堂开会。讲到中间,谈到了维稳问题,县委书记忽然大发雷霆:“一个家庭吵吵闹闹,日子过不好;一个县里,大家互相捣鼓,工作也开展不好。最近,有人还到了北京去告状。我知道是谁,不点名了,你自己明白就是了。胡捣个啥?还不赶快写个辞职报告,还等着我们撵你下台吗?”(这个副局长当时正在台下坐着,满头大汗,战战兢兢,大家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脸上。)县委书记依然怒气不息:“装个什么B,谁不知道谁呀?麻拉个一,谁说自己是干净的,有种就站出来”会场寂静得能听见心跳声,没有一个人大声出气。

   县委书记说这话当然是有根据的。2005年,前任县委书记,还有一个副书记落马,被判刑。检察机关得知,全县80多个科级干部都给他们送钱买官。

   现在有人说,既然卖官者抓起来了,买官者为啥不往下查?问这话的就是外行了。

   举个例子吧,你郭一平卖官下台了,几十个人从你手里买了官帽。你一下台,来了郭二平、郭三平当县委书记也不会去查。为什么?我来问几个问题,你就明白了。

   其一,你郭二平、郭三平是如何当上的,你难道真的是干净的?

   其二,你郭二平、郭三平当县委书记真的没有花钱?你花了钱,靠什么收回投资?也就是说,你不准备利用腐败收回投资?

   其三,那郭一平当初为什么出事了?难道是因为买官卖官?

   不是,那是他的官场关系链出现了断裂或松动之故也。

   什么是官场关系链呢?A当了大官,就会把B一帮子上提上去;B上去又把C一帮子提上去;C上去了,又把D一帮子提上去了……也就是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整个官场就是一个由人际关系织成的大网。这张网不是由“正义的追求、共同的理想”凝结成的,也不是在法律法规制约下组成的。这样,问题就出来了,他们之间为了利益,这个利益主要是钱、权、女人等,就会互相斗争。但他们对付百姓,却表现出惊人的一致性,团结起来“共同对民”,坑民害民忽悠民。其实,他们之间并没有一丝的平静。

   这你明白了吧,那郭一平当初被抓,不是因为买官卖官,也不是因为腐败,而是他的上游官场博弈的结果。说这话,一般人也许不信。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

   原江苏徐州市委组织部长陆正方卖官,上百美女官员为了得到升迁同他上过床。只要是个人,不是个禽兽,脑子没问题,就会想:那组织部长只有对官员的举荐考察权,但没有决定权,2009年陆正方落马了,可那些掌握官员生杀予夺大权的幕后人是谁,有几个,为什么没有事儿?再说,陆正方任组织部长期间,都提拔了谁?提拔了多少?这些人,是不是像中组部部长李源潮说的那样“赔了夫人又折兵”?

   为此,矿业大学教授王培荣,列举了几十个明显的买官者,还是现任,都正干着。也点出了陆正方的上级,并且拿出了证据。可怜的是,王教授为了实名举报,丢了工作,时时处于危险之境,随时有生命之危。正当他准备绝食反腐败时(网上公开声明,若不查他所举报的腐败分子,于2010年10月绝食至死),江苏省才稍有些动静,安抚一下王教授。至于最后会不会查,查不查彻底,天知道!

   全国是不是只有徐州一地官场是这样呢?全国其它地方都是干净的吗?你自己想吧。

   官场上的肮脏事儿,八天八夜也讲不完,比黑社会还黑,比黑社会还神妙诡秘。外表看上去,一派升平景象。

   讲到这里,你该明白了,那郭二平、郭三平若上台了,决不会去查当初向郭一平买过官的人。因为他郭二平、郭三平们不是干净的,何不利用别人的把柄威慑众人?反过来说,他要是真一个劲查下去,也没他的好处。关系纵横,指不定会触动哪根官场神经,让他身败名裂。他何苦呢?经济上对县委书记有GDP考核指标,反腐败也没下任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果真是吃饱撑的了?就说那省委书记们吧,薄书记打黑反腐败,全国那么多的省委书记咋不干?难道说,他们省里没有腐败,没有文强?

   反腐败,不重要,重要的是砸碎生产腐败官员的“流水生产线”。要砸碎这个生产线,就得象当年共产党打天下时用的一用即灵的“核武器”——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组织群众,让他们去选官,评官,决定官员的升降和去留。否则,说其它的,句句都是忽悠。贪官的“流水生产线”不除,你把中国官场的官员换完也不行,你把官杀完也不行。贪官固然可恨,但腐败的根子不在他们身上,而在于贪官生产线。

   当今官场腐败的程度,一般人不可想象——腐败到几乎无人不腐败,无官不腐败;腐败到已经没有人主持正义了,腐败到“李刚”这样的人,官场集体为他开脱而没人说句公道话的地步。除了百姓呐喊,还有什么?网民的呐喊,已经没人理了。网民的呐喊要真管用,那徐州市两年前就该官场地震了。

   现在,官场上容忍腐败分子,但容不下执政为民的好官,更容不下反腐败的官员。大家都是腐败分子,谁反腐败谁就是另类。陕西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搞12年免费教育以及全民免费医疗,已经成功了,全国人民正等着神木模式推向全国。没想,那些陕西官场上,禽兽官员动议拿掉了郭宝成,没有一句解释,没有一个理由。这是最明显的对中国人民民意的公然强奸。至到如今,中国人民议论纷纷,到底是哪个禽兽拿掉了郭宝成,什么理由?连一个字的交代也没有。你说如今官民对立,老百姓骂官,到底怪谁?

   官场上可以让一个个因不作为乱作为酿成重大社会事件的官员复出一百回,但不容许你反腐败的正义之士,也容不得真心执政为民的好官员!这就是眼下的中国!

   一纪委书记与郭一平谈话摘录:《地方官场上咋没人为老百姓主持正义?》

   现在的老百姓,受欺受压,在当地根本告不赢。如果能在当地告赢,谁吃饱撑的往北京跑?何况,跑到北京也得由原发地解决,总书记总理不可能给你断案。你郭一平想想,当地就是冤案的制造者,会给你解决吗?人家不解决,你再敢重复上访就违法了,就得挨打被关了。

   二十年前,在乡里告不赢,跑县里;县里不行,跑省里。可现在跑到联合国也不行了。咋回事?官场上咋没人替老百姓主持正义了?

   我说句大实话——现在的官员,本来就不该为老百姓主持正义!说这话你别急,你听我说。

   其一,入党当官,不是冲着为你老百姓干事的

   “战争年代的共产党员,和现在的共产党员有什么区别?战争年代的干部和现在的干部有什么区别?”这是不少人时常提问的问题。

   我这样回答他们:

   战争年代火线入党,是准备去死,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自己的生命;现在是“投机入党”,为了钱为了美女为了权力去入党。

   战争年代入党,组织上看你敢于斗争、不怕牺牲,批准你入党;现在入党,是你上面有人口袋里有钱,准备提拔你。如果你没人没钱,又不是美女,“前途无望”,上面不会批你入党。你以为现在入党就不花呀,做大梦吧!

   战争年代当官是拿命拼出来的,是流血和伤疤数出来的;今天当官是钱堆出来的,是睡出来的。

   ——我当官入党就不是冲着你老百姓来的,为啥要把老百姓当人看?为啥要替老百姓申张正义?你冤死与我何干?

   其二,身在官场,无时不刻不为自己而战斗,顾不了老百姓

   官场上的人都是奔着钱权女人而来的,为了这些利益他们之间整天打打斗斗,没有一分钟的消停,谁顾上你们老百姓的事?再说,官场是一张大网,每个人都在网中央,为你们老百姓申张正义,去得罪官场的人,图的啥?不是找闲事儿?说不定让你老百姓蒙冤受伤的,正是他关系网上的“朋友”。

   其三,你老百姓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现在的官不是民选的,你老百姓们冤死个万儿八千关我啥事儿?那好,我不怕得罪人,大胆站出来为你申张正义,老百姓都象人民对待郭宝成、薄书记那样万民拥待,但你能保证我官位往上升不?那郭宝成替老百姓办事,还被撸了呢。

   其四,老百姓活该冤枉,是制度惹的祸

   宪法上说,人大代表人民,是最高权力机关。可你看,30年了,老百姓谁选举过一个人大代表?人大里,贪官污吏多,名人富人多,开发商多,矿主多,黑社会多,你老百姓谁有资格进人大?

   宪法上说,我们国家,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可你看,工人农民在人大政协、在权力机关有一个座位没有?

   ——难道是哪个官爷不主持正义?而是制度设置本身就与宪法不合,就不该有人为你们说话。对不对?

   其五,地方既得利益集团,形成一个腐败集团,活该百姓受气

   县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县长兼县委副书记,公安局长兼副县长……这些你都知道吧。司法不独立,党政纠结,加上中国重人际关系,官官相护。一个地方,党政公检法抱团,形成了一个腐败集团,黑社会集团,谁有本事能冲得破?!

   不说别的,全国每个县都是大拆大建,地方政府扒房子卖地发展房地产,弄得房价高入云天,强行拆迁,每一分钟都有死人,都在流血……上网查查,看我说的过分不——如果是县长胡来,那县委书记咋不主持正义制止?何况,强行拆迁,都是公检法城管大队人马齐上阵,那公检法本该是为民申张正义、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的专政机关,不也站在了中国人民的对立面了吗?你还能指望谁?何况,强行拆迁中,也有地痞流氓、黑社会分子参与,你还能指望谁呢?

   这就情况,在地方,哪个官爷管为民主持正义?谁又有能力主持得起这个正义呢?

   一句话,官场上没人主持正义,也不该为老百姓主持正义……生气吗?气死你!

   中国人民大学的法学教授萧瀚曾写过一篇文章《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他说:“我注意到访民多年,但是我实在是帮不什么忙,我只想劝访民一句:你们擦干眼泪,收拾行李回家,不要再告了。这是这个司法制度害的你们成了今天这样子,你们不要相信它了,如果实在忍下这口气,就去皈依一种宗教,然后用宗教救赎的精神去宽恕给你制造不幸的人,如果这条做不到,你们就干脆复仇,这种血亲复仇在任何社会制度下是允许的,是有一定正义性的”

   毛主席语录:

   如果这样的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着羊头卖狗肉,那么人民就要自发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坚决打倒假共产党!推翻其在中国的罪恶统治!并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一切附着在这个奸伪集团上的官僚买办汉奸势力!

   ( 发贴者注:摘自1946年大连大众书店出版《毛选》第二卷第275页。有事请找作者!与毛泽东手机联系。)

   纪委书记实话实说——准备上访罪,是禽兽发明的!

   11月7日,湖南省永州市农民唐封银被关进拘留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说法是,唐封银夫妇“准备上访,其行为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南方网11月10日)

   唐封银不是第一个因为要上访而被拘留的公民。山东新泰官方将上访者关进精神病院,江苏盱眙县桂五镇农民上访,镇政府逼他们各交300元钱“信访保证金”

   陕西省富平县两名上访农民被警察押着在广场上接受“公开处理”,而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更是在公开场合宣称,凡是到北京非正常上访的

   第一次训诫谈话并罚款;第二次拘留;第三次劳教。

   只是准备上访,就惹上个“准备上访罪”。查《治安管理处罚法》可知,不用说“准备上访”,就是进行了上访,只要没有实施堵塞交通等行为

   也不能说是“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

   这正应验了一句古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麻拉个逼!

   再者,宪法规定,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国家工作人员有控告、申诉、举报的权利,也就是说,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为宪法和法律所保障。为何公民唐封银会惹上个“准备上访罪”呢?

   以维稳名义,地方政府官员可以干涉法院的判决,以维稳名义,地方政府官员可以在法外处罚合法公民。但是,显然公平、公正地执行法律,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让权力受到应有的监督和制约,让每个公民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渠道畅通,才能实现真正的社会稳定。

   法律,在百姓眼里是法;在地方党政公检法眼里,连个卖逼的妓女也不如。他麻拉个逼!

   郭一平先生说:近年来,谁违法最多?是地方政府,地方党委,是地方公检法违法最多。行政与司法相勾结,党政勾结,官场与黑社会相勾结,强行拆迁,坑害百姓,全国每个地方不是这样?法律,在这些禽兽地方官员的眼里,比妓女还不算玩艺儿。他们随意枉为。他们违法了,但你老百姓不能上访,一上访他们更加违法地阻止你上访。苍天啊!让老百姓选官吧,别让上级禽兽任命下级禽兽了。官不由民选,官为啥把老百姓当人看?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