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印象·国乐》演出票房佳 专家:还是少了一股精气神
8/23/2014 点击数:966

印象·国乐》演出票房佳 专家:还是少了一股精气神

本报记者 陈 原

2014年05月26日07:5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制图:蔡华伟
 

  如今,民乐似乎已不再为生存操心:学琴、考级的孩子不少,不同级别的乐团也都找到了自己的舞台,票房也还不错。但在不少专家眼里,从民乐教育到民乐表演、创作,还是少了一股精气神。

     —编 者

  5月中旬,中央民族乐团的品牌节目《印象·国乐》在杭州大剧院上演。“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筚篥、箜篌、凤首阮、葫芦琴、莲花琴、瑟、雷公鼓……61款76件仿古乐器,演绎“民族声音”,民乐与舞台剧交融的新形式,也让观众对民乐有了新的认识。

  此前,《印象·国乐》已在北京、上海演出十余场。政府支持、乐团努力,近年来,民乐市场似乎已渡过了难关,演出常态化,票房也不错。民乐,虽已不再为生存发愁,但在许多专家看来,民乐想更进一步拓展观众群,还要做不少努力。

  报班考级的学生多,真心喜爱的少

  学习民乐,已经热了好一阵子了。报班、拜师、考级,每年都有许多孩童拿起民族乐器。据了解,2013年,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仅古筝销售年产量同比就增长27.4%,收入突破2亿元大关,近10年一直保持着10%的年增长率。

  每年涌入民乐学习大军的孩子们,曾经被民乐老师分为几类,一是为了当特长生,为升学加分;二是学一门乐器是时尚,在学习西洋乐器成风的时代,学民族乐器不但显得有传统,相对而言也比较省钱;三是未来想当个乐手;四是认为学民乐对于孩子的成长有利,因为这是一种艺术修养。

  “我们带孩子来学习,只是想增加点音乐素养。”这是许多家长的说法,但很多民乐老师却认为,带着功利目的来学习的相当多,其实就是为了考级。

  虽然近10年来民乐的普及速度惊人,但46岁的二胡演奏家陈军却看出了问题。他认为,在如今的应试教育背景下,孩子学民族乐器很多是“批量生产”。带有强迫性的学习,容易让人厌倦、逆反,因此不少孩子成年后,反而不再钟情民乐。

  “没有情趣就不可能传承民乐精髓。”陈军认为,民族乐器传承过去靠口传心授和精神涵育,培育的是情趣和钟爱。“习琴始于指而养于心,练功始于腕而聚于神。优劣不是重点,逐高下者,术也。”陈军说,应试教育下“批量生产”出来的是缺少文化涵养的技术,只为考级来学习民族乐器,学不到精华。陈军建议,民乐教育应该多姿多彩,“师傅带徒弟”式的传承还是不能断。他特别倡导“乐社”这种学习途径,让老师“一对一”地从技艺、文化等方面对学生言传身教。

  在民族乐器的学习中,相比而言,古筝、二胡最热。据去年的粗略统计,在青少年中,全国学古筝的有上百万人,学二胡的有60多万人,学扬琴的有50多万人,学笛子的也有40多万人。“孩子喜欢什么,最好由孩子的兴趣来定,千万不要跟风,跟风的后果就是前功尽弃。”陈军说。

  专业毕业生多,能干上本行的少

  音乐学院、艺术院校,如今民乐系不愁生源,但能找到对口工作的却寥寥无几。少数人靠授课为生,还算没离开专业,但大多数人不得不改行。

  学笙的欧杰,2005年从南京艺术学院本科毕业,2009年研究生毕业,始终没找到对口工作,最后到公安消防部队南京士官学校任职。他的几十个同学,大多数也都改了行。欧杰很苦恼,“学了那么多年的专业,一直用不上。”

  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都是培育民乐表演和创作人才的著名学府。康娅妮本科学的是二胡,毕业后又读二胡研究生,但现在还是找不到工作,在中央民族乐团只聘用了一年,随后就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几十个同学中找到本行工作的极少,整个北京就那么几个民乐团,职位少得可怜。”说这话时,她显得很苦闷。

  在“正规军”民乐团找职位极其困难,民间的大量民乐团却繁荣火爆,但活跃在乡村基层的乐团也不需要专业本科生和研究生。“只要有基础,再实践一段,就能胜任了。”曾任江苏苏州吴江区文化馆馆长多年的沈泉生介绍说。

  这么一来,专业院校毕业生最好的去向,就是开班授课教学生,好在学生日益增多。但对这种状况,陈军似乎更忧虑:“民族乐器的传承主要靠表演,忙于教课脱离舞台实践,没几年就荒废了。一批批专业人才就此浪费。”

  乐团职位稀缺,加之职业寿命长,每年大量的民乐本科生、研究生难有出路。“对民族音乐人才,尤其是民族乐器人才的培育,应当统筹规划,不能听之任之。”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赵季平说。

  海内外演出场次多,被记住的新作少

  自从“女子十二乐坊”用流行音乐形式演奏民乐、走红国际舞台后,在当下,民乐应展现怎样的姿态,业内人士的意见并不统一。对民乐拓展新形式,有的反对,有的支持,有的认为可两条路并行不悖,一种是保持原来的韵味,一种是与各种市场形式相结合。

  事实上,表演形式的拓展一直在探索,可谓多种多样。同时,品牌演出、常态化演出、票房看好,中央民族乐团的《印象·国乐》即是其一。种种探索,观众早已接受,专家们似乎也大都肯定。

  但不可否认,演出虽进入常态,高质量的演出依然不多,舞台上最受欢迎的,仍是经典老曲目。“其实近些年新作问世不少,可人们记住的不多。因此,民乐新作的传播不能仅仅依靠舞台,还要借助新媒体。优秀的作品需要反复播放,否则很难深入人心。”总政歌舞团青年作曲家赵麟这样认为。

  “民乐的表现形式可以继续开掘。在传承精髓的基础上,不妨多采用新形式、新手法。对年轻一代观众而言,形式的现代化十分重要,不然就会产生距离感。”“吴氏策划”近20年一直将民乐推向国际市场,在总经理吴嘉童看来,新的传播方式不仅对国内年轻观众有吸引力,而且还能贴近国外的年轻观众。今年1月24日,在瑞士琉森市的KKL音乐厅,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拉开了2014年新春巡演的序幕,长达20天的行程中,浙江民族乐团分别在瑞士、荷兰、德国、匈牙利和奥地利5国为欧洲观众演出了8场。

  西洋乐器演奏中国民乐,也成国际舞台一景。赵季平的民乐作品蜚声海内外,从美国、澳大利亚一直演到德国,5月10日,香港中乐团又举办了赵季平作品专场音乐会,法国萨克斯管演奏家克里斯蒂安·维尔特演奏的《丝绸之路幻想组曲》令现场观众感到惊奇与震撼。

  在民乐创作中,许多作曲家的作品都与西洋乐器相结合,还不断被交响乐团演奏,赵麟创作的大提琴与笙协奏曲《度》,不久前由中国爱乐乐团等乐团演出,大提琴家马友友、笙演奏家吴彤和赵麟成了“黄金组合”。赵麟认为,民乐的视野一定要开阔,必须与世界性的艺术语言相融合才有出路,才能“走出去”。他认为吴彤就是典型的成功范例。

  吴彤5岁随父亲学笙,1994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1992年参与组建轮回乐队,在摇滚乐队中脱颖而出。1999年,吴彤结识了马友友,成为丝绸之路乐团的成员。几年来,他随乐团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不仅学习了世界多个民族的音乐,也进一步地将中国音乐带到世界。一个民族乐器的演奏家,拥有这样的经历确实不多,但也显示出一种方向。

  《 人民日报 》( 2014年05月26日 12 版)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