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南薇、袁雪芬与《祥林嫂》
10/25/2008 点击数:2579

袁雪芬对《祥林嫂》剽窃只能用一个“抢”字来形容!

…………

   袁雪芬、徐进、伊兵“三股挡”联手制造冤案,陷害南薇,抢夺《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著作权,是此类盗贼行径的“始作俑者”!当时他们初出茅庐,还有所顾忌,“犹抱琵琶半遮面”,小心翼翼,一步步改头换面、偷梁换柱!但对《祥林嫂》的抢夺,则是强取豪夺,明抢明夺,毫无忌惮了!那时南薇人虽健在,经过“三股挡”的上窜下跳,恶意构谄,主管部门连连封杀,袁雪芬一见这条“咸鱼”难以翻身,也贪从心底起,胆向天外升。用不着遮遮掩掩,就像卫癞子一样不顾廉耻,“强凶霸道”,活抢活夺,做起“强盗胚”的勾当来了!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在公开场合,一口咬定这是她,与张桂凤,与吴琛、庄志,一同根据鲁迅原作改编,与南薇的《祥林嫂》不一样!

   这场追讨著作权的官司比“梁祝”难打。现在法官不会听原告说明案情来龙去脉,他们只凭白纸黑字证据。即便证举凿凿,他们方方面面压力太大,即便“梁祝”官司,有《人民文学》发表本这样硬当的证举,上海法院还是判不下去。而浙江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们秉公办案,三场“梁祝”官司,南薇家属基本上已打赢三场(一场已执行,两场还在上诉阶段)。上海是给袁雪芬颁发了“白玉兰终身成就奖”,但这个至高无上的嘉奖是不是“免罪金牌”?如果有此效应,现在某某省长、市长的贪渎案都可以撤了!这些人毕竟从前对革命有过贡献!你能否定吗?为什么还要判十六年、十八年,甚至死缓?他们身上的金牌,难道还及不上一朵白玉兰?

   官司难打,但还是要打!上海有难度,外省市不一定没有有正义感的法官!《祥林嫂》你袁雪芬偷没偷?抢没抢?我们还是会给你摆事实,讲道理!

   革命前辈丁景唐同志(原出版局党委书记)曾撰文详情介绍了当年上海地下党支持南薇创作《祥林嫂》的全经过!(绝对不是《袁雪芬自述》中说,由袁雪芬在化装室点了头才开始写作的)他说有个战友是他同学吴康(原上海市委统战部付部长、仪表局党委书记),是南薇妻舅,地下党可以通过帮助他进步,以他在“雪声剧团”任编导的关系,来帮助越剧姐妹的成长与进步。在上级党领导和丁、吴的关怀支持下,将党的地下刊物登有丁景唐介绍鲁迅《祝福》的文章给南薇,直接诱导了南薇创作《祥林嫂》的激情和勇气!《祥林嫂》在上海“明星大戏院”首演时,地下党通过左翼联盟等关系,请来许广平、田汉、张骏祥、白杨、黄佐临、史东山、吴祖光、李健吾、丁聪、张光宇、胡风、欧阳山尊等一大批著名文化人前来观剧,发表评论。在田汉和地下党帮助下,拍成第一部越剧电影《祥林嫂》。(袁雪芬说,是有人请她拍戏,由她提出“套拍”《祥林嫂》,制片商看在她的面子上,才肯拍《祥林嫂》。真是偷天之功!解放以后,地下党都公开身份,你袁雪芬一点不知道内情?还胡说八道!)前年,上海电影频道拍了60集专题片《记忆电影》。有一集介绍南薇编导的越剧电影《祥林嫂》,播放时还出了个筒简单单问答题:《祥林嫂》的“编导”是谁?一、袁雪芬;二、南薇。真耐人寻味!你袁雪芬有没有打手机给电影频道?说你肯定是“一”?

   《祥林嫂》首演时,南薇添了个“牛少爷”的角色,观众有不同意见。南薇作了全面修改,删去“牛少爷”一角,剧本更趋完善。由“东山越艺社”,随同南薇编导的《梁祝》,首次赴北京中南海,为毛主席、周总理及其它中央首长演出。越剧史上如此重大的事情,在袁雪芬等指导下编写的“越剧史、志”上,竟只字不提,刻意抹去!他们就有这个胆量!!!他们以为“东山越艺社”傅全香演过《祥林嫂》,已不可能找到相关资料,你袁雪芬一伙篡夺《祥林嫂》著作权的丑行,将无可质疑。袁大妈,用心良苦啊!殊不知苍天睁眼!北京“东山越艺社”演出《祥林嫂》的说明书,失而复得,再现尘世!中间,有张桂凤等“演员感言”,有“剧情”详细分场,有大量唱词,有演职员表。足可见证“剧盗”者心迹!如何掩耳盗铃,欺世盗名!先看演员表:

   卫癞子——张桂凤;卫老婆子——竺菊香;祥林妈——魏小云;祥林——范瑞娟:祥林嫂—傅全香;祥林弟——毕春芳;鲁四爷——徐天红;鲁太太——项彩莲;账房——吴天放;仆人——屠锦华、邬琪筠;三婶——吕瑞英;柳妈——金采风;阿招——郑孝娥;阿香——楼孝佩;小丫头——芮泰英;贺大伯——丁赛君;贺老六——范瑞娟;阿毛——洪介政;山里人——筱春芳……

   且看《祥林嫂》“剧盗”之一张桂凤在说明书中短文怎么写的:

   “《祝福》赴京演出时,曾一度改名为《祝福》。是由过去的《祥林嫂》去芜存菁删改而成,其实《祥林嫂》是南薇同志根据鲁迅先生原作《祝福》改编的,所以如果说这次我们是更改剧目,则不如说更正剧目来得好……”

   编剧张桂凤,张大妈,这可是你自已所写,没有人冤枉你老人家吧?

   袁雪芬要重演《祥林嫂》!这是好事啊!南薇又没死,还住在距鹿路,离越剧院路也不远,你可以找他一起来呀!当然,袁雪芬意在霸占,岂容南薇再染指!剧本已无处可寻,於是袁、张、吴、庄,也学起“四人帮”一套,躲到一家大旅馆的暗角落里,做贼心虚,细声细气,你一句、我一句地回忆“东山越艺社”演出时,尽可能记忆得起的唱词、台词!然而“拼拼凑凑凑拢来”!剧情,还是原来的剧情;结构,还是南薇的结构;张老太不想演卫癞子?介精采角色丢也舍不得丢,那只好留着给张老太过过戏瘾!去掉捐门槛、劈门槛?高潮戏在哪里?吴琛、庄志也并非下三流编剧,高潮原理总还懂得一点!这段戏也不能删。那就改改唱词韵脚吧!十三道辙口十三种写法,刚入门的见习编剧也会,再说这种路头唱词,有人一天好写三、五百句,再便当不过了!这就是当时偷戏的一付贼相!

   袁大编剧,你在写有你们“四大名编”的说明书上,大笔写着“根据鲁迅原作改编”!我请问你这个获得“终身成就”的编剧、主演两栖艺术家,鲁迅原作有没有卫癞子这一号人场?《祝福》小说中第几页、第几行有捐门槛、劈门槛情节吗?少了个卫癞子,少了个劈门槛,祥林嫂这出戏还有骨架吗?我再摘录说明书上一段唱词,你袁大编剧袁大艺术家是不是自已唱过;

   “祥林嫂你实在笨,一撞就该送性命。到现在,两个男人在阴间等,等我去了将我分!我定要快到西镇土地庙,捐条门槛当替身。千人踏,万人跨,赎了我这一世大罪名!”

   “越剧改革”的旗手,你头上戴的“桂冠”总不成都是谎言!你总不成一直脚踩南薇血和泪,擎着“越剧改革”大旗高歌猛进吧?你心里明白,那一次“越剧大奖赛”,一半不是南薇为你袁老太呕心沥血写的唱词?《梁祝》、《祥林嫂》、《孔雀东南飞》、《山河恋》、《宝莲灯》、《绝代艳后》、《凄凉辽宫月》、《香妃》……为什么,你偏要将“南薇”两字抹去?连一点点在只买一元两元钱的说明书上的具名权都不想给他!你们扬名当代的婆婆姥姥们,你们在庆祝自己从艺五十年、六十载的水银灯下,也该扪心自问自问,有没有令人寒心的心角落?是不是该到讲句公道话的时候了?

   绍兴戏的家乡绍兴,有人在骂南薇子女“穷疯了”。据我了解,他们还不到有断炊之虞的境地。他们要讨的只是一个公道!一个被袁雪芬歪曲了五、六十年的公道!可惜曹雪芹绝了后,他若有后,一定也会捍卫自己的权益!毕竟他有一个写《红楼梦》的父亲!

   棉纱线要扳石牌坊,如此而已!写得越写越来气!就此搁笔吧!

   [寒夜闻柝]论坛,无名,2008-10-24

   本文讨论区——》南薇后人状告法院,越剧《梁祝》对簿公堂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