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越剧《情系山河恋》与《山河恋》
11/10/2008 点击数:1340

越剧《情系山河恋》与《山河恋》

…………

   上海越剧院的《情系山河恋》和南薇等编剧的《山河恋》虽说是两码事,但《情系山河恋》欲借南薇《山河恋》的盛名“扶摇直上重霄九”,却是不争的事实。尽管上海越剧院的律师声称借用“山河恋”三个字名字,并不触犯“著作权法”,但袁雪芬一伙在推出《情系山河恋》前的一系列活动,即便是杯水微滥,却也够触目惊心!因为这些幕前幕后的活动,是围绕“越剧诞辰百年庆典”而展开的,足以让越剧史上,又添一段佳话!所以有必要公诸於众,以免事过境迁,又以讹传讹,被某些人利用,而使史料变质。

   四十年代,上海越剧界“十姐妹”义演《山河恋》,南薇是当家编导。参与的,尚有韩义和成容两位。由於时间伧促,不及写完整剧本,而是以“发单篇”形式进行排练。现代人不知“发单篇”为何物。其实这是路头戏(幕表戏)至剧本戏中间的一种过渡形态。即,故事梗概确定后,先写部分唱词,分头发给担当角色的演员,背熟了就投入排演。因此仅留下“送信”一段唱词。其余恐怕只留仔在原作者的脑海里了。

   据称,上海越剧院薛允璜等,在“越剧百年大典”前三年,已着手在“改编”《山河恋》了。他们也明明知道现在《著作权法》已深入人心,没有原作者授权,先行改编是违法的。於是,先找上成容,让她写了份“委托授权书”。袁雪芬完全知道,成容参与创作的份额占多少比例,所以她不得不带着一伙人,不顾年过八旬的高龄,不顾烈日当空的酷暑,“礼贤下士”,亲自到韩义的陋室,去求“授权书”。韩义告诉她:“这件事不妥。‘山河恋’主要作者是南薇,我写了委托书,要是南薇家属告上法庭,我和成容都会牵涉进去。我劝你打消这念头!”袁雪芬悻悻地说:“这样下去,今后还要不要搞戏啦?”(原来数十年来袁雪芬就靠“改编”别人作品过日子!可怜!)事后,成容听到韩义拒写“委托书”,也主动到越剧院撤回了“委托书”。

   “越剧百年大典”的机遇,是百年一遇,这是万万不能放弃的“露脸”机会,袁雪芬怎会轻易失去这百年难逢的为自己树碑立传的大好机缘?硬硬头皮,只得请南薇子女到越剧院来协商。事实上,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南薇会同韩义、蒋凤呜,一同回忆复原了《山河恋》剧本,并由上海虹口区越剧团复排公演。应该说这是最为接近四十年代《山河恋》义演风貌的最佳本子,而且又没失传,虹口区档案室就有!但袁雪芬不要!她又要“改编”!百年庆典,绝不能让南薇有出头可能,一出现“南薇”,不能不令一群同时代的姐妹和观众产生联想,联想起《梁祝》、《祥林嫂》被她抢夺的种种情由,这对袁雪芬来说,可不是开玩笑的小事!宁要赝品,不要真品!而且还要一路封煞。这就是袁雪芬的本性!下面一系列的事实,不难窥得她的真相真情真本性!

   2005年12月31日,上海《新民晚报》率先发表了“上海向越剧诞生一百周年献礼·新编《山河恋》明年开排”的通讯文章:“上海越剧院昨天宣布,经过3年多酝酿、数易其稿的新编越剧《山河恋》将作为上海越剧院向越剧诞生100周年献礼的主打剧目之一,在新年里正式开排,《山河恋》这出曾聚集了著名的越剧‘十姐妹’在越剧发展史上写下过辉煌一笔的作品,将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越剧舞台上。……重编的《山河恋》由袁雪芬担任总顾问,原版《山河恋》的编剧之一韩义担任艺术顾问,担任编剧的薛允璜和黄燕已对剧本进行了多次修改……”

   袁雪芬强抢《祥林嫂》的故技重演,南薇家属丝毫不知情!袁雪芬是当事人,她当然一清二楚,《山河恋》主要编导只是南薇,韩义只是参与!而且韩义已在前数月,亲口向你婉拒,你还是亮出韩义名头,仿佛让韩义作一个空头的“艺术顾问”,改编《山河恋》就可以名正言顺“合法化”了!袁雪芬又一次要利用她的社会给於她的特殊地位,干起掩耳盗铃的勾当!上段例举文章,省略一段文字就是吹嘘40年代义演由南薇编导《山河恋》的“历史意义”(只字不提南薇两个字——这是万万不可提及的!贼心所在,祸心彰然!),上海越剧院手上展舞的是四十年代《山河恋》的大纛,出售的是赝品《山河恋》。当然,这只能证明上海越剧院的心术和霸道,尽管《山河恋》三个字,也是南薇想出来的,它借来张目,也不触犯那条法律。“著作权法”制订的时候,那些法律专家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人会这样钻法律的空子。

   韩义还是通告了南薇家属。上海越剧院在南薇家属提出质疑后,约南薇家属至越剧院小会议室谈判。越剧院委派了两位中层干部与会。他们笑容可掬,谈及南薇时,不无敬仰和愧疚之意,只是言词不多。(窃窃细语之中,还是听见这些交谈:“袁院长来了吗?”,“来了,来了……在隔壁……”)主谈的是那位律师。他就没有那么客气了,词正腔圆,威势逼人。当南薇家属说明《山河恋》的舞台演出的改编权,已由南薇、凤呜家属及韩义(他当时还健在)三方签具合约,委托浙江省某著名编剧改编,并通过该著名编剧和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签订了演出《山河恋》合同书。越剧院律师提出要看所有合同,尽管南薇家属明知他没有这个权利,但还是出示了所有委托书和演出合同书。律师随即要求南薇家属放弃这些合约,将改编权给越剧院。南薇家属表示不能出尔反尔,他们做人要讲信义。随后,他说你改编权不能授於,那就将“送信”一段唱借给他们用用。南薇家属认为,《山河恋》是一个完整的作品,怎么能“拆零”授著作权?况且尚有小百花越剧团合约在先。那位律师说:“浙江那边,由我来摆平,你们不用担心!”之后,谈及南薇家属在一年多以前提出归还“梁祝”“祥林嫂”著作权时,那位律师是这样回答的:“你们去告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是告不赢的!袁院长是通天的,电话直接可以打到部长家里!……”真不知道袁雪芬还是“通天教主”!至於是哪个部的部长,小老百姓也不敢问,因而不得而知。

   事后,南薇家属把情况告之浙江方面。小百花剧团说认识一位上海文广集团的同志,他说话还有点影响,是否通过他斡旋一下。旋即,南薇家属便写了封信给那位同志,说明中央有精神,这次越剧百年庆典由越剧故乡浙江主办,上海是否可谦让一下,由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主排《山河恋》,上海可协办,这不失泱泱大上海风度!后来知道竟还有人为此“拍案而起”。乖乖龙里咚,好可怕唷!

   2006年2月17日,杭州《今日早报》A25版发表“上越9月上演《山河恋》,省小百花团将推出《梁祝情缘》——越剧人精心打造百年献礼新剧”文章。《山河恋》与《梁祝》都是南薇的作品。上海越剧院与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强强联手,达成什么默契和交易,局外人不知其中玄机。封煞南薇,步调倒异常一致!南薇先生为越剧的形成,付出了一生心血,山河恋、梁祝、祥林嫂、孔雀东南飞、凄凉辽宫月、香妃……谁能否定这些不是南薇的作品?难道“越剧人”今天,就这样精心策划,沪浙联手来对付他?对付一个已开不了口、有功於越剧形成与发展的南薇?这就是“越剧人”对越剧诞生百年庆典献上的一份大礼?这贡品是不是太腥臊了一点?“越剧人”好像太没心没肺、寡情薄义了吧!

   文中这样写道:“……前天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宣布,原定由新生代演员主演的《山河恋》将停排,然而推出该团新剧目《梁祝情缘》。”接着,又写道:“在越剧百年历史上,《山河恋》是一部有着象征意义的作品。昨天,上海越剧院院长尤伯鑫告诉记者,1947年8月19日,十位越剧名角,在上海黄金大戏院联合义演了越剧《山河恋》,红遍整个中国,她们也因此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越剧十姐妹。《山河恋》在越剧百年史上留下浓重一笔,因为有了‘越剧十姐妹’的团结合作,越剧才得以迅速发展和壮大。”又写道:“当年义演发起者,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袁雪芬告诉记者,当年他发动十姐妹义演《山河恋》,就是想提倡越剧的大团结。开排之前,田汉还特别写了一篇《团结就是力量》的文章。现在无论谁来重排《山河恋》都是一件具有纪念意义的事。因为他们将越剧大团结精神传承了下去。”再来听听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付团长倪东海是怎么说的:“……无论是上海还是浙江的院团来重排《山河恋》,该剧所倡导的团结、和谐、自强不息的宗旨不会被改变。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放弃该剧,也是为了更好地传承团结精神。”最后还披露上海演出商许儒林对记者说的话:“目前上海越剧院正在进行剧本的第五稿修改。我们将编排明星版和青春版两个《山河恋》版本。预计在今年9月份上演。”

   上海与杭州的媒体,浓笔重彩宣传的都是四十年代义演的《山河恋》。而即将出笼的却是已修改第五遍的赝品《情系山河恋》。用赝品来佐证“越剧大团结精神”,难道你们不觉得有些虚,有些假吗?这是误导读者,还是在“忽悠”观众、糟踏历史?两地决策者的企图是昭然若揭的:就是封煞南薇!重现褫夺《祥林嫂》的旧把戏!仿佛就这样对老百姓说了:我就是这样做了,你能拿我怎么办?!

   怎么办呢?南薇家属咽不下这口气也得咽哪!忍了吧!谁知上海越剧院尤伯鑫院长,我们也曾在南薇家中发现过他当年给南薇的一封信,似乎“执后辈礼甚恭”。但今日,在电视上首映《情系山河恋》一次访谈节目中,要观众将《情系山河恋》与《山河恋》比一比……这是不是在向死者叫板喽?你明明知道真山河恋已被你等封煞,态度还如此不屑!和你当年向南薇先生请益时的那付嘴脸,完全走了样、变了调么!最近在网站上还传出相当微弱的声音,他们在怀念老《山河恋》,还在争论让谁演《山河恋》的那个某某角色……心中十分酸楚!为此,决定在即将新开设的“南薇剧社”网站上,全文发表南薇先生最后修定稿的《山河恋》。它不仅百分之百保留了八十年代复原本的所有一切,还将暗场戏作了明场处理,使观众更容易看得懂。这也是对热心肠的网友和真正关心历史上真实的《山河恋》不致泯灭失传的越剧爱好者的回报吧!对於尤院长,我们只能说“死诸葛”要比比“活司马”!你不要去和看不见的影子瞎比划!那是“唐·吉柯德”。来个真实的吧!

   南薇的《山河恋》,最成功处是写活了一个蛇蜴美人宓姬。她的原型是大仲马《三剑客》中的“米莱狄”。但南薇已有创新:谋杀亲夫、策反费缇、湘灵庙巨变。请大家看看,这三场戏,份量够不够传之史册?答案留给大家吧!

   上海与杭州,是决不会让真正的《山河恋》再现舞台、屏幕的。有好心人已作过不少辛苦的努力,但都以失败告终。那就让观众先看看文字吧,让我们闭上眼睛,一起来想象这一幕幕壮丽的画卷,一段段绕梁三匝的各流派唱段,让我们一起在冥想中过过戏瘾吧!

   《人民文学》上发表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东山越艺社演出的《样林嫂》;十姐妹演出的《山河恋》:还有南薇改编鲁迅先生第二部重要剧目:滑嵇戏《阿Q正传》……尽管在舞台上已横遭封煞厄运,有人将在南薇先生的纪念网站上,会逐渐奉献给广大热爱我们民族戏曲的同志们,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最后,请允许我借用陈云林同志一句话:“公道自在人心”!一切见不得“人心”的伎俩,最后的归宿,一定是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寒夜闻柝论坛——沪越天地,无名],08-11-10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