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北京与《梁祝》的缘份
11/20/2008 点击数:1389

北京与《梁祝》的缘份

 …………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在江南已流传久远。宁波也好,宜兴也罢,都曾想把这对古时侯的情侣,往自已家里拉扯。如果为的只是开发当地旅游资源,增加点地方财政收入,未免唐突了这对佳偶,也玷污了纯洁的爱情!不过北京与梁山伯与祝英台二位的情缘,却是既有温馨、荣耀,也有稍许苦涩。 

   当我们人民的军队,浩浩荡荡开进三朝古都,阳光从东方冉冉升起时,一个崭新的人民共和国诞生了。在紫禁城中南海怀仁堂,紫绛色的帷幕徐徐开启,为创建共和国的元勋们首次演出的戏剧,就是南薇编导,范瑞娟、傅全香主演的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

   梁山伯与祝英台,这对名垂青史的情侣,在封建礼教的摧残下,有情人难成眷属。可是在新中国舞台上却熠熠生辉,於不绝的谢幕声中,找到了他们二度青春! 

   今天,共和国快走过一个甲子的岁月。一座梦幻般的国家剧院,屹立在天安门华表一旁,为十三亿中华儿女赢得了荣誉和骄傲。首度演出的地方剧种,竟然也是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缘份呐!大哥!缘份呐! 

   回首六十年经历,这个缘份仿带有一点宿命的味道,一点淡淡的伤感! 

   那位将梁山伯、祝英台的爱情传奇故事,改编定型成久演不衰的越剧经典编剧南薇先生,当年也是英姿雄发,跨马御街,春风得意马蹄轻啊!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不仅在标有南薇编导的《梁祝哀史》说明书上,亲笔题上了“这是一齣成功的劇——周恩来”,事后在西花厅寓所,宴请了南薇、范瑞娟、傅全香、陈鹏、许广平、田汉、孙维斯。还特地合影留念。 

   这张留有无比珍贵记忆和荣耀的照片,南薇一直将它作为传家宝珍藏着。文革结束后,傅全香亲自到南薇钜鹿路家中,借走了这张照片。时隔不久,这张照片在上海《解放日报》头版右上角刊登出来。仔细一瞧,田汉,田大哥的头像被抠掉了!傅全香还回给南薇的,自然已是挖去田汉、做假了的照片。南薇异常生气!他与田大哥交情不浅!解放前,田汉为了躲避白色恐怖追杀,是南薇将他隐藏起来,每天给田大哥送饭的,就是刘氏兄妹的母亲,吴康胞妹范淑华!1964年,南薇与田汉最后一次见面在老“锦江饭店”。田汉埋怨南薇,在遭到上海封煞时,为什么不上北京找他。并嘱咐南薇,由於组织原则缘故,要南薇先写封信到上海市委宣传部要求工作,如果上海不安排,就直接上北京由他没法安排。等南薇接到张春桥亲笔回绝信函时,已是文革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前夕!文化大革命中,上海越剧院造反派将南薇揪到越剧院批斗,南薇拿出张春桥给於的回函,说张春桥亲笔批示,明明写着南薇问题“不是工作问题,而是思想认识问题。”既是“思想认识问题”,当然不是“敌我矛盾”,歪打正着,反救了南薇一劫!这是张春桥也意想不到的!南薇看到自已尊敬的田大哥头像被糟蹋,心中气忿不悦。傅全香说田汉问题结论还没下,不能见报。南薇只得无奈收下这张调包了的假照片。 

   其实,傅全香的结局也好不了到那里去!北京演出回上海,伊兵、袁雪芬、徐进一伙,为了篡夺《梁祝》著作权,对南薇蓄意构陷、强行批斗,开除作家协会会藉,剥夺创作权,行政降级三级,从此一路封杀,再无出头之日!由她唱红的祝英台,拍电影时被袁雪芬排挤在外,让袁雪芬出尽风头。大家可以设身处地为傅全香同志想一想,这是一种什么味道?落在你身上,你会忍受得了吗? 

   孙维斯被江青迫害致死於狱中。 

   陈鹏导演由於不肯在篡夺《梁祝》著作权上具名,他理直气壮地表态:“这是南薇的作品,我不能具名!”一生也似乎郁郁不得志! 

   这岂非是宿命! 

   袁雪芬对梁祝的篡夺行为,采用的是毁尸灭迹的手段! 

   南薇生前只轻描淡写说及过,《梁祝》剧本在北京《文艺报》什么杂志上发表过……他自己也有点记忆模糊了。 

   为了追查真相,南薇后人一头栽进上海各大图书馆仔细寻找。翻遍了所有早期《文艺报》等报章杂志,一无所获。当合上最后一本《文艺报》时,人已处於半瘫痪状态。正在绝望之中,《文艺报》封底突然闪过一则广告,一则《人民文学》出版广告!1951年12月《人民文学》第五卷第二期出版广告目录,赫然写着“梁山伯与祝英台……南薇改编……”马上提起精神,去借这一期《人民文学》。回答是独缺这一期。找遍上海所有图书馆资料库,回答还是独缺这一期。 

   於是直接打电话给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回答是:文化大革命前出版的《人民文学》,都已荡然无存。 

   万般无奈之中,拨通了“国家图书馆”的电话试试。值得表彰的“国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他们异常热忱,不厌其烦地一个个打分机电话,居然找到这一期《人民文学》!南薇家属说:“有南薇改编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剧本全文”,工作人员还将信将疑地说:“好像是徐进编的吧……”取出一翻,果然有南薇署名,他们也大吃一惊!然而马上复印,加盖“国家图书馆”红色公章,寄至上海。

   这难道又是宿命!?如果“国家图书馆”也像上海各大图书馆横遭“毁尸灭迹”,篡夺南薇《梁山伯与祝英台》著作权的冤案,岂非“遂了袁雪芬心愿”,永远石沉大海,永远沉冤莫白,南薇不是永无超生之日了吗? 

   北京啊,北京!您给了梁山伯与祝英台无上的荣耀!您也似冥冥中相助,还了南薇的清白!正因为这一期宇内仅存的《人民文学》孤本横空出世,南薇后人终於在“杭州中级人民法院”的秉公执法的法官们,仗义直判下,还了南薇一个迟来的公道!让南薇后人首判胜诉! 

   但这也触痛了上海某些人的神经!“终身成就奖”不是刚刚颁给袁雪芬吗?年轻的领导不知底细,似乎被袁雪芬给“绑架”了?骑上虎背,怎么下?尽管上海的法官也有正义感,党性颇强,将袁雪芬、徐进追加为被告,但因此受到方方面面压力也是意料之中!不是圈内人在说他“傻”吗?所以,南薇后人维权的道仍十分坎坷!但千万不能丧失对司法的信心!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还会流传下去,他们不是已经化作翩翩起舞的彩蝶了吗?我们看到彩蝶,就会想起这对“前世姻缘配拢来”的梁哥哥、贤妹妹,但愿伤害他们愿望的,伤害讴歌他们纯洁爱情剧作家的那些活动在夜色中的宵枭们,随着春风的到来,随风而逝吧!(无名)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