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答“刘家人疯了……”
11/24/2008 点击数:1484

答“刘家人疯了……”

…………

  究竟谁在发疯?

(寒夜闻柝网评,08-11-24)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越剧功臣南薇,1922-1989)

  读无名文章《答“刘家人疯了”》及其它,深为越剧《梁祝》编剧刘南薇老先生鸣不平!唱响全国几十年的《梁祝》,是南薇所写,这是不争的事实!各种剧史,《人民文学》(1951)也记载凿凿,非南薇莫属!这起剽窃公案,始于五十年前!亦已查明。五十年后,条件成熟,后人愤起揭假,掀开事实真相,为南薇讨回公道,正当时也!

   即如中唱上海公司(被告之一)精确到小数点后面一位的保守估算,也大方承认百分之六十八点九,与南薇作品完全相同。经比对,其它百分之二十,也是上下移位,大同小异。看在局外人眼中,《梁祝》的作者是谁?已一目了然!

   偏偏有百般无聊插科打浑者,对刘家人维权无端指责,嚷嚷曰“疯了”。当今社会世风日下,也见一斑!

   究竟谁在发疯?这真成一个大事大非问题了!

   究竟谁在发疯?可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去找答案的。该法律文本,不过三、五页上下,浅白易懂,读了,百般无聊者就该封口了。

   耍无赖,偏不读《著作权法》怎么办?也好办,你倒去写一本《祝。梁》剧本出来,分文不取,署不署名也无所谓,全国义演几十年试试!

   读《刘家人疯了》,叹是非不分,“这个社会真是-疯-掉-了”!

   网站上出现“刘家人疯了……”。(

   这个标题挑唆性很大,几乎将刘家人(它不是说“刘家后人”,而是把刘家所有人都囊括在内了!)说成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仿佛不弄它个“群起而攻之”,便不解心头之恨似的。

   有谁和南薇有此深仇大恨呢?南薇平常待人接物相当和善,在路上有人踩他一脚,他非但不会动怒,反而会对踩他的人连声道歉的人,生前和他合作过的口碑一向不错,怎么会结下这个“梁子”呢?彻心彻肺要骂他一家人疯了!该不会是骂谢晋老师的那个宋祖德写的吧?也不像啊!南薇死了快近二十年了,一个过气的老编导,再骂也出不了多少风头!宋祖德要骂也要挑个当红的明星骂骂,骂南薇的蠢事他也决不会干。说起刘氏后人打维权官司吧,那也只与“上海滩窃贼”和其“追随跟进者”有关,与局外人无涉,何必动非要致人於死地的肝火!?再说现代人法律意识提高,维权官司已司空见惯,犯不着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法来发泄见不得阳光的牢骚吧!一定是一些水准有限的网民杜撰一个题目,以搏取些点击率。反正现如今,网上开骂已成时尚,毁誉参半,不必与此一般见识。有人骂你疯了,说不定是在表扬你呢!

   这话不假。有时侯世界进步,就有疯子、傻子一份功劳!欧州历史上有个迦俐略,他说地球是园的,当时什么人不骂他是疯子?数十年后有个大概叫布鲁诺为了坚持这个疯子的理论,还被教会活活烧死。上世纪初,美国有个生物学家摩尔根,他说人的遗传有遗传因子存在,又是一个疯子,上海大学里的生物系,就曾禁授摩尔根学说,只许讲巴甫洛夫的唯物主义。后来发现了基因,克隆出了小牛小羊,掀起生物学一场地震,才知道这个疯子厉害!……

   好像创“刘家人疯了……”网点的,不像此类人等。再仔细一瞧,左下角还具有“作者:唐钰329”。江湖险恶,会不会“四川唐门”重出江湖?那可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角色!毒器毒计,无不有致命的效应!再一想也不至於啊,虽说南薇编写越剧《梁祝》时,可能参考过川剧《柳荫记》,也不见得结仇要结半个世纪,到今天才来寻仇啊!冤冤相报何时了呵?那此位唐钰,是“唐门”那一号弟子……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此人当真还大有来头呢!在一个名为“梁祝情梦”网页上,看到他评论“梁祝”一系列文章。洋洋洒洒,是一个“专家”!他不仅和广东粤剧院大导演钟汉秋能称兄道弟,而且与大编剧包朝赞、小百花大导演郭晓男也挺熟,连原中国戏剧家协会会长刘厚生也认识,说起某名演员、某什么奖,如数家珍,毫不含糊!照理,如此有身有份的人物,怎么会出“刘家人疯了……”这种阴损的贱招呢?是不是太恶心了?仔细一想,不用奇怪,利益所在,什么人都会发疯的,何况这位杭州城里的唐门子孙,充其量也是个凡人!

   他不出自“四川唐门”,而是“上海空空儿派”“杭州分舵”中的吹鼓手!难怪,难怪!

   在他文章中一而再三、证据凿凿提到越剧《梁祝》的作者是“袁雪芬、范瑞娟口述,徐进等编剧”。如今冒出个“刘家人”要来争这个是非,揭这个底细,那还了得!我这个评论家是个“棒槌”?凭你对越剧了解的程度,你不会不知道这个被扭曲了的公案!你不是认识越剧界元老级前辈刘厚生吗?现在打个国内长度电话又没几个钱,你打个电话去问问刘厚生老前辈么!如果你穷得付不出电话费,就近到浙江省戏剧家协会秘书长吕建华先生那里去打听打听么!或者你只是个“蛮五佬”,那就去问一下你熟悉的郭晓男导演的夫人茅威涛,她兴许会告诉你个真相!但我感到你根本不必多此一举!你是知道内情的!你只是装聋作哑,蓄意挑起网民围攻南薇后人!堂堂一个识文字、通文墨的人,怎会如此没出息!不怕后人笑话、贻笑大方?你究竟拿了这些越剧院团多少好处?要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提到杭州越剧团,我说些旧事让你听听!那是比你高尚许多!

   60年代前后,上海对南薇的迫害封杀已到了无所不在程度!他为尹桂芳、戚雅仙“开小灶”,排《梁祝》时,只能在深更半夜,拉上窗帘,在她们家里头偷偷摸摸排戏。而且任何海报、说明书上,不容许出现南薇名字。这个时侯,杭州越剧团演出《孔雀东南飞》,说明书上竟然毫无顾忌印上“南薇编剧”,当友人将这份说明书寄到他手中时,他差一点掉下热泪!为此,他对浙江一直抱有很深的感激之情。“四人帮”粉碎后,浙江《戏文》杂志向他约稿,请他写些回忆越剧历史的文章。他毫不犹豫,欣然命笔,列了四十余个命题。发表两篇以后,突然被告之约稿终止。这不是有人施压?再写下去,什么人抛大粪在袁雪芬脸上的事,说不定也要抖漏出来,那还得了!另外还有件事不妨顺便带一笔。南薇晚年,与其后人重写了名剧《刁刘氏》,并亲自为福建沙县越剧团排演,演出於杭州近郊长安镇。戏长,分上下两集。上本已演出。排练下本时,剧场外围集了许多人,一定要进来看排下本,还情愿买票看不穿戏服、不化妆的排戏。盛况可见一斑!在进入杭州演出前,南薇将剧本送交给文化局领导审查。那位主要领导看完剧本后,对南薇连声称赞“这是一朵美丽的山茶花!”事后,中央首长胡乔木莅临视察,文化局有个小科员,由於剧团请客时无意中遗漏了他。在宴请胡乔木时,在其耳边告了一状:“有人要在杭州演禁戏《刁刘氏》……”胡乔木当即表态:“这怎么可以?”(解放初期,《刁刘氏》和《庄子劈棺》、《目莲救母》,皆列为禁演剧目)所以《刁刘氏》未进杭州,横遭夭折。当然,时值春寒料峭季节,南薇也不会有所怨言,只以常态心视之。当然这个告密者不会是唐门后人,尽管行藏有类似之处,耍的都是些无法端上台面的小伎俩。但也不可信口雌黄。

   网上骂南薇后人话很多,归纳起来,也不过三个字:“为了钱”。还语带讽刺地说,也可以去告小提琴《梁祝》了。《梁祝》名声越来越大,《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功不可没。作曲的是何占豪、陈刚两位。何占豪系杭州越剧界出身,你如此神通广大,不会不熟。他和南薇也很熟。他在写《‘孔雀东南飞’》协奏曲时,曾亲自到过南薇家,忘年之交,相谈甚欢,南薇应何占豪所请,为《‘孔雀东南飞’协奏曲》写了若干句唱词。你也不妨去问问看。我想他不至於会忘记。南薇后人怎么疯,也不会疯到向何占豪,向所有演出过《梁祝》的剧团去讨稿酬。就算打官司赢到赔偿钱,扣除律师法院费用、车钿旅馆,路途化费,所剩还有几何?你知道不知道袁雪芬、徐进为了篡夺《梁祝》著作权,迫害原作者南薇,虽不能说“株连九族”,却也是“祸及三代”!南薇后人无论上学求职,上大学,“政审”不及格,求工作,插队到边疆,毁了整整一生!些许薄薄几张钞票,补偿得了一家人的终生不幸吗?唐门后人,你这种贱招,其实对刘家人已构不成多大伤害,比起袁老太对刘家的伤害,实在是微不足道!对刘家维权官司更毫无影响力!法院又不是你开的!留下来的还有什么呢?只是几个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的卑鄙灵魂,和扫进拉圾堆的角色的几声寒鸦哀鸣而已。袁雪芬如此,徐进如此,唐门子弟急乎乎“跟进”,这只能说是天意!还能有什么呢!(无名)

  :《刘家人疯了……》原贴见百度《越剧吧》)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