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诡谲莫测的越剧《宝莲灯》剽窃史
1/8/2009 点击数:1539

诡谲莫测的越剧《宝莲灯》剽窃史

(无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越剧《宝莲灯》剧作家南薇)

   上海越剧院剽窃南薇诸多作品中,《梁祝》是“强抢”;《祥林嫂》是“明夺”,另一出重要剧目《宝莲灯》,只能用“巧取”来形容,故弄玄虚、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诡谲莫测。这笔越剧史上罕见的糊涂账,只怕上海越剧院自己也很难说清! 

   《宝莲灯》的创作,大家有所不知,实际上,南薇与韩义,是按照毛主席指示写的作品。 

   1950年9月,南薇与范瑞娟、傅全香同志携上海东山越艺社晋京演出,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首长在怀仁堂看了《梁祝》、《祥林嫂》的演出,作了充分肯定。隔日,毛主席亲邀南薇一行到中南海寓所作客。接见过程中,毛主席指示中说:“宝莲灯传说故事中,沉香用斧子劈掉压在三圣母头上大山。我们现在也要劈掉压在妇女同志头上三座大山,这个故事很有教育意义,你们可以编个戏呀……”(大意如此) 

   南薇与韩义50年10月回到上海,仍沉浸在喜悦与亢奋情绪之中,不到半年,就完成了从编剧到演出的全过程,於1951年34月,公演於上海丽都大戏院,编剧南薇与韩义,接连客满两个月,演出美轮美奂,观众赞声不绝。又配合了解决初期政治舆论宣传。 

   几个月后,南薇就遭到华东越剧实验剧团(上海越剧院前身)领导伊兵与袁雪芬为抢夺《梁祝》署名权而对其的迫害斗争。斗争后的结局,《梁祝》随即以“创作工场”出品名义赴京演出,同去的《宝莲灯》,编导具名是谁,史料均无记载。但在以后的演出介绍中,都说是上海越剧院按“传统戏”宝莲灯改编的!改编者又是徐进和弘英!短短十几天,徐徐进和弘英,既要编《梁祝》,又要编《宝莲灯》,这是何等令人难以置信的能耐!而4月份所编新戏,9月份就变成“传统剧目”,就像“狸猫换太子”。他们就有这个胆! 

   更令人百思不解的是在上海越剧院主修的“越剧志”上,竟然不见提到演出过《宝莲灯》全剧!只介绍演过《二堂放子》(《宝莲灯》,又名《劈山救母》中一折小折子戏段子)如此重要的剧目漏记,决不是一般的疏忽!但在当今正版音像市场上,《宝莲灯》《劈山救母》全剧演出版本都有,名称不一,内容全同。署名均为“徐进”“弘荚”。《越剧志》为什么偏偏漏了它们? 

   啼笑皆非的事还在上海法庭大堂之上呢! 

   南薇后人上告“梁祝侵权案”审理中,上海越剧院当庭讲:“我们不是承认《宝莲灯》编剧是南薇的吗?还寄过26元稿费给你们……”当南薇后人追问,“那这么多《劈山救母》《宝莲灯》音像制品上署名,为什么仍是徐进的?”越剧院却无言以对! 

   为了混淆,有时在个别音像制品上,也具过南薇名字。但绝大多数《宝莲灯》《劈山救母》的音像制品署名,堂而皇之只有“徐进、弘英”!这就是上海越剧院“杰作”!剽窃南薇已剽窃出“精”来了!你来维权,他说“作品不是已还给南薇了?”还支付过26元“稿费”;你不维权,我照常不误享尽人间香火!这个“迷踪拳”打得太炉火纯青了!打得不光损害作者合法权益,还连累了有些你“授权过”的出版商! 

   在“上海越剧”网站看到马童宾一个帖子:“其实这些事儿南薇以及同类官司的老人心理肯定是清楚的。所以他们活着的时候才并不打官司。反而是这些后人,利俗薰心,钻法律空子打官司,让人不齿!如上所言,袁大把的包银养编导,既然花了钱,怎么着也得算职务行为吧?这些他们后人就都不提了,哼,没准儿他们小时候就是花的袁的血汗钱长大的呢!我相信人无完人,袁老肯定也有失误或做得不到的地方,但是她为越剧所做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吧?袁老为越剧操心一辈子,没想到现在如此不得安宁,真是什么世道!” 

   “南薇以及同类官司的老人”那个年代,有人敢发声吗?韩义就说了几句话,上海不是两次通告西安越剧团,硬把他打成“右派分子”?骂“这些后人,利俗薰心,钻法律空子打官司,让人不齿!”也骂得恰到好处!如果“这些后人”不在生前将他们先人的冤屈洗涮清白,死后给人骂“不孝”“胆怯”,那才是遗臭万年呐!多亏你先骂骂!省得死后被人骂得更惨!至於说“没准儿他们小时候就是花的袁的血汗钱长大的呢!”此话就言重了!南薇毕业於《立兴会计学校》,名牌“立兴学校”毕业,当时还怕找不到工作?再说他也是“米店小开”!他是喜爱文艺,才投入旧社会被人视为下等的行当!袁雪芬“血汗”钱,南薇灯前月下熬夜写戏排戏,流的不是“血”?流的不是“汗”?袁雪芬霸占南薇的不正是南薇为她付出的“血”和“汗”?就算你养活过南薇一家老小“四年”。南薇为你量身定制的《祥林嫂》《香妃》《梁祝》《山河恋》,让你享用了半个世纪荣华富贵!你也还大众一个道理出来! 

   写此类文章的“马童宾”,看来也不见得是真名姓!“哈里胡同哈得村”,用笔名很正常!倒是我这个“无名”,并非完全是假!“无名小子”是谁?并不重要!鸡蛋碰石头,棉纱线想板大牌坊,怎么可以不稍微要设一些防?公安局要查还不容易?不是司法系统,又何必去查“无名”小子?你只须看看他写得有无道理就行了!倒不妨将“无名”博客所写,全部转载到“上海越剧网”上,像有的“越剧网吧”以《刘家人疯了……》名头,发动群众起来一同讨伐这个“不齿”之小子,不是劲道更足些吧?总算“上海越剧网”上,现过一现无名的《梁祝作者究竟是谁?》一文,三、四年“上窜下跳”,总算也露上几个小时脸!成绩可以呀!至於其它,前因后果,前说后答,被人硬删掉的不算,应该在《百度越剧吧》、《寒夜闻柝》网中都可找到!据说《遗珠阁 南薇剧社》新网开张,转载本人狗屁文章好几条,请转告一下,尚未支付稿费,不要像别人一样耍赖皮!

   ——————

   本文讨论区——》 南薇后人状告法院,越剧《梁祝》对簿公堂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