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谭元泉特大冤案,《上海沪剧志》有记载
1/20/2009 点击数:3339

谭元泉特大冤案,《上海沪剧志》有记载

[寒夜闻柝网评,09-01-20]

…………


   吴西米文章《杀戏迷的案子是真的——谈元奇与汝金山》刊出后,唤醒周围不少人不堪记忆。吴文中的“谈元奇”,确有其人,只是音同字不同,实名谭元泉。

(汝金山,你身为上海沪剧院造反司令,是否插手谭元泉冤案,请交代)

   上世纪文革运动中,戏迷谭元泉因唱《芦荡火种》而被处死,轰动大上海。谭元泉被处死当日,先坐在大卡车沿途游街示众,后在上海文化广场公审后执行。唱心爱的沪剧段子,而且是唱上海沪剧院红色经典《芦荡火种》,竟被处以极刑,可说荒唐至极!尤其是,谭元泉不是地痞流氓,而是一位有文化有教养的青年教师,竟落得如此结局,死后还遗下一对年幼的双胞胎、因“反革命后代”自小就饱受白眼歧视,情何以堪?当年红得发紫的上海沪剧院造反司令汝金山是否此案黑手,出来交代一下!

   1999年出版的《上海沪剧志》,对此也有记载,篇目虽然不长,但足已道尽那段黑暗史:

(谭元泉冤案,《上海沪剧志》1999年版,207页报道)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使各级群艺事业单位瘫痪,城乡业余文艺组织解体,许多业余沪剧作者和演员相继受到各种迫害,其创作成果也受到批判,过去的老剧目都不能唱,新编的剧目又动輒得咎。但广大沪剧爱好者还是在各种公开场合拉拉唱唱,并不时翻唱各自喜爱的沪剧唱段。意想不到的是,1969年春因此引发了震惊上海的谭元泉特大冤案谭元泉原是黄浦区的一位教师,平素喜欢唱沪剧,他组织的业余沪剧小分队演唱过《三代人》和《芦荡火种》等片段,很受就近地区青年们的欢迎。然而“四人帮”在上海的代理人却以唱《三代人》不唱《红灯记》,唱《芦荡火种》不唱《沙家浜》,有意破坏样板戏的莫须有罪名,将小分队成员关押审查,在全市电视联播大会上进行批斗。张春桥也过问此案并作严厉批示。当时的市革会三令五申发动全市基层清查,由此又引出一系列所谓“破坏样板戏”的冤案。谭元泉被判极刑处死,1人判无期徒刑,7人判7年至20年徒刑。此案受株连无辜148人(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1979年4月市文化局开大会予以平反)。当时沪剧群众活动就此被打落下去。” (《上海沪剧志》,第207页)


   “忘记过去,就意谓着背叛”,谭元泉特大冤案,居然有8人陪绑判刑,148人无辜牵连,他们今在何处?晚年可好?得到过赔偿吗?那一对双胞胎活得怎么样?为什么无人去报道关心他们?反倒是沪剧界头号“四人帮余孽”——“我汝汉山,又回来了”!要风得风,唤雨得雨,暂无机会整人,改当抄袭大王,大剽不离手,小剽天天有。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是的,汝金山有强硬的后台,上海市府宣传部得奖专业户,什么五一工程奖,钞票拿得手软,这是什么世道!上海怎么老相中这种人?

   汝金山!本月21日逸夫舞台《丁是娥杨飞飞唱腔音乐会》,你是否又要剽窃作曲家许如辉等人名作了?谁怂恿你这么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明文规定:“改编别人作品,须征得同意,须署上原作者名字,须支付报酬”,你一贯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为无物,警告你,不管你的后台有多硬,也敌不过《著作权法》,小心吃上官司!

   ————————————————

   [相关阅读]

   。吴西米:杀戏迷的案子是真的—— 谈元奇与汝金山 

   。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

   汝金山一身兼有“三只手”

   。汝金山什么时候成了“世界艺术家名人”?

   。[传谋工具]与汝金山  

   。读《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有感

   。文革“三种人”是什么货色?——从老牌“三种人”汝金山谈起

   [本文讨论区]:

      上海文革余孽汝金山剽窃路线图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