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雪声剧团演的《林黛玉》
2/3/2009 点击数:1224

雪声剧团演的《林黛玉》

(无名)

…………

   1944年12月11日至24日,《雪声剧团》上演了吕仲编,南薇导的《林黛玉》。当事人不知何故,很少提及这段往事。在《雪声剧团》的“纪念刊”里,找到若干资料,颇为有趣,摘录些许,以飨同好:

   “一九四四年整个的上海成了「林黛玉年」,电影、平剧,都排演着「林黛玉」,终於越剧的「林黛玉」也在九星大戏院演出了,照既往的事迹而论,将成名文艺巨著,无论改编为电影和舞台剧,其成就从来没有超出原作以上的,「林黛玉」当然也未能例外,不过我们感觉到,如果要编成越剧的话,则当今越坛里「林黛玉」一角大慨非袁雪芬小姐莫属,於是毅然上演了。

   「林黛玉」祗分成七幕如下(一)荣府投亲包含了识通灵、认金锁(二)潇湘馆包含了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三)怡红院外——包含了钗袭交融,黛玉孤立(四)大观园——包含了泣残红,惊艳曲(五)(六)怡红院内——包含了受杖责,失通灵,(七)潇湘馆——包刮了出闺成大礼,焚稿断痴情。……

   演员方面袁雪芬的林黛玉,范瑞娟的宝玉公认最好。魏小云的王熙凤,应菊芬的袭人,罗佩琴的紫鹃也均不差……

   葬花和焚稿的两段唱词,最受欢迎。据说《雪声剧团》每逢播音节目,听众还不断点唱。

   ……”接下来详细介绍七幕戏“剧情”(略)

   再摘录第四幕(葬花): 

   黛玉:(白)吓!我刚才看见这里,无数落花,怎么去了片刻,回来都不见了,难道这园中还有和我一样的痴人吗!也许是园丁扫去的吧?那边还有些花瓣没有扫清,待我将她扫完送去葬好,省得任人践踏,落花呀!落花!

   唱     花谢花飞飞满天,      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      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      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帘,      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      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      明年闺中知有谁,

          昨宵庭外悲歌发,      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      鸟自无言花自羞,

          而今死去侬收葬,      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      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      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      花落人亡两不知。

       (白)落花呀!

   黛玉:(白)人人笑我有痴病,难道真的还有一个痴子么,咄,我道是谁,是你这个狠心……

   宝玉:(白)林妹妹,你且立定,我晓得你这几天不爱理我,我只说一句话,从今以后,各不相关。

   黛玉:(白)你请说。

   宝玉:(白)说两句,你听不听?

   宝玉:(白)唉!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黛玉:(白)当初怎么样,今日又怎么样?

   宝玉:(白)唉!姑娘吓!

   唱     当初姑娘到京城,        我高兴非凡喜十分,

          多蒙姑娘不见弃,        和睦如同骨肉亲,

          你有病痛我先急,        你有忧愁我不安心,

          饮食寒暖总照顾,        衣裳被服也操心,

          丫头们一时想不到,      宝玉早替你留神,

          有时也曾同翻脸,        我又苦口来求情,

          你一笑开颜百事了,      片刻云散天又青,

          实指望和和气气在一处,  太太平平过一生

          又谁知姑娘人大心也大,  忽然间,将我比做眼中钉,

          居然不理又不睬,        相对无言冷如冰,

          今日相逢如此样,        叫我如何不灰心。

       (白)姑娘吓!

          我千不好来万不好,      你不理不睬总不该应,

          我有何处得罪你,        连我自己弄不清,

          总望你来说明白,        骂我打我不出声,

          何必将我全不理,        害我三魂少二魂,

          死了也成糊涂鬼,        高僧高道难超生。

   黛玉: 唱   听罢宝玉一番言,        不由想起旧时情,

          怪我一时太心急,        不曾原因问得清,

          立时不将他理睬,        算来有些不该应,

          无奈是天性如此难改变,  一受气恼怒冲心,

          既然是他苦苦向我来相求,岂能永远来当真,

          回身便将哥哥唤,        宝哥哥,如今对你说分明,

          那夜来到怡红院,        丫头言语不中听,

          明明知道就是我,        口口声声不开门,

          是你安睡还罢了,        偏偏是宝钗姊姊在谈心,

          眼看你送她出门去,      袭人相伴掌红灯,

          我一气回转潇湘馆,      终夜未睡到天明

          如今已经对你说,        请你替我忖一忖,

          袭人主意这样大,        到底为了何事情。

    这是吕仲“吕大哥”的《林黛玉》的残留片断。至於苏青为芳华越剧团写的《宝玉与黛玉》,无缘得见,不能妄评。听说尹桂芳大姐那句勾魂摄魄的“妹妹呀……”的叫头,确是在唱《宝玉与黛玉》时叫红的,那是不会错的。

   一段越坛旧事,提一提,以免又遭忘却!

   (2008-02-03)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