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许文霞:污点证人高义龙
3/24/2009 点击数:2581

污点证人高义龙

许文霞

…………

    作曲家许如辉维权案,一审被上海一中院法官刘洪、章立萍、徐燕华“败诉”,闻者无不诧异!即如被告扬子江公司,谅也始料未及,窃喜不已!因为他们是作好输的准备的,其代理律师私下曾流露,原告少赔一些吧。

    进入二审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的崔律师获知,上海越剧界的高义龙,在许如辉案一审庭后,提供过专家意见。尽管高义龙没有在庭上作证,但他的“专家意见”,形同专家证词,会作为法官判案的重要依据。上海作曲界、沪剧界,大把专家意见不听,非要舍近就远,圈子兜到越剧界去倾听意见,“远来和尚会念经”?

    下面是某戏剧界人士(暂隐其名,如司法需求,可提供)2007年与高义龙通电话大致内容:

    “你曾在许如辉案中作证?”

    “是的,当时有位女法官打电话给我,问了些情况。” 高义龙回答。

    在此插上一段,高义龙没记住的女法官的名字,以许如辉案主审法官章立萍的可能性最大,因另一位女法官徐燕华是陪审的,庭上从不开口。这位章法官,司法审判毫无“公正、公义、事实、法律”原则可言,从审许如辉案一刻起,“爱憎分明”,庭上明显偏袒剽窃大王汝金山,多次打断许如辉方陈述。碰到受人指使,要她判谁输,她更起劲,诬陷作伪,什么手段都会用上。结案前,她几次传话要我们“提供些什么,放弃些什么”,现在看来都在预设陷阱,使不谙上海司法黑暗的我们,上当受骗,深受其害!仅举几例,第一,她为了彻底判黑许如辉,除了褫夺他的“作曲权”外,还使鬼计,让我们放弃《起诉书》中索要的许如辉编剧权(《两代人》和《白鹭》)。她通知我们写两份“弃权书”。说实话,我们挺纳闷的,为什么要放弃?想到她是代表“匡扶正义”的司法,又怎么可以怀疑她呢?所以唯命是从了。不过留了个心眼,我们在《弃权书》上加了一句,“本案暂不起诉”。暂不起诉,不等于永不起诉!如果今后我们重新起诉追讨许如辉的编剧权而遭遇挫折,必拿章立萍法官是问!第二,她是公然对抗《著作权法》第二十条:“保护作品的完整权”、强行分割许如辉一部部完整新编大戏音乐作品的最来劲者。她莫须有认定许如辉只写“大合唱和场景音乐”, 她通过传话,让原告比对《为奴隶的母亲》三段合唱,最后在判决书上又否定“大合唱”是许如辉原创!她主持“法庭比对曲谱”,偷换前题,极不严肃,使比对成骗局。她不去比对“1979年许如辉原曲谱和汝金山抄袭谱”百分之百相同的事实,而是在事后判决书中胡扯“汝金山的谱子与许如辉1955年谱不一样”,真是-捣-浆-糊-顶-尖-高-手!许如辉已修改到1979年版了,汝金山明明明抄袭之许如辉的1979年版,哪来1955年版?同是那次法庭比对,章法官派定心丸,与被告汝金山夫妇长时间嘻嘻哈哈打成一片。我们败诉后,章立萍还想方设法阻退我们上诉,被我们电话中严厉责问,非常惊慌。一切暂且带住,另文揭露。她的单独行为,连审判长都不知道,下面会披露。

    插话结束,继续戏剧界人士与高义龙间的谈话:

    “问什么问题呢?”

    “主要是问‘作曲与演员的关系’,‘唱腔设计’是属于杨飞飞,还是属许如辉?” 高答。

    “你怎么认为呢?”

    “应该属杨飞飞” 高答。

    “为什么呢?其他演员就不应该主张‘唱腔设计’权?” 问者反问。

    “呃,杨飞飞情况比较特殊。”高义龙如是答。

    “怎么个特殊法呢?”再问。

    “呃,……” 高答不出。

    “杨飞飞的戏你看过吗?”  要害问题一个。

    “没有。” 高义龙摊牌。

    连杨飞飞的戏也没有看过一出,许如辉的音乐也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分析总谱的音乐成份了,怎么滥下结论呢?害人不浅啊,高义龙就这样把个好端端的、凝聚了戏曲音乐几十年心血之作的专职作曲许如辉,给轻描淡写否定了,糟蹋了。我听了律师的转达后,不由怒气冲天!

    事后律师曾向高义龙所在上海艺术研究所了解此事,该所某领导回答得好:

    “高义龙根本不研究(沪剧)这个东西(领域)!”

    2007年7月,我在上海因许如辉《少奶奶的扇子》编剧案的执行问题,与刘洪审判长沟通顺便提及“高义龙发表专家看法”一事。

    “高义龙是谁?” 看来刘法官什么都不知道。

    “你去问章立萍法官吧!” 我回敬。

    “我会去问的。” 刘法官态度是认真的。

    高义龙是研究越剧史的,严格说是越剧剧目史研究者,兼“袁雪芬研究”,他对越剧音乐可说没什么研究,现在倒好,以“沪剧音乐权威”站出来讲话,否定许如辉。但你连杨飞飞一出戏也没有看过,怎么能得出“杨飞飞比较特殊”,所以会“唱腔设计”(形同作曲)结论的呢?高先生,恕我把你没有机会听到、但听了会无限失望的杨飞飞庭上“比较特殊的作证”,转告你一下,掂掂份量看,她是否“作曲的料”:“我不识谱的……,我对作曲没有认识……,我只晓得唱,水辉怎么作曲不大清楚,大概乐队比较了介 ……,我现在唱的东西与50年代水辉(许如辉)写的曲子差不多……,我没有什么要求,我只要求写‘杨飞飞唱’就可以了”。

    不管怎样,高义龙的“杨飞飞比较特殊论”,最终为章立萍等一伙求之不得、居心叵测的法官“判黑许如辉”加重筹码。事实也的确如此,判决书出笼,许如辉的作曲权,被章立萍之辈扫荡得“满目苍痍、寸草不剩”!

    高义龙先生,你在许如辉案上作伪证!

    许如辉维权案,是一次真伪的对决,也是一次人性的表演,有些人自甘堕落,纷纷轻浮何需救?荣登不光采人物榜者,已有章立萍、汝金山、杨飞飞、王鲁明 ……,现在再添上一位,他就是:

    污点证人高义龙。

   (2009-03-24)

     ————————————

     [相关阅读]:

       。岂有不假!—《污点证人高义龙》读后 

      许文霞:评上海高院一份欺公罔法的荒唐判决——许如辉PK中唱上海公司、汝金山

      。【许如辉荒唐官司搜索大全】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