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王延松参加国民革命经过
4/4/2009 点击数:2583

王延松参加国民革命经过

王延松手稿于民国49年台湾台北共十二节

……………………  

 

王延松, 1900-1976,重庆大同乐会理事

   前言:王延松先生,抗战重庆时期大同乐会重要理事之一,大同乐会乐器制造工场发起人之一,乐剧《木兰从军》演出委员会委员。参与大同乐会繁忙事务工作之余,捐款、出资无数,以1942到1945年币制初步估算,前后至少55万。王延松先生本身就是赫赫有名的实业家和慈善家,战前曾任上海市党部执行委员。王先生1900年农历9月22日生于浙江上虞祝英台的故乡—梁湖镇一家敦厚老实的农户家,1976年元月故于台北。本文系王延松先生1960年写于台北,形同自己大半生国民革命运动的总结。像片为其60大秩写作之年所摄,子王鹤园先生提供。本文首发于王鹤园新浪博客。


 


   一、参加革命之动机

   余世居浙江上虞。祖先耕读传家。忠厚为里人称道。民国二年余十四岁。随父赴沪求学经商。工读并进。民四年余与蔼士先生为友。因以介识果夫先生。相处颇友善。果夫先生在沪活动革命。脱离晋安钱庄。另组茂新号于新北门大康里为机关。每星期六。日举行演讲会。余必参加。故结识不少老同志。如朱守梅等。当时经国同志就读万竹小学。亦来听讲。

   当时余任美商中国汽车公司收帐员。身受洋人侮辱。如"华人与狗不得进入公园""华人不得由前门进入西人住宅""华籍收账员不准乘坐电梯"等等。忍无可忍。乃集收账同人。组织"账员公会"余为首任会长。向各洋行交涉平等待遇。几经努力。始达目的。此为余首次社会话动。颇得果夫先生赏识。

   民国十二年果夫先生嘱余担保租屋,嗣后始悉供工作同志潜居,时余己从事绸缎事业矣,十三年果夫先生邀余同往广州,余以商业关系,未克偕行,乃嘱胞弟延康赴粤,参加革命。

   时余年仅二十五,早读三民主义,於列强侵略,祖国衰弱,尤觉痛心,因以爱国主义,民族观念,不计安危名利,悉心以赴。因工部局严禁政治活动,乃透过教友陆祺生关系,在麦家圈慕尔堂设立秘密机关,从事组织商界联合会,响应本党政策,此为余自动参加国民革命之动机。

   …… 忆在重庆时,某日造谒立夫同志,因闻其夫人鬻地毯油画,询及其沈秘书,答谓其本身生活尚可维持,而一般同志困难,思以求售济助云云。余深为感动,乃送款果夫立夫二同志,请求代转。为其拒绝。余乃再三说明,因余不负中央常务职责,困难同志不会求援于余,请为代转接济,始允收款代转……。

   二、商人运动之开始


  上海为我国经济重心,然有租界特权,帝国主义操纵军阀,封建势力把持商会,中小商人无法入会,缺乏保障。

  欲保商人权利,必须国家富强,兹事体大,不能迁就,惟有自我团结,与洋人争平等,乃组织各马路商界联合会。余为汉口路商界联合会会长,发起总联合会,被推为付议长,积极从事奋斗。因总联合会响应革命,发有宣传品,孙传芳认余行动积极,下令通缉,幸早有掩护,未受其害。

   总联合会外对洋人争取华人市民权,发起"租界纳税华人会"以"不出代议士不纳税"口号,向租界当局力争华人董事名额,几经交涉。始由三名增为五名,乃推年青有为而能代表华人利益,敢于西人折冲之少壮人物江一平、奚玉书、郭顺等为华董,并以纳税华人会洋文秘书何德奎教授为工部局华人帮办,从事租界立法参政权,余亦担任地皮委员以整个商人运动,祗得辜负选民雅意,誓谢"华董"从事实际工作。

  内对封建势力斗争,协助革命,上海商总会为封建势力有拒持,余以商界总联合会,团结商民,与之斗争。十四年五卅惨案发生前,总商会调解事件,受工人嗾使,扩大鼓动,而遭英捕屠杀,酿成惨案。余於下旬六月一日以总联合会发动华商罢市,威胁租界当局,得於下旬获得国民外交之胜利。对殉难烈士,亦由总联合会醵资於闸北宋公园建造烈士公墓,永留纪念。经此努力,使封建之总商会失去信用,商人运动由此倾向本党。

   三、上海光复之策应

   十五年秋誓师北伐,义旗所指,全国响应,南昌武汉,先后克复。东路军抵达松江,上海农工商学各界,集西门路西门里举行代表会议,商讨欢迎革命军。工商代表提议罢工罢市罢课,为其活动者为林钧、汪寿华、梅田龙、李立三等所寸操纵,事后余始知彼等为共党份子。余以三罢运动为对帝国主义与军阀之不得巳举动,今革命军己莅沪郊,维持秩序之不暇,何能自扰市面,乃提议悬党国旗三天,休业一天,以志庆祝。主席提付表决,余悉代表众寡悬殊,乃得商界代表拥护,声明单独商议,即告退席,另谋对策。当此紧急关头。非有特殊办法,不足以挽救危局,乃急邀严谔声起草"悬旗三天,休业一天,以迎国民革命军"之启事,以"上海市商民协会筹备委员会"名义送刊。讵为各报拒绝,余不得巳,自任筹备主任,借证券里为会址,以余之太昌绸庄作保,始得刊登启事。翌日全市大街小巷,悬满党国旗,不及置备者,临时购布缝纫,裁纸裱糊,虽大小不一,而青天白日满地红旗飘扬上海之日。北伐军巳开抵闸北,若迟此二三天,恐余早为孙贼特务或李宝章所杀矣。数日后,见各报刊有"上海市党部开除王延松党籍"之启事,余非党员,甚为骇异,此次悬旗乃尽国民天职,迎接党军,何用开除。不久,果夫先生来沪,相见欣然,询以此事,渠仅相顾一笑,嘱余继续努力。事后始知此即XX阴谋未逞之离间也,而余之策应悬旗迎接王师,正合本党政策,使余私心庆辛。

   四、龙潭一役之支援

   北伐势如破竹,顺利抵达江南,孙传芳退居浦口,声称"反攻"尤作困兽之斗,使革命军事受阻。白建生将军东邀上海工商代表於新闸路南园商谈,在座者计虞洽卿、王晓籁、劳敬修、霍守华、冯少山及余等。  

   白谓龙潭危急,战士疲惫,补给困难,军需缺乏,然此役一失,全功尽弃,江南再遭荼毒,深非幸事,务望工商各界,设法支援,胜於十万救兵。余闻之果如救火之急,协同各界代表,迅速筹款支援,幸得何敬之将军之合击,而获龙潭之胜利,以奠北伐成功之基础。四十九年春,余应杨子惠同志邀宴,得与白建生先生重逢,白慨然语余:"三十余年前,若非君等竭力经济支援,龙潭一役,难以获胜。而我当时,正当青年,而今己逾花甲,两鬓斑白矣。"言讫,相与一笑。

   五、上海党务之参与

   上海光复,市政府与市党部先后成立,果夫先生以市党部商人部长一席,属意於余。然余一不求任何报酬,二不能中断商人运动,乃婉言辞谢,而推荐俞国珍君透过竺鸣涛同志向果夫先生进言,立促其成,并介商运干员相助。果夫先生始允所请,并赞余之气度,颁特字第四十七号特准入党党证,余始为党员。光复后租界气氛一新,商民协会积极筹备,配合本党政策,由汉口路迁入上海总商会,正式成立十七年上海市党部改组,派余为特派委员之一,上承中央命令,下仰同志爱戴,被推为常务委员,展开本党商人运动。

   六、对日经济绝交之奋斗
        
   革命军北上,日本出兵阻扰,发生济南惨案,掀起全国反日风潮,上海各界发起对日经济绝交运动,抵制日货,组织"对日经济绝交后援会"。余被推为付主席,成立伊始,工作困难,盖商人重利,不易说服,唯本大义灭亲之精神,不顾情面,不计利害,彻底执行,誓以抵制日货,影响日本经济,改变对华政策。 幸此正义宣言,获得全国响应,各省市纷纷成立分会,通电呼吁,形成巨大压力,使日本当局视为威胁,而改变政策,达成国民外交之成功。兴今,总栽蒋总司令之忍让政策,绕道北伐相配合,消弭中日外交危机於无形,亦为商人运动奋斗之成果。际此反日运动,余身受中小商人之怨尤,封建势力之打击,更有不肖之徒,阴谋暗杀,因激于天良,自首捕房,而免於难。时工部局华探刘绍奎请余至会审公堂作证,以结谋杀余之凶案,余拒绝作证,请庭秉公办理,今刘绍奎在台可证。 

   七、商人团体之统一

   日本侵华野心未戢,上海反日爱国运动,组织"反日会 ",附设上海总商会内。当召开大会时,冯少山阻扰大礼堂之出借,并将己悬国旗除下,双方由口角而至动武,群情愤怒,将冯少山等逐出,冯等不思和平解决,登报诬陷反日会捣乱总商会,并控之于张岳军市长。

   张市长召集双方和解,总商会出席冯少山、石芝坤、曹慕管等;反日会由余及陈松源代表,无奈冯少山含血喷人,诬指共党占据总商会,余请张岳军市长主持公道,要求赔偿名誉。,等托诿,无法解决,不欢而散。
   余深冯等封建头脑。顽困不化。此次纠纷。正为整理上海商会之大好机会。因而发动各团体通电全国。改组上海总商会。并推派代表。向中央请愿。

   几经交涉,始蒙中央同意、令派虞洽卿、王延松、陈布雷、叶惠钧、王晓籁、骆清华、秦润卿等二十一人为上海市商人团体整理委员会,从事整理。当时余年仅二十九岁,然为此事发动者,乃决心依照中央指示,与个人理想,以虞洽卿领衔,实际负责整理工作。
        
   整理委员会将上海原有之《1》总商会《2》县商会《3》闸北商会《4》商民协会《5》各马路商界总联合会等五团体,合并改组,依照中央同业公会组织法,分别成立各业同业公会,经年余之努力,正式成立上海市商会。冯少山亦为政府明令通缉矣。
 
   余以年事尚轻,不敢负此重任,几经洽商,公推王晓籁为会长,然余亦无法推卸仔肩,应选常务委员,负责市商会实际业务,数年心愿,於此完成,自问无愧党国矣。
 
   八、地方武力之整编

   上海市保卫团为上海工商士绅所组织之地方武力,由工商界负担经费,专责保卫地方安宁,甚为重要。惟其组织散漫,意旨分岐,南市闸北浦东江湾吴淞各自为政,力量分散,尤其闸北负责人王彬彦,不能与本党合作,其它各地,亦来与本党发生密切关系,影响本党商人运动及地方治安至深且钜。

   余认此项民间武力,应谋统一编整,集中力量,置於本党领导之下,始能善为运用,乃向市党部建议,会同市政府,统一组织,经派王延松、王晓籁、姜怀素、姚慕莲、陆伯鸿、叶惠钧、王彬彦等为上海市保卫委员会委员,负责统一组织,整编训练,使其在思想上管理上均有所遵循。整编之后,颇受市民赞誉,余被推为常务委员,直至抗战时,未曾中断。

   胜利回沪,上海市保卫委员会改组,余被推为财务委员会主任委员,负责经济,继续维持地方治安。

   九、推销国债之努力

   北伐胜利,全国统一,军经建设,极需经费。自宋子文同志迄孔庸之同志财长任内,历届发行公债,余均自动认购推销,上海为金融都市,一般商人受租界遗毒,信任外币,对于国债,多抱观望态度,余身为党员,复有绸业银行组织,历年皆以身作则,创导劝募,以期於成。

   二十八年在重庆,某日访孔院长於上清寺范庄官邸,孔同志欣然留余晚餐,席间仅梁小姐与二小姐,移时,孔院长突然询余:"延松。,知否汝六年前一信,帮余极大之忙乎?"余答曰未知也。继又询曰:"汝尚忆当年致余一函,自动认购公债十万元之事乎?"因而达成劝募任务,岂非汝之大功乎?"言罢欣然。

   余深知此为爱国商人本色,何足挂口!然事后财部俾余公职及公债基金保管委员会委员,皆孔同志因余劝募公债有力之缘也。

   二十年政府发行美金公债,劝募委员会秘书长闻亦有奉孔院长命向余劝募,并请创导。余以国人信仰外币为恨,拒购"美金还本"之美金公债。而出资二十万元购买"国币还本"之美金库券,以为爱护国币之创导。区区二事,虽不足道,然余之爱国热忱,於此可洞烛矣。

   十、商业社团之运用
 
   上海商业团体虽经统一,商运逐渐开展,然尚未能发挥力量,效劳国民革命,因思运用社团,协助国际政治经济活动,余乃组织上海商社及联欢社,以为运用。

   上海市商会至民国二十一年为止,发展百余个同业公会,由於组织限制,无法容纳实力分子及各界人士,乃以同业公会为重心,组织上海商社,以为外围,从事社会活动。

   上海工商各界联欢社,则为商社之扩大,以商业为扩大,以商业为中心,向其他各业,社会各界联糸,广聘地方正义士绅,各业领导分子,党政军各界有力分子,而以社交方式,从事联络感情。

   如此,则中央之政策性活动,首先由联欢社发起群众响应,透过商社,积极支持,则市商会便可顺手与情,影响社会,推动政令矣。

   另一方面余为提倡社会正气,打击恶势力,转移社会风俗,竭力於商社及联欢社之主持,以重视实际工作,不计名利,惟期能造福社会,与彼藉社团名义,蒙骗中央,私自图利者,不可同日而语也。故虽费尽心血金钱,得获社会了解,亦可安於私心矣。

   十一、中国银行国营之策动

   中国银行,信誉卓著,关系全国金融,左右国际汇兑,中央有意接管,因于大部商股,未便公然遽行,乃令饬上海各同志,发动社会力量,以达国营目的。

   余等奉命后,首拟团体舆论,攻击该行当局张公权,使其知难而退,以谋国营。因余负责商运,奉上峯委以重任;嗣为张公权所悉,挽徐寄庼同来谒余,请求减缓宣传攻势,並恳帮助;余以绸业银行同业,且与徐、张二人友善,只能矢口否认此事。另行运用社会士绅,工商领袖,鼓动舆论,造成风气,推展收归国营运动。

   进一步余为掌握股东,影响股东会决议,乃先以私资收购中国银行股金二万元,交通银行股金二万元,以为基本,准备发动中国银行股东会中策动国营案之成功。

   嗣张公权见大势已失,无法恋栈,自动求去。中央即派宋子文同志为中国银行董事长,余亦添为常务监察人。中央对张公权初派为央行副总裁,继又任命铁道部长,以为安置。

   抗战期间,中国银行监察人散居各地,有一时期在重庆者仅余一人,该行每年决算报告书,必须监察人签署,故数年间仅余一人盖印。余对中国银行之爱护,可谓始终如一。今中国银行在台复业伊始,余当本过去之热诚,爱护到底!则个人对于协助复业,重振中国银行国际信誉,自属义不容辞之事也。

   十二、革命同志之互助

   余以身受本党同志之推介、信任、爱护,而竭尽协助本党工作,並随时随地互助革命同志,实践本党亲爱精诚之明训。

   抗日战起,政府撤退,本党同志流离失所为国殉难者,余均量力援助其经济,教育其子女,如沈苑明同志居歌乐山云顶寺疗养肺病,潦倒不堪,余不但济助其医药生活费用,並负责教育其子女,即为一例。此外受援同志或死或散或来台者亦大有人在。

   忆在重庆时,某日造谒立夫同志,因闻其夫人鬻地毯油画,询及其沈秘书,答谓其本身生活尚可维持,而一般同志困难,思以求售济助云云。余乃再三说明,因余不负中央党务职责,困难同志不会求援于余,请为代转接济,始允收款代转。

   鉴于积极援助同志事业,周转资金者,亦不乏人。例如林继庸同志,因奉派起新疆,受盛世才委曲,于三十四年春回渝,筹办天山实业公司,预定资本总额一千万元,余知之前往协助,投资五百万元,以充其资金。余以林同志一为本党赴新受屈,二为研究化工,使其学有所用;三为抗战开始任上海遷厂委员会主委,著有功绩;因而自愿乐助其成。今林同志在台可证。

   此外对本党公益事业,余亦竭力捐助。如在渝时,军委会军闻通讯社经济困难,余即捐助五万元。又遗族学校于斌主教任校董会主席时,由范争波同志陪同前来,邀余担任常务董事,余即欣然承诺,经常捐款,因系革命同志遗族,捐款特多。
   其他有所私人之济助,事业之援助,教育文化之赞助,限于篇幅,不便一一列举。

   结语

   综上所陈十二点,不过简单概略,所有事实,尚有同志可致征信。余以国民热诚,服从本党,从事革命;盖身为党员,纵赴汤蹈火,千辛万苦,在所不辞;所陈经历,何足称道!惟以来台之后,后有余暇,得能从事检讨过去,策励将来,检阅所记若干细节,尚有革命史料价值,用特缮呈中央惠予察核,以明余一生之抱负与经历;若有可取之处,尚乞选辑片段,以为党史之参政。

                 谨呈

 

   ——————————

   [相关阅读]

   。王延松与“华华公司”  

   。许如辉—蒋介石重用的儒雅国乐大师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