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梁祝》与上海《梁祝》官司
6/13/2009 点击数:1928

我听小提琴《梁祝》有感

——听《梁祝》想上海《梁祝》案

(上海无名)


   外出归来,打开【寒夜闻柝】网,看到安婧同志有关《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文章和报导两篇“转载”,颇有感慨。往事依稀,忍不住又想涂鸦几句。

   我喜欢古典音乐,尤其对小提琴协奏曲情有独钟。莫扎特、帕格尼尼……前者如行云流水般的柔畅;后者是变化莫测的技巧,我是百听不厌,常听常新。至於何占豪和陈纲堪称珠联璧合的《梁祝》,由於某种特殊的渊源关系。听了每每潸然泪下,不胜唏嘘。

   粱祝的故事是凄婉悲哀的。但陈、何的协奏曲,怨而不哀,神思飞扬,柔肠如水,超然尘俗……给人以一种神仙般的意境和愉悦!仿佛这对受尽世俗摧残的情侣,早已化作一对无忧无虑的彩蝶,在蓝天碧云间自由自在的翱翔,翩浮、嬉耍、亲昵、在耳鬓厮磨,在喃喃低语,在倾吐衷肠,在信誓旦旦……

   但我老实讲,我不忍听《抗婚》那段华彩乐章!(我不是贬低它,只是我主观感受而已)它总会勾起我不愿意回忆的繁杂烦心的往事!过去如此,现在仍然如此,这噩梦不知何时有尽头!我这种心态,明白人都心知肚明,我也不多赘述。

   对於陈刚、何占豪两位当代杰出的作曲家,我心仪巳久,万分钦佩,自不在话下。说起来也颇有几分缘份。陈刚先生完全对我陌生。但我以前有一个场合我见到过他,还有他的慈母。那时我是他老爸陈歌辛的铁杆粉丝。爱屋及鸟,当然对他也十分尊敬。后来一曲《梁祝》,声名雀起,又凭空增添十二万分的崇敬,这是按理顺章,名至实归,理所当然。不过陈刚先生八辈子也不会想到他和无名这小子在什么地方谋过一面。

   何占豪先生我也不熟。据我所知,和南薇倒是有过些许交往。南薇晚年,住在距鹿路头上一座石库门弄堂后厢房的陋室,他曾登门造访。虽说忘年之交,颇有相见恨晚之慨!梁祝一事,谈及多深,不得而知。但何占豪先生正在构思写他第二部著名“‘孔雀东南飞’协奏曲”,请南薇先生为此曲写几句歌词,南薇先生欣然应允。事后并未爽约,为他写了歌词。

   还有一段有趣的交往,南薇先生有一外甥女,嫁与台湾陆光国剧团一位毕业於台湾文化大学音乐系的乐师。他是最早来大陆深造的专业人才,由友人介绍拜他为师。结婚之时,他亲临祝贺,为南薇外甥女的婚礼倍增不少喜庆。

   当然我写这些琐事,并无什么企图。只是证明何占豪先生的艺品人品还是值得称颂的。

   在我征求南薇后人意见时,他们并不顷向披露这些往事。免得被人误以为他们想借此获得对“梁祝维权案”的支持。他们毫无这个意思。强人所难,不是明智之举。何占豪先生尽可不於理会。

   自从网上出现南薇后人为《梁祝》维权告上法庭的消息之后,戏剧界似乎还有点春寒料峭,噤若寒蝉的状态。但知情人暗中支持声援的倒也不乏其人。首先出现了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署有南薇编导的《梁祝》义演说明书;之后又先后出现范瑞娟、傅全香於1998年出版的《上海戏剧》11月号纪念南薇逝世十周年的署名文章,有的还是主编傅骏亲为执笔,文中均明确无误地证明《梁祝》由南薇编剧。这些南薇后人事前并不知情。查证之后,公诸於世。以后,国家级出版社具有“南薇改编”字样的《梁祝》各种版本也纷纷重出江湖,最令人惊喜不已的是误以为早已泯灭於世的1946年拍摄的越剧《祥林嫂》电影的照片连环画,共计400余幅,并刊有文字台词、唱词的证举也横空惊世!南薇后人已得到资料,待等获得收藏家的认可后,可以全部公布!再看看袁大编剧如何辩解和面对世人!

   行文至此,补插一句:南薇后人委托本人向网上暗中相助的诸位古道热肠的友人致上一片由衷的深深谢意。

   虽说《梁祝》维权案在浙江省中、高两级法院判还南薇。但绍兴演出公司依仗着省市两级党政机关支持,将法院判决当作一张废纸!高调向南薇后人和法院正义示威!无视浙江两级法院,也是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审判工作这一事实!

   上海中级法院将诉讼上海越剧院侵权案拖了一年多,要有确证在握,要判输南薇后人,早就辣手辣脚判了!为什么还要用“拖”字诀来左右支拙,自暴理亏?

   因为南薇后人诉上海越剧院纪念越剧诞辰百周年光牒侵权包涵了四个剧目:孔雀东南飞、宝莲灯、祥林嫂、梁祝。二审当庭宣布:要分案审理。这样又可再拖一年。

   《孔雀》毫无悬念判给南薇;

   《宝莛灯》越剧院早已承认是南薇所著,还出示支付过80元稿费。但对另一牒与《宝莛灯》内容完全一致的《劈山救母》则不予认账。这次新发现的傅全香发表於1998年11期《上海戏剧》上【编导奇才南薇】文中明确证明《劈山救母》是南薇编导。被告方想必也想不出新的花招了。

   《祥林嫂》是袁大编剧的命根子所在。虽说大量文献证明《祥林嫂》编剧是南薇。但袁雪芬死死咬住是她创作。当原告方向法院递交了《祥林嫂》400余帧连环画光盘证明,被告方律师也大感突兀!

   《梁祝》是关键。被告方大讲浙江判决错了。你信不信?要是上海越剧院有硬档铁证,还用得着一拖二拖再拖?早就将这些小人物一棍子打扁了!庭后,南薇后人问被告方律师,为什么不能将50年代批斗南薇原始记录解密?律师不加思索回答,“这是伊兵干的。”

   不错,伊兵是迫害南薇的始作俑者;但实际既得利益者不是他,而是徐进、袁雪芬。袁雪芬与伊兵穿的是一条裤裆!这一点谁否定得了?袁雪芬抢了傅全香的风头,拍了《梁祝》电影。除此之外,一个甲子以来,她在舞台上演过几场祝英台?谁能否定祝英台不是傅全香前辈唱红的?如果唱过几场路头戏演员都要署个名,那会有多少袁雪芬?

   我们上海老书记陈丕显同志,睡前总喜欢听一段“梁祝协奏曲”。我也有这个嗜好。不光是何占豪、陈刚、南薇……其它对梁祝成功作出贡献的,历史会恕恕叨叨永远传颂着他们的成功、努力、艰辛和心酸。至於袁大编剧,如果归还了她抢夺来的赃物,还能留给后人什么?……太搞笑了!

    祝贺梁祝小提琴协奏曲辉煌五十年!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