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旧文人”贬称从哪个阴沟洞里传出来的?
6/25/2009 点击数:1765

“旧文人”贬称从哪个阴沟洞里传出来的?

(上海无名 )

   “南薇是旧文人”!

   上海越剧院网站首先放话,还“理直气壮”他诘问:“像南薇这样的旧文人,能写出‘抗婚’这样的戏吗?”

   在绍兴法院庭上,那位颇具师爷遗风的绍兴演出公司律师,也鹦鹉学舌指着南薇家属大言不惭地嚷嚷:“南薇充其量是一个‘旧文人’,怎么能写出《梁祝》这样的戏?”

   百度越剧网吧上,一小群网托在骂南薇后人“想钱想疯了”的同时,也不忘在南薇头上戴顶“旧文人”的毡帽。

   众口铄金呐!这顶“旧文人”的帽子,铁定要戴在南薇先生头上!

   这倒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毋庸混淆的问题了!为慎重起见,我翻阅了手头上所有的词典,甚至【康熙字典】也没遗漏,竟找不到“旧文人”这个条目。只能顾名思义了,在中国文坛,大致像章太炎、王国维、辜鸿铭、梁启超、梁漱溟、黄侃、沈从文,鸳鸯蝴蝶派的张恨水、周瘦鹃……或许称得上……

   后来一想,“旧文人”应该是贬义词。对“旧文人”深恶痛绝的只有鲁迅先生了,在他老人家眼里,“旧文人”即使成了落水狗,也还是该列在“痛打一顿”一伙的。仔细一查,果然在他的《上海文艺之一》的杂文中,就明确断言“‘旧文人’即才子加流氓”而一锤定音!

   按鲁迅先生“才子加流氓”定义,章太炎、王国维……怎么也够不上格呀!章太炎培养出了个“革命军中马前卒”——邹容那样的学生;王国维的《人间词话》称得上有口皆碑……又没有一个染上流氓习气!但个个是大才子,是无人异议的!

   那南薇先生呢?他也曾被人号称“苏卅四大才子”之一,但他瘦骨嶙峋,“胸口不长毛,也没画上两条‘带鱼’”(援引郭德纲台词)怎么也给他戴上这顶大号破毡帽呢?

   我们不妨梳理一下南薇一生经历,看看他是否承受得起如此“殊荣”!

   南薇先生出生於1921年,比袁雪芬仅虚长一岁!至1949年上海解放,南薇也只不过是廿九岁青年,还不到而立之年,而他从21岁参加“大来”.“雪声”,与袁雪芬共同担负起越剧改革重任,呕心沥血,为袁雪芬和她的梨园姐妹,编导了三十余出新戏。其中,《凄凉辽宫月》获得周总理的赞赏;《祥林嫂》引起进步文艺界一致肯定;;《山河恋》更是一朵越剧史上奇葩,为十姐妹嗣后自称各创流派奠定了无可动摇的基础!一个个都称得上是越剧史上划时代的作品!试问上海越剧院网主,这样一个南薇,还写不出区区一场“抗婿”“过场戏?再试问一下,被你们捧上九霄云端的徐进徐老夫子,仿佛只有他才是“进步知识分子”,南薇已在白色恐怖下编导左翼作家旗手鲁迅小说《祥林嫂》的时侯,你还学着编编早已被人遗忘的《好夫妻》、《长恨天》之类家庭戏,一面还偷偷觊觎着吕仲吕大的《林黛玉》、南薇的《梁祝哀史》,以便有朝一日伸出贼手!这一点真还比另一位越剧界才女成容差远了,她在《一缕麻》回忆中,还承认南薇“手把手”教过她呢!试问:新文人徐进与“旧文人”南薇差别倒底有几何?

   再披露一段真实的历史,南薇之所以敢在反动统治者眼皮底下创作《祥林嫂》《兵车行》等一系列针砭时事的进步作品,与他妻舅吴康同志和丁景唐等同志的启发帮助分不开的!吴康同志是中共上海学运负责人之一,在这一党小组成员中,有着钱其琛、吴学谦、乔石、丁景唐等一批以后成为中央领导人中的精英。这种直按和间接的熏陶是毋庸置疑的。否则《兵车行》海报事件将矛头直指“蒋”委员长,差点丢了性命的招祸上身之事,便无法得到合理解释。还有再看南薇和田汉,从1946至49年交往甚密,影形不离。田汉与安娥在敌占区处境险恶,上了反动派黑名单,是南薇为他俩安排了秘密住所,一日三餐都由南薇妻子亲自下厨烧好后送去。这一时期田汉和安娥为越剧写的《珊瑚引》《情探》,也都是由南薇执导。1949年,南薇加入《东山》,又为范瑞娟、傅全香编导创作了《梁祝》《祥林嫂》《宝莲灯》《孔雀东南飞》,及现代戏《万户更新》《团团转》等,数量超过半百!

   解放以后,党和政府并没有忘记他。他首批被批准参加了中国作家协会,出席了第一届全国文代会,上了主席台,还与周信芳同志二人(仅二个名额),一起代表上海担任“全国戏改委员会”委员。在中南海怀仁堂演出《梁祝》《祥林

   四人帮粉碎后,为纪念中国电影诞生100周年,上海电视台电影频道拍摄60集专题片《记忆电影》,其中有一集《祥林嫂》。丁景唐同志通过汪培、金笳同志,转辗找到南薇后人,让他们上了镜头,并亲自将明确载有南薇编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包括电影剧本)、《祥林嫂》、《孔雀东南飞》、《山河恋》、《凄凉辽宫月》、《宝莲灯》、《阿Q正传》的【上海作家词典】资料送给南薇后人。这说明党和政府并没有忘掉南薇。边缘化、意欲在历史上抹去南薇名号的只仅仅是一小伙既得利益者和他们的喽罗!他们还在干着欺蒙组织、欺蒙舆论、欺蒙不明真相的年轻一代的勾当!

   “旧文人”这顶破毡帽的来历,追根溯源,还是在於1951年9月份,伊兵袁雪芬为了抢夺《梁祝》的著作权、署名权,对南薇横加批斗时强按上去的!在伊兵“批判南薇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大会上,就是伊兵首先定的调!大会批斗发言记录档案犹在,上海越剧院即便不予解密,自己去翻阅翻阅总不犯大忌吧?

   将南薇比作“旧文人”,按此逻辑,比他仅小一岁的袁雪芬,称她“旧班主”“旧艺人”“旧戏子”亦无不可呀!如果也用“旧戏子”称呼袁雪芬,请问大家又会有什么感想?

   历史上名人和名角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硕果累累,佳话频传,不乏其例。梅兰芳与齐如山,程砚秋与罗瘿公、金仲荪,荀慧生与陈墨香……如果按“越剧历史”上某些人鼓吹的“贯例”和“传统”,这些真正称得上大师级的艺术家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也指着齐如山、罗瘿公、陈墨香的鼻子说:“你们这些‘旧文人’,能写出《宇宙峰》、《锁麟囊》、《荒山泪》、《鱼藻宫》……?这些戏都是我们的!我们是创造财富的!你们只不过是业余编辑……至多是什么人‘口述’,你们记录整理罢了,有啥谱好摆?”幸好,四大名旦与袁雪芬的“四大名编”不是同一层次的角色!否则扯蛋就扯大了!

   凭心而论,袁雪芬作为一个演员,也称得上一个好演员。而硬要戴上编剧的假面具,在台上手舞足蹈大“跳加官”,究竟算花旦、青衣行当呢,还是小丑、大面角色?这就更让人感到,这究竟是讽刺呢,还是悲哀?

   实际上,世上本无新旧文人,只有真假文人!凡以剽窃为业的,你能称他真文人?岂不天方夜谭?

   若要演好“戏”,还是先做好“人”吧!虚头花脑,最终害了自己!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