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基本调加音”是许如辉沪剧音乐划时代创举
6/30/2009 点击数:2022

“基本调加音”是许如辉沪剧音乐划时代创举

(上海无名)

………………

(沪剧界首创”基本调加音“的作曲家许如辉

   沪剧基本调是传统沪剧演唱的最基本的唱法。为什么我只用“唱法”,而不用“曲调”两个字呢?因为说实在的,我既不能称它为“曲”,又不能算它有“调”,而只是一种以“清唱”为主的板腔体唱法而已。学戏的时候,只唱一句“啥咕啥佬啥咕啥”。以此来学上(单)句、下(双)句的唱法规律。一句起腔,千变一律的“过门”收煞之后,便是随意随唱的无音乐伴奏的甩清板。演员根据各自演唱习惯,随意发挥。谈不上抑扬顿挫,谈不上轻重紧慢,有很大的随意性和不稳定性。从头到尾,“啥咕啥佬啥咕啥”,一个味道唱到底,甜酸苦辣都分不清,这就是“本滩”“申曲”的原始音乐型态。

(【白鹭】说明书“探监”片断许如辉沪剧界首创【基本调加音】处处可见)

   勤艺沪剧团主胡乐师陈锦坤先生曾经说过:為戲劇譜曲, 水輝老師是先行者。因為早期滬劇是沒有作曲的, 配音用老曲牌。” 许如辉的“作曲”和“配音”,是没有先人留下的凡例和模式,这是许如辉古典民族音乐修养,和启蒙时期对电影音乐三十余部作曲配音的经验积累,创造性地运用在沪剧这个地方剧种上!鉴于在音乐词典上找不到恰如其分的音乐专业术语,所以用了个基本调加音的新语汇。但它却是沪剧音乐划时代创举!

   解放以后,各地方剧种都有新文艺工作者的加入。在音乐领域,新腔新调、定腔定谱逐步取代了“路头唱法”!先驱者们将西洋和古典音乐的理念带入了戏曲界。我们从50年代初沪剧《白毛女》的音乐和沪剧电影《罗汉钱》中,已经感受到了与旧滩簧旧申曲迥然不同的音乐风格!这些虽经某些人肆意篡改,但仍能让我们强烈地感受到许氏风格的烙印和魅力!是许如辉首先将主题音乐的慨念引入了戏曲音乐,使每个角色,正面的,或者反派的人物都有了其个性化的基本音乐旋律元素,然后在每个唱段中廷伸、展开,最明显的是《罗汉钱》中石筱英媒婆的唱和丁是娥小飞蛾的唱,有多大的差异!

   上朔至1951年 ,许如辉老人为中艺沪剧团筱爱琴主演的《白毛女》作曲,在一篇《谈沪剧音乐》中提出:“滬劇音樂的基本調子是一種朗誦, 一種民歌形式的朗誦”,这就是他创造【基本调加音】作曲法的初衷吧!——让沪剧音乐朝民族歌剧化方向发展,为“民歌形式的沪剧朗诵”配音,让沪剧更好听!据蒋星煜教授文章称,许如辉在1959年创作沪剧【黄河颂】音乐中,天衣无缝地将冼星海先生的【黄河大合唱】融入【黄河颂】中,做到非常妥贴不留痕迹的境界!1956年许如辉编剧作曲双肩挑,为他自己根据英国大文豪王尔德话剧改编的沪剧【少奶奶的扇子】音乐创作时,为了将英国上流社会时代背景移植到旧上海十里洋场的环境氛围中来,巧妙地将陈歌辛的著名流行音乐【玫瑰玫瑰我爱你】旋律与具有沪剧特征音乐融化一体。至使当年“勤艺沪剧团的音乐风格”延伸到爱华沪剧团,在沪剧界独树一帜,无人匹敌!

   这次【许如辉金色大厅】奉献给大家的是:由许如辉执笔兼作曲的1959年作品【白鹭】中“探监”一段对唱和1958年许如辉作曲的沪剧【红色的种子】中一段“王老二自叹”。都是上世纪50年代旧录音。从中我们可以充分领略和欣赏“基本调加音”是怎么回事!我们再来分析一下【探监】里的唱词,大部分是十字组成的,除了“三、三、四”式的专为传统【十字调】写词的程式外,还多处出现了“三、七”式的【十字】唱句,这在以往沪剧中是未曾看到过的,而【白鹭】的改编执笔之一就是许如辉,看来,许如辉大胆采用新的“三、七”作词法,是为了便于他的新腔【基本调加音】的产生!对此,可欣赏【探监】最后一段“十年前,日寇侵犯山河破”(路惜芬唱)。

   八十八岁高龄的赵春芳说“勤艺的音乐,外面评价最高,音乐听起来舒服”,这句话有没有道理?沪剧的基本调,自【起腔】、接下来便是无伴奏清唱,直到【甩腔】结束,中间基本没有【过门】。可许如辉偏偏打破了“旧申曲”中,这种一脉相承、毫无变化的传统规距,全部定腔定谱,而且配上复调、和声的西方乐理的伴奏作为烘托!最重要的一点,尽管许如辉先生用了西方乐理的处理方法,可音乐的内核、灵魂全是东方音乐的旋律和风采!这不都是韵味实足的江南丝竹风格吗?它与诞生於江南重镇上海的沪剧,风土人情、优雅风姿、节奏韵律、欣赏习惯,完全相吻合!而且情景意境,水乳交融;人物心理,起伏有致。这就是作曲者的心血所在!功力所在!

   更具现实意义的是“基本调加音”,虽然与剧情发展,主题深化,人物性格的突出,唱腔的特定性格化,充分发挥了作曲家主观意图和个性风格;反过来讲,一定程度上也能限制演员在唱腔上的随意性发挥!保证了一部大戏的质量。现代戏曲,作曲要根据演员的嗓音制谱,但演员必须最后服从作曲,按作曲的“定腔定谱”演出!这种被实践证明可行的艺术创作规律,同时也有力地证明,杨飞飞所谓“流派是她自己唱出来的”的论调,是站不住脚的!是一派不负责任的胡言!对此,有历史记载的许如辉的【基本调加音】,是再形象不过的一个佐证!

   希望【许如辉金色大厅】的演奏越来越响彻云霄!让那些下三烂的扒手,没知识的法官,在音乐的旋律中颤抖吧!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