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无名:文化生态环境保护,同样刻不容缓!
7/8/2009 点击数:1328

文化生态环境保护,同样刻不容缓!

—— 欧阳坚同志《撤销一批国有院团》一文报道之我见

(上海无名

   很久没有听到“文化部”衙门的消息了。原先由文化部主管的剧团、剧院,早已一网尽收,划归“文广集团”麾下,不光演出团体,电视电影、新闻媒体、演出剧场,都囊括其中。原先一到岁末,总有三台大型晚会凑凑热闹:春节联欢晚会、春节戏曲晚会、文化部文艺晚会,后来文化部那台晚会好象无形之中销声匿迹了,连“盗版牒片商”都不屑盗版。实际上,文化部已渐渐淡出我的视线!不知各位网友可有同感?

   突然网上文化部副部长欧阳坚一段讲话出现【人民网】上,题目是:“振兴演艺产业  撤销一批国有院团”。久未谋面,看了心里有些怪怪的。文化部对剧团剧院领导功能早已被剥离得所剩无几,还在“指点江山”,袖中玄计,究竟何在?

   文中的论述颇为精辟,小老百姓毋庸置喙,也无须妄加评议。但看了下面一段带有指导意义的政策性论述,我这个局外人,又有点杞人忧天,有些突兀了!文曰:

   “ 国有院团改革一定要坚持分类指导、因地制宜,实行一团一策。大致可以采取‘转企一批、保留一批、归并一批、撤销一批’的做法,也就是:凡是有条件进入市场的国有院团,均要有序、分批转制为企业;对还有待培育市场需求的高雅艺术和优秀传统剧种,可以少量有选择地保留事业体制;同城不同层级的同类院团,可以进行归并整合;对既没有观众、也不具有传承价值的剧种,可以注销院团,人员重新安置。根据中央关于深化国有院团体制改革的有关精神,结合当前院团发展的实际情况,我们应努力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我说:中华民族博大恢宏,源远流长,多姿多彩,无与伦比……没有人会反对吧?

现在“保护生态环境”这六个字,在所有新闻媒体上出现的频率也是最多的!这……没有人会反对吧?

   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大自然至今还在为人类的愚昧无知报复着人类呢!这……没有人会反对吧?

   但我说:欧阳部长文章再好,恰恰忽视了最基本的一条:保护文化生态环境!肯定有人反对!有人反对,我也要大声说上几句。尽管我的小网站光顾者寥寥,但憋在肚子里,即便是屁,不放也怪难受的。网友爱看就看看,不想看一闪而过也无不可。人微言轻么,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解放以后,在党和毛主席领导下,提出“双百”方针,举办了全国戏曲会演,一出《十五贯》救活了一个剧种,这决不是个案!全国形成了几百个剧种!这些举世瞩目的成就,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辉煌!

   文革十年浩劫,除了八个样扳戏,加上一部《地道战》,这就是全国人民十年的精神食粮!其它,什么“两越(粤)一评,不能出新”“文艺黑线”“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解放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欣欣向荣的“文化生态环境”破坏殆尽!人才断层、观众断层,一片狼藉!

   我想请问一下欧阳部长,至今为止,全国已有多少剧种、曲种已经名存实亡?又有多少剧种、曲种濒临灭顶之灾?是不是作过调查研究?我们应该如何来看待和对待,“中华民族文化生态”所面临的生死存亡的局面?

   举几个小例子来说说吧!解放以后,芜湖新出了个“梨簧戏”,本来是民间广泛流传的“拉魂腔”,出身很纸贱,那是民间“陪刚死去的死人”的艺人,唱给“死人”解解闷听听的。但曲调非常优美动听。当地领导颇有远见,招收了几个名小孩培养。我看过他们演出《昭君出塞》等一些戏,确实另有一功,颇为抢眼!现在没了!皖北一带还有个剧种叫“倒七戏”,又名“庐剧”。第一届全国戏曲会演,庐剧《借罗衣》,还得过奖。现在衰败了,前两年合肥有人出了几盘庐剧唱牒,居然还大赚了一笔钱。杭州一个小小的音响公司,出了许多婺剧牒片,虽然只有金华、义乌一带老乡买买,惨澹经营,竟还自得其乐。上海沪剧团想招些小学员,居然,连会讲上海话的小孩都很难找到几个。至於海南省的琼剧、淮北的淮海戏、桂剧、皖南花鼓戏……都已消亡,或正在走向寿终正寝。不知部长听了这些老生常谈,已是见怪不怪,无动於衷,还是另有想法?

   你谈到的政策面面俱到,但都是原则性的。一到基层,“一刀切”的现象屡说屡犯!真要是一刀切断在“双百方针”灌浇下的一些尚有鲜活状态的“花骨朵儿”,又对得谁呢?

   这不是又要重蹈十年浩劫复辙,雪上加霜,又来一次洗劫!所以“对既没有观众、也不具有传承价值的剧种,可以注销院团,人员重新安置。”这段话,我听起来就感到有点刺心刺肺!

   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方言复杂,又有56个民族!我们一个河南省,抵得上两个法兰西;一个四川省加上重庆市,抵得上一个德意志加上一个意大利!豫剧和川剧的观众还不可观吗?!你说“既没有观众、也不具有传承价值的剧种”,是非常荒唐的论调!中国每一个剧种的形成,都有它基本地区的基本观众,有它所具有的无可替代、无可再生的民族音乐元素和基因的存在!这是我们民族的瑰宝,一份沉甸甸的民族文化无形资产!不是它们没有观众,不是他们不具有传承价值,你作为一国文化部长,有能耐判断那个剧种不具有传承价值吗?所以只能说我们没有尽到责任!需要努力投入,需要抢救,谁也没有权利注销它们!这个问题,在延安早有结论,难道还要我来噜嗦?

   再举个小例子。在台湾台南乡下,有个布袋木偶小不点儿小小小剧种,通过奋斗不息,拍了个布袋木偶电视剧《霹雳大仙》,竟闯进世界级电视台,艺人们活得还挺滋润!你可以通过中央电视台《海峡两岸》主持人打听打听,我可有危言耸听?所以,先要问一问我们,是不是对保护我们的文化生态尽到了责任没有?把政策制订得更能对得起我们民族的历史和老一辈无产阶级所创下的基业!

   你在文中提到百老汇的《歌剧魅影》和《悲惨世界》,你就在中国卖五十块钱一张门票,到广大农村、工矿去试试看,能出几成票?至於《大河之舞》,本来就是爱尔兰桑田陌间农民们的舞蹈!它没有被“注销”吧?而是被“提高”了!就跟台南布袋木偶一样!这个“普及”与“提高”“文艺为谁服务”的问题在延安早有定论!难道我们又要创新什么了吗?

   至於说到日本宝塚歌剧团,那有点像女子越剧。前几年好端端改革出一个“红楼剧团”,稍稍有了点成绩,又被“改革”回去了!

   确也到了合适的改革时期了!否则都像唐朝白发宫女一样,尽恕恕叨叨说些“天宝遗事”,妙龄青春都被焐乾,没戏唱了,也并不是一件好事!文艺改革是大事,但是太大大咧咧,粗线条式的草率从事,是祸是福,真还难以意料呢!
 

   原载南薇剧社】、【寒夜闻柝论坛——大千世界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