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吴西米:江淮有雅乐 沪上传妙音——从淮剧作曲程少梁谈起
7/22/2009 点击数:1608

从淮剧程少梁作品演唱会谈起

 —— 江淮有雅乐   沪上传妙音

 (吴西米)

   这是一个十分令人感到意外,但又令人感到十分诧异的消息。【上海文广局网站】居然以异常的热忱,报道了由“演藝中心”、“上海戲劇家協會”和“上海音樂家協會”“創作委員會”聯合主辦,上海淮劇團承辦的“淮劇音樂家程少梁作品演唱會”及“程少梁作品研討會”在上海隆重举行。程少梁是德高望重的淮剧音乐作曲家,他一生奉献淮剧音乐的改革和创造,得到了上海那么多领导的关怀和肯定,实在是二十万分之幸运!在由衷向他祝贺和祝福同时,心中情不自禁油然想起沪剧音乐作曲家许如辉和被人掏空了五肠六肺的越剧剧作家南薇先生的遭遇,真是命隔天壤,免不了令人惊愕和浩叹!这不能不使人对上海文广集团等一批大人物如此高调举措意欲何为产生联想!他们想说明什么?又想证明什么?

   本人完全赞同“两会”的举办,也无意贬低淮剧音乐的艺术价值。反之,我也是淮剧戏迷。本来我想把自己的名字,在这篇短文中改用个“华西米”的笔名。后来想想也无此必要。我倒不认为“淮剧在上海属于相对弱势的一个剧种”,相反,我认为淮剧虽然源於江淮地区,但它在上海的发展和成长,同样是浸润了海派文化气息和神韵,同样是海派文化的一个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上海人有个非常不好的坏习惯:轻蔑苏北人!我倒想问上一句:上海有几个人能货真价值、理直气壮说自己是纯之又纯的“上海人”?上海自开埠以来,原就是个五方杂居的移民城市。我是宁波人,上海宁波藉和苏北籍,在以改革开放前的人口比例计,可以说各占百分之四十左右!如此庞大的群体,由他们的方言在上海这个移民城市,落地生根所获得发展的家乡剧种,怎么说也不能说它是弱势剧种!它有它相当广泛的群众基础!只是由於上海历史上轻视苏北人的不良陋习,使得苏北籍同胞的第三、第四代往往都羞於承认自己的祖籍!观众产生断代现像,这是不争的事实!这种观念早就应该改变了!我们不能像台湾民进党,硬把人分成本土人和外省人,实际上这些本土人十有八九是闽南人,只不过是前几代迁徙到台湾去而已。制造族群裂痕的民进党自有它不可告人的利益企图!我们如今提倡社会和谐,还有什么理由不摈弃这种势利小人的陋习?!不堂堂正正宣告:淮剧艺术是海派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从小就和淮剧结下挥之不去的情缘,尽管我是浙江人。但我幼年时,家住江宁路。离家不远有个剧场:“昌平大戏院”,专演“江北戏”。那个剧场十分筒陋,和隔壁一条弄堂只用竹篱隔开。我们一群淘气的小孩很容易扒开竹篱,从洞中钻进去看“白戏”,看得最津津有味的是马麟童演的“岳飞”连台本戏。他慷慨激越的唱腔,英俊威武的扮相,他文武双全的演技,以及岳飞精忠报国的精神,可以说对形成我们以后的性格和认知,起了相当大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后来三、五反时期,听说他跳楼自杀,虽然只是道听途说,没有亲眼目睹,心里还是十分恻隐难过。等我们人渐渐长大,听说著名淮剧演员,好像是“哑女告状”戏中演主角的马秀英是他后人,我们几个淘气鬼还专门跑到“中国大戏院”,特地去看了这出戏。也算是对我们幼小心灵中的偶像,岳飞大元帅的一次缅怀吧!你说这是不是缘份?

   全国第一届戏曲会演,“上淮”筱文艳和何叫天的《千里送京娘》赴京演出得过奖!(希望我没有记错!)后来筱文艳演的《女审》还拍了电影!这位与《铡美案》迥然不同的秦香莲,是女中豪杰,挂帅出征,立功做了大元帅,亲自审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负心丈夫陈世美,那铿锵有力,回肠荡气的脍炙人口的大段唱词,不比任何一本包公戏逊色!以后“上淮”又排了《海港的早晨》(样板戏《海港》前身)等一系列好戏!“上淮”赴苏北演出,据当时报纸报道,老乡们看了上海的淮剧,惊讶得目瞪口呆!这与他们心中的家乡戏差异变化太大了!这就是海派艺术的魅力!

   周总理说过:“音乐是戏曲的半壁江山”,没有音乐就没有戏,这是对中国所特有的戏曲艺术最好的诠释!作者:朱美虹在文中提到淮剧作曲家程少梁最為著名的音樂創作——《金龙与蜉游》的经典唱段,由上海淮剧团三位著名艺术家马秀英、何双林、梁伟出场演唱。

   注意,文中肯定:《金龙与蜉游》的经典唱段,是程少梁音乐创作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是淮剧音乐里程碑式的作品。这里,《金龙与蜉游》无论从唱腔到整体伴奏音乐的作者,毫无异议应该是程少梁。但我在网上查“汝金山”条目时,答案却是:“1996年创作的淮剧电视剧《金龙与蜉蝣》获第十一届全国 戏曲电视台“STV”杯优秀音乐奖。”获奖者明白无娱写明是汝金山!谁是谁非,该去问谁?

   《金龙与蜉蝣》作者是罗怀臻,是上海鼎鼎有名的大剧作家。而且始终能超越前人的“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於篮胜於篮”,能化腐朽为神奇,化平庸陈旧变奖牌的多产高手剧作家!他为黄梅戏写了《孔雀东南飞》,超越了南薇的《孔雀东南飞》;他为甬剧写的《典妻》,超越了金人的《为奴隶的母亲》;他为昆曲写的《班超》,超越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兼剧作家石凌鹤前辈的《西域行》(也是曲牌式的戏曲本),而且《金龙与蜉蝣》他与作曲汝金山同时分别获得类似文华奖一类至高无上的荣跃!甬剧《典妻》与《为奴隶的母亲》同是根据柔石小说改编的。而许如辉后人状告汝金山剽窃由许如辉作曲的沪剧《为奴隶的母亲》,上海法院竟判非所诉判给了既非原告、又非被告杨飞飞,笑话闹剧过后,汝金山安然逃脱罪责!网上一查,《典妻》作曲竟也是汝金山!罗怀臻与汝金山真可谓珠联璧合,双双成了得奖专业户!今天,我是不是有理由问一声红透上海滩的大剧作家,《金龙与蜉蝣》作者罗怀臻先生,《金龙与蜉蝣》淮剧作曲者究竟是程少梁,还是获奖者汝金山?!

   你或许会讲,程少梁是“舞台剧”的作曲;汝金山是“电视淮剧”的作曲!我再问你一句:电视剧里唱的《金龙与蜉蝣》唱段,是不是与舞台剧的《金龙与蜉蝣》唱段毫无相同之处,不能混为一谈?如果唱腔基本类似,那唱腔作曲是不是既不是程少梁,又不是汝金山,而是梁伟平、何双林、马秀英的梁派、何派、马派?这个问题,你是最有权威回答的!也请你确切无误地告诉大家!

   据说程少梁先生虚怀若谷,“两会”是人民淮剧团的同志们力推、力挺而促成的盛举。如若传言非虚,我一定要慎重其事向《上海人民淮剧团》的同志们致以由衷而崇高的敬意!比起某些“大剧种”、“名演员”,为了区区几千元块人民币,个别音像公司所赠的“红包”,便可昧着良心、见利忘义地亲笔签字作伪证,几十年风雨同舟的历程,亦师亦友的交情,眉头皱都不皱,眼珠晃都不晃,便可以一笔勾销!相形之下,你们尊师重友的品德,就显得格外高贵和令人肃然起敬了!

   水银灯下的演员,手捧鲜花,头顶华冠……此时此刻,为之付出孜孜不倦努力与追求的幕后灵魂人物:编剧、导演、作品、舞美,不是戏班班主雇用的夥计和附庸!如果连这最起码的道理都不放在心上。再好的演员,也不要硬加冕一项德艺双馨桂冠。只能说是一艺单馨。另一个馨,只缘缺德,馨当以“腥”解!不信?不妨环顾一下周围,定能找出一两位对号入座者!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臭名垂史,自作自受!这也是天网恢恢的铁律!谁也莫存侥幸心理,自欺欺人。

   希望程少梁先生“两会”开个好头!开一代新风,驱散一伙“剽”风!这才是重塑海文化辉煌的前奏!

   [南薇剧社]
 ——————————————————————————

   [本文讨论区]

       ——》从淮剧作曲程少梁谈起 -- 江淮有雅乐 沪上传妙音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