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 纪念专辑 | 许如辉研究 | 大同乐会 | 民族器乐 | 流行歌曲 | 电影戏剧 | 戏曲音乐 | 作品年谱 | 学人学界 | 文霞专栏 | 著作权 | 许如辉戏曲音乐冤案 | 作品赏析 |交流论坛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作家协会为作家公开维权的意义
7/23/2009 点击数:1112

作家协会为作家公开维权的意义

彭学明

  

    7月21日《文艺报》刊登出了中国作家协会为毕淑敏、周国平和史铁生维权的公告,以这种公开声明的形式为作家维权,这在中国作家协会是第一次。这种公开站在公众前面,为作家挺身而出维护权益的行为,具有特殊的、甚至里程碑的意义。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作家的权益被严重侵害过,不但被侵害过,还被侮辱过,但却从来没有一次由组织公开站出来,为作家维权。这次作家协会公开站出来,为几位被侵害的作家维权,一是彰显了作家协会对作家的最大尊重,二是彰显了作家协会重拳出击文坛抄袭、侵害他人利益不法行为的决心和气魄,三是给了作家们极大的信心和鼓舞。我作为一个作品多次被人抄袭、权益多次被人侵害的受害者,深知作家协会此举将给作家们一种怎样的信心、鼓舞和安慰。

    这么多年来,文坛一直没有清静过。文坛的相互谩骂,文坛的相互抄袭,成了文坛的一大“盛世景观”,让国人争相传看。国人也从这些“盛世景观”里,从心眼里对文坛和文人打了折扣。我曾经在我的《文坛病毒与文学精神》里对文坛的相互谩骂提出了批评,也在新浪博客里对文坛抄袭现象为什么如此严重进行了分析。最近一个月,我自己在新浪博客上公布欺世盗名者、自我维权打假的行动,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文坛圈内人士的极大反响。我在天涯论坛揭露打假官员陈传意抄袭我作品的文章点击率高达近22万!人们为什么如此关注文坛抄袭?说明文坛抄袭已经成了文坛的一块肮脏黑布,让文坛蒙受着巨大的污染和羞耻。那么文坛抄袭为什么会如此猖獗和盛行?我曾经在我的一篇博客是这样剖析的:

    其一,是抄袭者的名利思想太重。我相信,那些所有抄袭者,之所以抄袭某个作家的作品,都是因为他(她)太喜爱这个作家的这部作品。再喜爱,也不能当做是自己的去抄袭发表。别人的就是别人的,伸手必被捉,只是迟早而已。如果你想引用别人的,就必须注明原作者,并将引用的句子打上引号。这是常识。这些常识,其实对一个写作的人来说,都懂。但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抄袭者?主要是名利思想严重!因为发表了作品,特别是好作品,不但得名,还得利。既提高了自己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又可得稿费,不少人还靠写作改变了命运。比如被特招进乡里、县里或者某个部门从事办公室的文书工作等。甚至也有不少像谢德才这样被评为这样那样名人、劳动模范,成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和政府官员的。并不是所有写作者和抄袭者都这样幸运,但的确有不少这样的人成功地名利双收、改变了命运。所以,不断的有人前赴后继地去抄袭。

    其二,是抄袭者有很大的抄袭空间。报刊杂志的浩如烟海,给作者们提供了更多发表作品的园地,也给抄袭者提供了偷盗和隐藏的好场所。抄袭者的大多伎俩,无外乎三点,一是把别人发在A地的作品拿到B地区发表,这样的地域差距,往往可以掩人耳目。二是把别人隔年的作品拿到现在去发表,时间的差距,也可以掩人耳目。三是把大报大刊的作品拿到小报小坎上去发表,那些小报小刊反正不为人注意,也可以掩人耳目。有人一定会说,大报大刊的作品,目标也大,抄袭在小报小刊,照样可以发现。问题的是,除了那些人人会背的脍炙人口的名篇,谁记得住是谁的作品?只有作者本人。那么多的报刊杂志,抄袭者隐藏其中,是很难发现的。因为。我们谁也不可能看到每一份报刊杂志,谁也不可能记住别人的每一篇作品,哪怕是影响很大的好作品。抄袭者巨大的抄袭空间,让抄袭者往往如鱼得水,屡屡成功。

    其三,各级作家协会维权机构的不健全和欠作为。这些年,作家协会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被人质疑。有些是对作家协会的不理解,有些的确是做得不够。说实在话,作家协会,特别是中国作家协会为广大作家做了非常多的卓有成效的工作,也得到看各地作家的拥护。中国作家协会权益保护委员会也为作家权益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但基层作家协会的维权工作几乎都是空白。虽然中国作家协会有一个权益保护委员会,基层作家协会却都没有相应的维权机构。而中国作家协会维权机构的维权空间非常小,赋予这个机构的维权权力只是停留在协调服务上,没有制定出任何制裁抄袭者、奖励举报者的措施。比如,只要某个作者有抄袭行为并得以认定,就发布公告,清除出作家队伍等。任何组织,都奖惩措施,而作家协会在制裁抄袭、维护作家权益上没有任何奖惩措施。这也是抄袭行为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作家协会作为作家的娘家人,应当加大维权机构的权利,加大为作家维权的力度,当作家的权益受到不法侵害时,应该像今天这样旗帜鲜明地站出来,重拳打击,责无旁贷!

    其四,社会某些人对抄袭行为的宽容和漠视。现在社会上,对抄袭行为,就像对待小偷一样,见怪不怪了。就像看到小偷不会做声一样,发现抄袭,也不会检举。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一旦原作者发现抄袭者抄袭而维权时,许多人不会批评抄袭者,反倒劝原作者大度点,宽容一点,不然就显得不宽容,不大度,甚至不善良不厚道。就像抓住小偷一顿痛打时,反倒有人觉得小偷可怜,要你把小偷放了一样。“不就是抄袭你的文章了嘛?又不是要你的命,有什么了不起的?”,说得多轻巧!就是没有想过,一个作者要写出好作品,那得费尽多少心血?没想过,对一个作者来说,作品就是自己的儿女。自己的儿女被人拐卖走了,不心疼吗?遗憾的是,我们太多的人,都是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想法。社会上的漠视和怂恿无异于姑息养奸。

    而国外是怎样对待学术抄袭、造假的呢?国外只要发现学术造假,就严惩不贷。一旦学术抄袭、造假,就等于一辈子戴上了一顶贼的帽子,一辈子难以得到信任和认同。曾引起全球科学界轰动的美国贝尔实验室科学家舍恩造假案,就是最典型的例证。舍恩曾经一度认为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但发现其学术造假后,贝尔实验室毫不留情地将舍恩开除出了实验室,舍恩的母校——德国康斯坦斯大学也随后褫夺1998年授予舍恩的博士学位,尽管舍恩在当年的博士论文中并未造假。

    我们和国外对学术敬畏的态度,可谓冰火两重天。

    所以,打击抄袭,不是文坛某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个文坛的事,也事关社会风气、社会道德和社会秩序。

    如今作家协会,第一次公开地站在打假前列,为作家维权,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对纯洁文坛,净化文坛,都将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这表明,作家协会并不是一个摆设,并不是一个泥捏的、一碰就碎的小器皿,作家协会也有骨头,也有硬度,也有力量。在作家的身心等受到不法侵害时,作家协会也是一堵挡风的墙,一个可以停泊的港湾,一种可以信赖的依靠。衷心的盼望作家协会的这次行动不是心血来潮刮的一阵风,而是深思熟虑的打假维权的开始。盼望作家协会不只是为毕淑敏、周国平、史铁生几个作家公开维权,应该为所有被侵害的作家公开维权。盼望作家协会能够出台一系列打假维权的措施,比如,开除抄袭者作家协会会员资格、在媒体上公开曝光抄袭者等。如此坚持下去,我相信,文坛会干净很多,抄袭者行为会得到有效遏制,文坛和社会,都会给作家协会衷心的掌声,作家协会的公信力也将得到大力提升。

    相信,作家协会能够真正成为作家最信赖的娘家。

    [新浪博客]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Omega Watches , Cartier Watches, Breitling Watches, Chanel Watches
rolex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rolex, fake watches